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性瘾少女的幻想大合集在线阅读 - 第94篇

第94篇

    呲溜呲溜呲溜——

    又有一条触手从正下方钻了上来,它比缠在rufang上的rou绳还要粗两圈,这条形状让人联想到男性生殖器的下流rou根,一边抚摸着平坦的腹部,一边滑进了两个高耸乳峰的谷间。

    之后,好像在享受压迫感超强的乳rou弹力似的,吱溜溜地反复上下运动着。

    “喔喔!揉起来的感觉很棒,现在这样夹在中间也很舒服!唔呵呵呵,我简直都着迷了!”

    “嗯啊,说、说什么呢你这变态…唔鸣、快、快住手啊你!”

    没完没了的yin荡榨乳仍在持续,现在又体验到了双乳中间像rujiao一样的yin辱运动的滋味。

    对于自己的rou体被当做性玩具般玩弄的屈辱,莉兹从喉咙挤出了反抗的词句。

    “喔吼吼,爽,真爽!简直太爽啦~用高傲自大的荆棘修女的巨乳夹着rujiao别具风味,我看就用这个当开胃菜好了!”

    “胡、胡说八道些什么啊变态….快、快住手,我的身体、可不是你这种东西能碰!”

    啾啵、啾啵啾啵!

    粗壮的男根触手的活塞运动突然变得更加激烈了,一次又一次地夹在乳沟中间抽插。

    同时榨乳的触手也改变了动作,将缠住的rufang从左右两侧向中间的roubang用力推挤,被弹弹软软的乳rou紧紧簇拥着,恶魔的男根十分享受。

    恶魔yin邪的调侃着。

    “喔、喔哦哦!太棒了,这触感实在是太棒了…弹力十足又无比柔软,而且还有丰满的rou感!被黏液和汗水打湿了的修道服又让触感再度升级,EXCELLENT!魔其林三星rujiao大菜!”

    “你、你你在胡说什么啊!谁在给你rujiao啊,赶、赶快停下,嗯啊啊!胸部、好激…烈!”

    引以为傲的美乳被触手玩弄着,被迫为丑陋的男根进行侍奉。

    即使反抗性地扭动着身体,也丝毫没有影响到恶魔的烹调。

    这、这是何等的…屈辱啊!

    我的胸部,被恶魔随心所欲地玩弄着……居然、这样子被它取乐jianyin。

    遭到了无法挣脱的捆绑,自己的身体被当作料理供敌人享受,对于心高气傲的修女来说,这是难以容忍的耻辱。

    惨痛的败北感,让莉兹流下了不甘心的泪水。

    然而与这种反抗情绪相反,成熟的rou体却在恶魔的烹调下渐渐兴奋起来。

    被涂得到处都是的大量黏液以其粘稠感减轻了疼痛,可怕的蠕动反而化作了畅爽的触感,偶尔对rutou的揉捻刺激,绝妙地加强了女体的喜悦。

    唔鸣……好棒~rutou传出了色色的感觉。

    这、这家伙!一直以来,它并不是在乱摸啊……哈啊啊,哦!

    这种、让我兴奋起来的手法…它、它用得很熟练。

    现在已经不得不承认了。

    自称是魔界最强厨师可不是什么夸张的大话,恩?祖是玩弄女人的专家,手法极其老道。

    “哈啊——!唔、呜呜呜!可、可恶啊…又、又是rutou…啊啊!胸、胸部很奇怪。”

    娇嫩的奶子里火辣辣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好像随时都要融化似的,硬邦邦勃起的奶头被揪弄得痛得厉害。

    即使拼命地咬紧牙关,难以忍受的甘甜娇声也会不停地泄漏出来;纤细的蜂腰不自觉地扭动起来。

    “呵呵呵,感觉很舒服吧。怎么样,现在应该坦率多了吧,那就承认吧,我的料理就是魔界最…”

    “最、最差劲的……唔呜!你、你的手法让我一点都不舒服!胸、胸部….差劲、差劲极了!”

    莉兹用倔强的声音否定了魔界厨师的话语。

    高傲的自尊心决不允许自己在恶魔的触手下感受到rou悦。

    “.哎呀呀,你作为食材是顶级的,可礼貌实在太差了,你那张出言不逊的小嘴,就让我来教育一下吧!”

