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清穿之小姐万福在线阅读 - 第263篇

第263篇

    “哎哟,若鸢呐听说你身子不舒服啊,那我就先回去了这月的分红我也就先带回去了那天你有空再给你吧。”

算算日子今天确实是分红的日子,但是吧这会不会是她太爱钱的幻觉呢?

毕竟她太爱胤禛了都有幻觉,她爱钱有幻觉也是应该的,但要是真的她不就亏了,那可好大一笔钱呢,不说老店,这几十年下来,各地基本上都有一到两家春颜阁,全国上下可好几十家呢。

那到底是出不出去啊。

出去的话她怕又会出现一些她自己臆想的场景,不出去吧没钱她rou疼。

钟言慕等了半天不见若鸢冲出来,看来是下猛药的时候了。

“那啥,今年分红是往年的三倍,这样吧我再来也挺麻烦的就当是你这个做婶婆的给我孙子的满月红包吧,我先替我孙子谢谢你了。”

果然若鸢一听二话不说冲了出来。

“不得了了你钟言慕,我还没说不要呢,我的分红应该我来分配!”

“咦?我以为你不想见我,生气了呢。”

“怎么会,怎么可能生你的气呢~”毕竟你是来送钱的嘛~~~~,若鸢摊手“分红呢?”

“呐,十万两点点。”

“不用不用,咱们俩谁跟谁。”白花花的银票还有气味这肯定是真的,钱啊这都是钱~~~~~

若鸢抱着银票开心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胤禛一脸惊讶从前怎么没见她这么爱钱,多少金银多少珠宝,就是几颗小小的夜明珠她都推三推四。

“哎哟这不是雍亲王吗?”钟言慕突然怪叫到“咦你怎么会在别院?”

闻言若鸢不高兴了,原来真的是幻境,这么说来手上银票的触感和味道也是假的咯。

不过雍亲王那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她怎么会幻想到这时候呢,她幻象日常场景正常,这有点不太正常啊。

“钟言慕告诉我咱们这是在哪儿呢?”

“你傻了啊京郊别院啊。”

是啊是啊她是傻了,京郊别院?还有几年前的场景钟言慕在她的幻想中怎么可能是一个老太太的形象呢,这到底什么剧情?谁能告诉她怎么会这样有点混乱有点混乱啊。

“哟哟哟你怎么这脸色,是不是病了。”钟言慕掏出药箱中的银针“来来我给你扎上几针你就知道了。”

“哎哟干嘛,你手怎么这么快。”她还没来得及躲,钟言慕的针就毫不留情的扎在了她手上。?

两颗血珠子滚了出来,若鸢打死都不相信这是她幻想出来的,她绝对不是这么自虐的人。

“神经病还没好呢?”

若鸢一句话出卖了自己“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能不知道你们俩在屋子里喊得这么大声我还没到耳聋的年纪。”

“我俩?”若鸢看了看钟言慕再看了看身边的胤禛,难道这真的是幻象然后她真的有这么自虐。

“jiejie,我没老到耳聋肯定也没老到眼瞎啊,这么大一活人站着呢。”

“假的假的绝对假的,要是真的在他面前你不敢这么放肆,说话肯定也不是这样的。”好像是自我催眠又好像是询问似的,若鸢一脸肯定得表情可是语气却很漂浮。

“哎,先皇您受累了,富察若鸢你可真够你能作的,老公没死还不高兴了,真的是,好了你自己慢慢清醒,对了分红其实今年有二十万,还有十万我替你分给孩子们了~”

看钟言慕一脸贼贱贼贱的表情。

“啊!!!!!!!!”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所以她前两天是不是也有点搞笑,还有她这两天在胤禛面前是不是太释放天性了,还有难道她真的真的没得神经病?

最!重!要!的!是!

“钟言慕把老娘的钱还回来!!!!!!!!!!!”

胤禛是活过来了,可是若鸢的心情却比那几天还要阴沉。

因为,钟言慕把她钱分了!!

胤禛脸色也不太好,这女人他还不如十万两?算算日子她为钱伤心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为他伤心的时间了。

孩子们见着阿玛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绕道的,因为阿玛方圆十里之内都好冷哦~~~~~~~~

所以成家的都回家了,没成家的也就是一个苗苗了,只能天天唱小白菜地里黄的戏,爹不亲娘不爱,这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

某日,若鸢拍枕头的时候竟然拍出了十万两!整整十万两银票,可给她高兴坏了,估计是哪天丢的钱放这儿了她忘了。

若鸢想了半天没想起来什么时候藏的,还有她的钱只要大于一两她都放钱庄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漏网鲤鱼啊。

若鸢戳了戳边上呃胤禛“喂,这钱是你的嘛?”

胤禛淡淡的说到“不是。”心里想的却是:笨女人这么久了才找到,真是有够笨的。

“那见者有份分你一半吧。”

“都给你吧。”

“真的?”

“恩。”

“老头子你真好,我就知道当初没看走眼。”

于是若鸢又春暖花开了钱在人在,挺好挺好。

“但是今年你已经五十七岁了,所以当时你为什么没死?”

胤禛眯眼“你很希望我死?”

若鸢连忙摆摆手“当然不是了,谁会喜欢守寡啊,我就是好奇。”

“哼。”他是不会告诉她是为了见她最后一眼的。

“好吧不说就不说小气鬼,只是你真的不是胤禛的冤魂吗?”站在他身边的感觉可比以前更凉快了。

☆、第二百六十一章

果然胤禛闻言立马抛给她了一个冰冻眼神。

既然他没死今年又是他五十七岁的这一年,那就说明他还是会在五十七岁死,毕竟是有理论依据的;但是如今乾隆已经登基,历史上雍正已经死了,所以他也有可能不死。

于是若鸢抱着这样的心态,月月掰着手指数日子天天掰着手指数时辰。

一入冬,胤禛就生病了,若鸢担心极了,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所以历史还是历史。

每日在床边照顾胤禛时,若鸢心里想的都是:胤禛的最后一天会不会是明天或者难道是今天晚上?

这年也是要到头了,离新年越近,若鸢的心情就越低落。

过年前胤禛的病更加严重了,若鸢心想惨了惨了这次肯定是到时间了。

没想到胤禛的病在除夕竟然好了,若鸢心想惨了惨了一定是回光返照。

于是就这么惨了惨了,好了好了中默默地到了胤禛五十八岁这年的春天。

胤禛能破了历史,若鸢不觉得奇怪毕竟她和钟言慕穿越过来之后改变的历史确实也不少,她开心极了,胤禛可以陪着她,虽然不知道还能陪多久但是能携手到老这样她很满足。

若鸢五十三岁这年,最后一个心愿,最后一个包袱也甩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