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喜乐农家在线阅读 - 第576篇

第576篇

    叫出去了,说是有东西要给她。”汤小圆的气还没消呢,看到那一屋子的嫁妆,更加的心疼起祝言知来了。

……

“团团meimei,你来了!”罗漪浅笑着,仿佛好事将近的人是她而非江团团。

江团团一身女装十分的抢眼,因为鲜少在京城路面,故而好些人不认识她,刚刚进了茶楼就已经引起了不小的sao动,纷纷打听这是谁家的姑娘,如此的俊俏。

“罗jiejie找我有什么事儿吗?”江团团已经看到了桌子上摆着的鹦鹉,这只鹦鹉她是喜欢的,可是因为它害得她同吵了一架,所以也就不那么喜欢了。

罗漪继续笑着道:“我是给你送这只鹦鹉的,你不是很喜欢吗?你也是为你好,那天的话许是说中了,你也别往心里去,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话你可以跟我说,别一个人出去,太危险了,我们都很担心。”

江团团最不耐烦的就是除了家人以外的人来教训她,她不服气,“这只鹦鹉你还是拿回去吧,我已经不喜欢了,另外,罗jiejie说的这个一家人是指的什么?若因为你是曲隐的表姐而算的一家人,那我跟我的事儿你好像管不着吧,若是别的,憋得有什么呢?”

第421章番外之江团团(十)

罗漪娇媚一笑,“圆圆,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同你二人……”

罗漪的话恰到好处,并没有说下去,给江团团留下了无限的遐想,江团团果真就按照罗漪的想法而猜测,她嘴角浮起笑容,“那我要祝罗jiejie早日成为我的大嫂了呗?”

罗漪刚要道谢,然而江团团的话还没有说完,不知为何,她就听不得大嫂这个称呼,谁都不行,放眼天下,她觉得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配得上自己的,“不过我瞧着我对罗jiejie冷淡的很,罗jiejie且要努力呢!行了,我家里还有事儿,就不陪你了!”

江团团闷闷不乐的回到家,跟家人一一打过招呼后,就回了自己房中,汤小圆嘴上说的狠,可心里还是惦记她的,“这是怎么了?都依着你让你成亲了,咋还不开心呢!”

江团团依偎在汤小圆的怀里,嗅着她熟悉且喜欢的味道,“娘,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汤小圆笑了,“你这丫头,喜欢一个人就是你对曲隐的感觉啊,不然怎么会那么想要嫁给他呢!”

江团团张了张嘴,“娘,我是不是你跟爹的掌上明珠,我做错了什么事儿你们都不舍得打我?”

汤小圆摸索着她的小脑袋,“你说呢,连成亲这么大的事儿都不同我们商量,我们不也依着你了,当新娘子前都会胡思乱想的,团团,你不好吗?”

江团团想也不想的道:“好啊,,爹还有娘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二哥三哥都比不得。”

“那你为啥不嫁给你呢?”汤小圆道,“你看啊,你那么疼你,那么宠你,一滴眼泪都舍不得让你掉,这样的男人你去那里找啊,那个曲隐只怕也做不到你这份上吧!”

“嫁给?”江团团从未想过,确切的说,她从来没想过嫁人这件事儿,“娘,他是啊!”

“对啊,就是嫁给你,哎呀,娘真是老了,你明天就要成亲了,我还说这些做什么,行了,相公是你自己选的,就要好好珍惜,我再给你寻摸个好姑娘吧!”汤小圆叹息了一声。

汤小圆走后,江团团一个人坐在床上,睡意全无,还在想着娘亲的话。

月上中天,江家还在忙活着,为了明天她的出嫁而做准备,江团团也睡不着,穿着衣服躺在床上,不知为何有些闷闷不乐。

“团团,睡了吗?”

是的声音,江团团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没有,你进来吧!”

祝言知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推门而入,在江团团的惊呼声中,他紧紧地抱着江团团,“团团,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听,听了之后就选择忘记,爹说的对,今夜是我最后的机会了,我应该为自己争取一下,可我知道争取也没什么用,但我还是想要让你知道,就算你说我自私也好,就当我这么多年来对你好的回报吧。”

江团团懵了,这是什么情况啊,不过被紧紧地搂在怀里,耳畔是他灼热急促的呼吸,她居然也有些紧张了。

“……”

“嘘,听我把话说完,团团,我喜欢你,我一点儿也不想让你嫁给别人,从你刚出生到现在,我守护了你十六年,就是在等你长大,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江团团眼睛湿润了,她好想大哭。

“呵呵,团团,我最后一次问你,明天能不成亲吗?只要你点头,接下来的事儿都交给我,为了你哪怕是得罪整个京城的人我也不在乎,团团,点头,好吗?”祝言知稍稍拉开了些距离,可还是把江团团困在怀里。

江团团很想点头,但是她不能,“,明天的亲是一定要成的,你听我说,其实……”

“呵呵,不用说了,把我刚刚的话都忘了吧,就当喝醉了,说的都是些胡话,早点睡吧,明天当个美丽的新娘子,乖,让我再抱一会儿!”

江团团现在还处于懵傻的状态,由着他收紧怀抱,在自己的额头上印上一吻,然后就觉得被他亲过的地方火热热的,在她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祝言知就已经出去了。

江团团气的跺脚,“哎呀,急什么嘛,等我把话说完啊!”

……

“,别喝了,你这么喝会醉的!”江浩繁道。

“没事,不会醉的,明天还要送团团出嫁,背她上花轿呢,你们都别跟我抢啊!”祝言知带着三分酒意道。

江浩淼道:“没人跟你抢,,我陪你吧!”

“娘,你看到了吗?”江团团急的团团转,她不过是穿鞋的工夫人就没了。

汤小圆和江沅鹤指了指房顶,“那儿呢!”

江团团见房顶上的桑个人抱着酒坛子猛灌,“怎没爬那么高啊!”

“唉,可惜啊,看言知这样,是无法挽回了!”汤小圆道。

江沅鹤也是唏嘘不已,“言知这孩子真可怜,这就算自家闺女,不然我都像把她绑来了。”

另一头,江团团对着房顶上的三兄弟大喊,“你们下来啊,喝酒了爬那么高,不怕摔下来啊。”

祝言知喝的醉熏熏的没听见,江浩淼和江浩繁看了她一眼,装作没听见,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