    这次,恩?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尽管它的用词依旧讲究,但享受rujiao中的触手明显十分愤怒地向上冲去。在滑嫩的乳沟间吱溜滑动的guitou状尖端,一下子窜向了圣女的芳唇。

    “呼咕??嗯、呜呜!不、不要……嗯姆、可恶啾咘!”

    虽然莉兹反应及时的闭住了嫣红的嘴唇,但却无法抵挡触手的力量。

    顽强的抵抗在一瞬间被突破了,被触手用力插入了口中。

    “嗯呼、嗯咕呜呜!嗯唔、嗯、嗯嗯~!”

    不、不好,居然都进到嘴巴里面来了?唔呜呜、好粗好臭啊……恶、恶心死了…!!

    在含住的同时,浓重至极的雄性发情气味瞬间就充满了口腔,正如其外表,恩?祖的男根触手似乎具备了相当于生殖器的功能。

    从膨胀的guitou上,带有精臭味的前列腺液滴滴答答地喷涌着进入湿软的口腔。

    “呵呵呵,不能只有我一个人享受啊~我jingye的味道比上等葡萄酒还要美妙,你就用舌头尽情地品尝吧。”

    “嗯啊……不不要啊,这么脏的…嗯咘、嗯呜!”

    莉兹反抗的摇着头,紫色长发胡乱甩动,想马上把可怕的异物吐出来,但触手却侵入到了口腔深处,让她无计可施。

    虽然也在用舌尖推挤或用牙齿狠咬的方式进行着反抗,但粗壮的rou蛇十分坚韧,根本让人无法抵御。

    不仅如此,对rou蛇反抗的举动却变成给予刺激反而会让它感到愉悦,甚至还被迫喝下了大量的jingye。

    “哈啊……唔!”

    嘟咻、嘟咻嘟咻嘟咻嘟咻——

    酿造得过于浓稠醇厚的白葡萄酒,一股脑儿地灌入了美艳修女的小嘴里。

    “嗯咘啊……!不要啊,别、别一口气射出嗯味!唔呜呜,太、太多了啊.……呜呜呜!”

    为了不咽下注入的雄液,莉兹拼命地屏住了呼吸,在这样持续抵抗的期间,触手仍然在持续榨乳,从乳峰一路捅向喉咙深处的活塞运动也没有停止。

    每次在嘴巴里来回插拔的时候,guitou都会野蛮地摩擦着舌尖和口腔壁。

    “呼啊——.啊、啊呜!别、这、这么激烈……嗯姆、咻咘!嗯呜!”

    痛苦的rou体的欢悦同时袭来,让人无法停止呼吸,而且进行活塞的guitou还在射精,口中已经被jingye充满了。

    即使能硬撑到濒临窒息,也无法再忍受下去。为了寻求新鲜空气,喉咙自然地咽动。

    “来,别客气,尽管喝吧……我引以为豪的香醇白葡萄酒,已经酿造了几百年,味道很香吧?”

    “咕咚、咕咚!不要啊!好、好臭…嗯唔,咕咚咚!”

    就在出言反驳的过程中,莉兹又痛苦的一小口一小口地吞下了恶魔的污精。

    呜、呜啊啊…好浓、太浓了!太恶心了…居然让我舔恶魔的那个,还被迫喝下了这么脏的东西……!

    令人难以忍受的耻辱和败北感,深深刺痛了圣女的心。

    然而,莉兹只能一边流着屈辱的泪水,一边不停地喝着还在持续灌注的白浊。

    恶魔自豪地推荐的白葡萄酒,其味道的确相当恶心。

    通过喉咙的感觉黏糊糊的,像痰一样挂在上面,难以吞咽、而味道则十分浓郁,有着像浓缩了人类几十倍的雄臭味。

    这种特浓jingye,仍然在持续地汩汩灌注着,没有停止。

    “不要,快、快出去…嗯咕、咕咚!拔、拔出去……别再、射进呜呜呜!”

    “哎呀,不要客气嘛~这里提供免费续杯,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吧。”

    一直这样喝下去,会让人有种窒息的错觉。虽然莉兹来回摇着头,但恶魔大厨却不允许她拒绝用餐。

    强制rujiao的前后运动反复进行着,深入喉咙的活塞运动不但没有停止,而且还在持续注入着极品美酒。

    喝不下的jingye从樱唇边溢出,沿着尖下巴流入了至今仍在承受责备的巨乳上。

    “唔、停、停下吧,我已经喝不下……呜呜!嗯啊啊还在射…啊,胸、胸部好激烈…嗯呜、嗯姆呜~

    伴随着激烈的koujiao,乳沟也在被大力摩擦着,火热的yin悦无法停止,同时被侵犯着胸部和嘴巴,摆出屈服姿势的莉兹难受得几乎要晕过去了。

    唔呜呜…好、好难受,我堂堂莉兹?希尔德布兰、居然、会被这种垃圾…!

    被所鄙视的恶魔随意玩弄,却做不出任何反击,圣洁的修女无法容忍自己如此可怜,不甘心的泪水流得满脸都是。

    “呵呵,表情很好看,像你这样狂妄的雌性,用屈辱作为调味料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接下来该上主菜。”

    “不过,在那之前先送你一个特别服务。”

    “嗯啊啊……嗯、啊啊!?”

    嘟咻!嘟噗嘟暵嘟噗——

    勃起的触手guitou脉动在湿润的口腔更加剧烈,倾倒出了大量的白浊,直到确定彻底把最后一滴黏精射出来之后,侵犯口腔的roubang才吱溜吱溜地抽了出去。

    “咳咳、嗯??唔呜呜!”

    在嫣红的软嫩嘴唇和丑陋的guitou之间,唾液和jingye的混合物因为喝不掉而洒了出来,沿着秀美的下巴滴落着。

    “哈啊、哈啊——呵!可、可恶…我要杀了你!你这混蛋……我绝对要把你撕成碎片!嗯、哈啊!”

    得到喘息的修女一抓住机会就开始了咒骂,连调整呼吸都被暂时搁置了。

    然而,脱口而出的诅咒立刻就被甘甜的娇喘所取代。

    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新钻出来的恶魔触手继续着下一轮新菜品烹饪。

    几只类似于水蛭的触手,钻进了短窄的紧身包臀裙里,准备对着娇嫩的saoxue施行yin虐。

    “别…等等!往、往哪钻呢…!”

    虽然莉兹立刻并拢结实的大腿,但好几只rou蚯蚓抢先一步咬住了腿rou。

    与乳辱的甘悦不同,针扎一样的锐痛让荆棘姐妹无法忍受,一下子跪坐在地上。

    在疼痛中瑟瑟痉挛着的rou感腿rou,被水蛭触手们用力嘬吸着。

    “啊!别、别吸…哇、啊啊啊!”

    啾噜、啾噜啾噜!

    在紧窄的超短裙内部,不断传出色情下流的水滋声、美食家恶魔的目标并不仅仅是柔嫩的白皙腿rou。

    它的目标,是在至今为止的烹饪中被充分榨取出来的、美味至极的xiaoxue。

    “呵吼吼吼,甘露,甘露!果然身体很诚实啊.…虽然嘴上又说恶心又说下贱的,但还不是湿成这样!”

    “住、住口!别说了……再敢多说一句,我就会让你付出代价??!”

    虽然莉兹立刻就出言反击,但她的脸上还是泛起了一层耻辱的红潮。

    她自己很清楚发生了什么。

    平时就饱受性欲折磨的完熟rou体,在先前的亵玩中已经感受到了罪孽深重的快乐,而且

    顺从的女体里,已经忍不住流出了大量可耻的爱蜜。

    不、不要啊…怎么能这样。

    好屈辱啊!我竟然、在这种卑贱生物的爱抚之下?湿、湿成这个样子??!

    健美的腿rou与耻辱的xiaoxueyin液被同时吸吮着,这种行为本身就很屈辱,但至今为止的兴奋感觉被敌人探知更是让人极度不甘心。

    高傲的冷艳修女不能原谅自己会产生这种反应,使劲地摇着嘴唇,懊恼不已。

    与处于这种心境中的高洁圣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魔界美食家肆无忌惮的卑鄙下流行径。

    无数的水蛭触手激烈地蠢动着,它们聚集在包臀超短裙里,用吧嗒吧嗒的湿吻畅饮着爱液。

    它们纠缠着在毛骨悚然的感觉中痉挛着的rou感大腿,以一滴都不想放过的贪欲,从上到下舔舐着过膝长靴的边缘与腿根之间的绝对领域。

    “真、真是美味!这种爱液的香醇滋味…清甜之中还带有独特的香味,真是太棒了!让我的食欲变得更加旺盛了,美味,太!美 味 啦!”

    “.胡、胡说什么呢变态!别再说了??真、真是太羞耻了……啊啊别吸得那么大声啊啊!”

    啾噜、咕咻啾噜啾噜啾噜啾——

    “不要这样啊!好、好激??烈啊~”

    不知是为了进一步折磨懊恼的圣女,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食欲,恩?祖一边发出着粗俗的声音,一边大口大口地对软rou狼吞虎咽。

    在被几十只嘴唇连续允吸媚rou的瘙痒感中,莉兹摇晃着rou感的白嫩大腿,舒服得几近晕厥。

    对rufang的yin辱也重新开始了,与吸蜜的折磨同时进行。

    yinjing触手的强制侍奉虽然已经结束,但从一开始就缠绕在rufang上面的触手们,动作反而更加粗野,它们随心所欲地在揉、箍、挤、拽等动作中自由切换着。

    被无拘无束活动着的触手纠缠不休地疼爱,狂妄自大的美巨乳被玩弄的可怜极了。

    柔软的yin乳像一摊烂泥一样快要融化了似的,粗大的触手陷入到了乳rou里,几乎要把这对巨乳果勒爆。

    “嗯呜呜,胸、胸部也好激烈…唔呼!适可而止吧,一个劲儿地弄我的胸…唔、rutou、rutou别这样咬呀啊啊!”

    摇晃着热得像火烧一样的丰满rufang,受到yin辱的美艳修女甜美地娇叫着。

    虽然她的语气依旧具有攻击性,但已经变得逐渐无法隐藏自己的弱点了。

    这…这家伙、怎么没完没了了啊!再、再被它这样一直玩弄下去的话…我、我就真的要堕落了…!

    在黏液滴下来的同时,敏感的rutou被持续玩弄着,有时还会被重点刺激极度敏感的奶口。

    更让人痛苦的是,xiaoxue溢出的爱蜜立刻就被大声地吮吸掉了,瘙痒感和屈辱感同时折辱着身体与心灵。

    在不罢休的烹调中,对于这样的yin辱,比起厌恶,女体感受到的更多的却是快感和愉悦,

    虽然坚强的表情代表着尚未丧失的抵抗意志,但也无法否认的是,自己身体沉浸在受辱的喜悦中了。

    “哈啊——哈啊?嗯、不要…噫咿!”

    不、不行…不行啊,怎么能被这种家伙弄到有感觉呢,我才没有…这样子怎么可能舒服呢,根本一点都不舒服??!

    高洁的修女绝不承认那样软弱的自己。

    她漂亮的人脸蛋上满是汗水和红晕,咬紧牙关拼命拒绝着快乐。

    竭尽全力忍耐着在触手的侵犯中获得快乐的模样,虽然看起来很英勇,但却煽动起了恶魔的施虐心。

    “呜!主、主啊,请指引我吧!啊啊——我,绝、绝对不会被这种污辱….唔呜、嗯啊啊!”

    “吼吼吼吼,Beautiful! Excellent!你们这种上帝的走狗,表情实在是好看啊~殉身于自己所信仰之物的那种勇敢的坚定信仰,我最喜欢了。不过…当你舍弃信仰的时候,你那母狗一样痴态,要比这个更加甜美。”

    对于极品猎物所展现出绝美艳姿,魔界的美食家一边流着口水,一边赞不绝口。

    “好,我们准备得应该已经很充分了,接下来终于到时候了!现在就让我来展现一下我最得意的本领吧,呵~吼~吼!”

    因异常的兴奋而无比喜悦,恩?祖在拘束四肢的触手中注入了力量。一直以来只是起到固定作用的rou绳,现在用力向左右分开了沾满爱蜜的两条长腿。

    “呜、啊啊啊!?”

    莉兹为了忍耐快乐而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因此她已经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力了。

    双脚被大大分开,整个人失去平衡而倒在了地上。

    外面包着快要撑得撕开了的紧身超短裙的rou感丰臀,压在了满是浊液的rou地板上,短窄的裙摆卷了上去。

    “呜、啊!不要啊…这、这么羞耻姿势…!”

    莉兹被强制摆出了将羞耻部位全都暴露在外的M字开腿姿势,不由得耻辱地娇叫起来。

    她打算立刻并拢双腿来隐藏秘所,但却被触手拽住了双脚越分越开,下半身完全暴露在恶魔的视线之下。

    恶魔兴致勃勃得打量着yin荡的美xue,触手啪啪的在rou地拍打。

    “喔喔,哎呀呀。多么性感的小逼,里面还有魔人射进去的jingye,真是一个不称职的神官哈。”

    “呜、呜嗯……把臭嘴闭上,看见女孩子的xiaoxue兴奋起来了吗,你这只发情的下贱恶魔!”

    针锋相对,以牙还牙。

    对于刚刚发表了下流评点的恶魔贵族,莉兹仍然保持着一贯的强硬态度。

    尽管如此,她还是因为羞耻而满脸通红,纤瘦的肩膀也屈辱地痉挛着。

    “是我失礼了,因为见到了比想象中还要值得烹调的食材,所以有点太兴奋了…唔呵~呵~那接下来,我们立刻开始。”

    又有几个触手的头部钻了出来,它们是与烹饪大腿rou的吮吸触手有着相同模样的rou水蛭。

    几条rou蛭同时向着被耻液打湿并飘散出浓郁蜜香的色情sao学逼近。

    唔…来了!这么多触手….朝着我的xiaoxue来了。

    很容易就能推测出接下来的亵玩方式,莉兹的后背感到了一阵恶寒。

    正如恶魔所说,无论是对rufang的折磨,还是对大腿的吮吸,都只不过是开胃菜而已、凌辱大餐的主菜,从现在才真正开始…

    紧张的心情让xiaoxue忍不住收缩蠕动,媚红点点xue口真是棒极了!深深勾引着恶魔。

    “唔呜呜,修女的sao逼真是色情啊,蜜水的香味让我的食欲越来越旺盛了,我要开动了!”

    “呜呜、那、那里别……”

    咕啾、扭噜啾啵啵——

    疯狂的rou蛇们一拥而上,对着美味的逼rou吮吸起来,香甜的yin水咕叽咕叽的吸入。

    “啊!果然、这、这里也被吸了?啊、啊啊啊~!”

    已经无法再用咒骂来应对了、莉茲的股间被和大腿同样….不,比那还要激烈的手法吮吸着,发出高亢的娇叫。

    不、不行啊!

    身体实在……太、太敏感了,羞耻的地方居然直接被允吸起来。

    这次的快感强度和以往不同,毕竟是在直接吸着女体上最敏感的弱点。

    滑溜溜的触手抚摸着蜜缝,并且rou蛭张开嘴巴咬着湿漉漉滑腻腻的yinchun,同时还允吸着圆鼓鼓的小阴蒂。

    每一种玩弄都伴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rou悦,让圣女的下半身被不可饶恕的罪恶之火所吞噬,yin水一股股喷射出来,

    唔呜呜,太、太多了啊……呜啊啊、被这么多的触手同时吸着…啊啊,感、感觉好??棒啊!

    被直接玩弄sao逼的yin糜快感,简直超出想象,每当被嘬到敏感的嫩rou时,令人麻痹的幸福感就会袭来。

    而且触手有好几只,并且在各种部位同时玩弄着,对于在至今为止的烹调中已经准备得十分充分的女体来说,这是一种过于甜蜜的辱悦。

    恩?祖执着的程度更是不用多说,一次又一次地反复与舒服的xiaoxue亲密的湿吻,吸附在软rou上吮吸着溢出的爱蜜。

    贪婪的rou蛭眨眼之间就把它们喝了个一干二净。

    然而仅仅如此还远远不够,沾在身上的爱蜜也会被贪吃地小口晚走,触手舌在阴部外侧来回游走,反反复复地舔舐着。

    “啊啊!不要、别、别舔了…实在是、太、太羞耻了啊……啊啊!”

    “嗯唔唔,美味………太美味了啊,如此浓郁实在是太美味了!这种醇厚的风味….不愧是荆棘修女!我好喜欢这种味道,简直爱死了……啾噜、啾噜噜噜!”

    “唔啊啊….不、不要啊!胡、胡说些什么啊你这变态恶魔……不许再说奇怪的话了。呜啊啊、别、别这么使劲……呜呜呜!”

    啾噜、啾噜啾噜咕咚咕咚咕咚——

    触手吮吸爱蜜的速度增加了,还故意发出了响亮的声音,红肿的yinchun也被强力地嘬吸着,令人欲罢不能的锐利悦感迅速袭来。

    “哎哎、嗯、不可以啊啊………啊呃啊啊啊啊~!”

    被强制拘束成M字开腿的健美大腿痉挛了起来,受到yin辱的美艳修女扭动着身体,在销魂的感觉中濒临晕厥。

    每次被无数触手蠢动着用力嘬吸的时候,蜂腰都会不顾廉耻地上下跳动,完美的身材yin荡极了。

    “嗯唔,这悲呜声可真好听……让你的味道吃起来更香了,呵呵,真是受不了啊,请尽情地多多享受吧!然后,请把更多美味的蜜汁送给我喝!”

    “我、我没……我没有,谁、谁会享受你这种恶魔…唔哇啊啊胸部,又被这么用力地吸不行啊~!”

    集中在下体yin辱的意识被拉回,rufang被突然用力地挤榨着,同时勃起的rutou被咯吱咯吱地揉捻起来。

    经过长时间的爱抚,这对媚巨乳已经敏感到了可怕的地步,现在突如其来的折磨令人无法承受。

    “鸣啊、嗯呼呜呜!别、别弄胸部了,别这么一直弄啊……不行啊,我、我明明不想有感觉的??呃呃~!”

    巨乳修女胡乱地摇着头,把头巾都摇得松松垮垮,往日冷艳高傲的脸蛋已经满是yin态。

    不想有快感,无论多么虔诚地祈祷,神也根本不会做出回应、每当敏感的rou胸被狠狠勒住的时候,zigong就会流出蜜汁。

    “喔喔,又流出来了、我的看法果然是正确的…这么完美的胸部却这么脆弱,你可真是可爱啊,现在,我要再喝一杯鲜榨的爱蜜果汁。”

    “不、不行!别再喝了……你、你已经喝得够多了啊。真是太羞耻了,所、所以别再折磨……啊哈啊啊~嗯!”

    啾噜、啾噜啾噜呴咻呴咻呴咻——

    在胸部yin虐之下溢出的爱蜜被不间断地吮吸着,在混合着耻辱的受虐悦乐之中,莉兹挺起了纤腰扭动着身体,几乎要昏过去了。

    至今仍然被挤榨着的美巨乳,在销魂的感觉中噗隆噗隆地yin荡摇晃着。

    恶魔满意的看着陷入快感的的地狱中无法逃脱的圣洁修女。

    cao纵触手的行为越加分放肆。

    “羞耻吗?倒也有可能,摆出这么下流的姿势,还让别人一口一口地喝着分泌液,换了我早就自杀了吧。但是这种耻辱更能衬托出你蜜汁的甜美,呜喔哦喔真美味啊啊啊!”

    “唔呜,啊、啊啊!不、不要这么用力地……”

    在过分变态的yin辱之下,莉兹耻辱得简直想立刻死去。

    但是,这样的羞耻反而刺激了被虐的欲望,受虐的悦乐只会越来越强烈。

    被触手用嘴直接吮吸的xiaoxue一抖一抖地反复痉挛着,小腹里充斥着越来越多的舒爽感觉。

    “不要啊,那、那里超敏感的……不行啊,别、别咬它呀……哈啊、啊~!

    敏感至极的sao逼受到了毫不留情的虐待,猛烈地进发出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尖利悦感。

    遭到犹如闪电的快感袭击,莉兹反仰起头无比销魂,向前突出的纤腰下面,喷出了大量的晶莹爱蜜。

    “吼吼,又溢出来了,嗯嗯~这次的爱液比之前的都要清新…看来你的阴蒂也很喜欢被别人玩弄吧!好的,那么就和rutou一起,同时享用这道料理吧。”

    “欸、欸欸!?什、什么意……啊呃啊啊!?”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rutou和阴蒂的三处所谓rou豆,被触手同时咬住并玩弄了起来、嘬吸起来。

    三处脆弱之极的要害被同时折磨,令人疯狂的快感之间产生了共鸣,变得越来越强烈。

    “啊!别这样…乳、rutou也是、阴蒂也是…不要一起啊,快停下,只、只有这个不可以…啊啊!”

    在过于强烈的激悦之中,意识好像都要被烧毁了、女体上最容易获得感觉的三处rou豆被同时烹调,即便是倔强的行刑者也不由得崩溃了。

    在令人恐惧的快感面前,美艳的修女凄惨地请求着宽恕。

    “停不了的呀~把点过的菜得吃到最后,这是用餐礼仪…这道料理,会一直吃到小姐你满足为止。”

    恶魔装出遗憾的神情拒绝莉兹的请求。

    “哎哎哎,别、别再…胡说了、住手啊,再、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我就要去了、去了!”

    危险的预感袭来,令人不由得心中战栗。

    rutou和阴蒂,都是作为女性最容易产生感觉的快乐点,一边被持续着榨乳yin辱和yinchun吮吸,一边被同时折磨着三处弱点。

    不、不好了,要受不了….这样实在太刺激了,连我也要、忍受不了……这样下去的话,马上就要去、去了啊……

    败北的片段浮现在脑海中、作为女人的最悲惨的那个时刻,竟是被这只下贱的恶魔一手造成的…

    不可以…我不能这么软弱!我可是荆棘修女莉兹?希尔德布兰!

    我怎么能让、这种下贱的恶魔玩弄到高潮……这种事,绝对不可以??!

    莉兹强行振作着恐惧的心,拼命咬紧牙关,抵抗着yuhuo焚身的快乐,在忍耐的过程中,M字开腿的两只长靴美足不停地痉挛着。

    “呼呜呜呜呜……呼呜、呼呜、呼呜呜、呜呜呜—!”

    她紧紧地咬住嘴唇,粗重地呼吸着,同时闭上了双眼来集中精神。

    虽然被逼到了极限,但为了不迎来绝顶而拼命地集中着意识、虽然已经有半只脚悬在悬崖之外了,但忍耐的表情却非常坚毅,这样正好煽动了眼前恶魔的嗜虐心。

    “哦吼?在忍耐吗?真是了不起的意志力呢…但是只有突破这一层,我的料理才能完成……呵呵呵!没有比绝顶更好的酱汁了,你就给我快点高潮吧!”

    “唔呜呜呜…你、你这低贱的恶魔,那就试试看吧……我是绝对不可能、被你这种垃圾东西弄到高潮的………啊啊啊啊!”

    虽然修女拼命地怒骂着,然而一旦rou豆被啾噜噜噜地吮吸,她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yuhuo燃烧得快要融化的丰硕巨乳上下摇晃着,被快感折磨的莉兹反仰着后背。

    “只要我稍微一用力,你说话的声音就忍不住得yin乱了、那好吧,如你所愿,我们来试试看吧。”

    嗤呲——!溜噜。

    之前一直嘬吸着yinchun的rou蛇改变了进攻的方向,它们在沾满爱液的蜜缝快乐地扭动着身体,定好方向后就慢慢地向目标前进了。

    呜呜啊…唔、来了、它要进来了!要、要插进来了….

    预感到即将到来的yin悦,莉兹不禁咕咚一声吞下了一口口水。

    虽然恶魔的折磨令人惊讶地无比顽固,但却一次都没有真正地触碰性器。

    一直被暂时搁置起来的女性花园已经令人羞耻地焦躁不安了,露在外面的软rou在对插入的期待中微微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