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向日葵没有眼泪在线阅读 - 第40篇

第40篇

    膀,可是大汉却偏偏调整了刀口,不得不耐人寻味啊。

“我,我没办法”刀还抵在腰上,他也不敢有太大的动静,外人看来不过是班长对受伤同学的慰问,但事实上却是时葵的逼供现场。

“看来人为财死,这句话没错啊”时葵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脆,不过因为失血她的眼睛有些花,险些拿不住刀子,班长不敢乱动,他感觉到腰上的刀又开始不安分的动了,他整个人的身子都绷直了。

门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陆景行严肃的面孔出现在时葵眼前,她看着这个如神祇般俊美的男人吩咐保镖撂倒了看守,将她抱在怀中,“每次离开我的视线你都会受伤,小笨蛋,你为什么不肯让我省心些”

“因为,我知道你会来啊”时葵的声音很轻很轻,然后眼前就变成了黑色。

等她醒来,人已经躺在了医院的VIP病房里,房间里还有输液管冒泡泡的声音

班长的父母在国外的事业失败了,家里欠了一大笔钱,欠债的人正好和王家有些摩擦,知道了他们儿子和王家千金是同学,便设计了这么一出,想要逼王家让出一些利润,至于李默,他还真是一群混混的头领,不过那群混混显然背着自家老大出来接单子,没有和上头商量过。否则他们也不会看见李默就把人带走了

至于那句老大,到底掺了多少分真假,就不得而知了

这些东西还是陆景行告诉他的,班长如今进了监狱,没个几年怕是出不来的,李默并没有干什么犯事儿的活,然而因为手底下人的原因也需要进行思想教育,好好的一个同学聚会,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精心的谋划

“还有,里面有个人你应该认识”陆景行慢条斯理的削着苹果,“那个人是张凯,他很缺钱,帮着做这件缺德事”

自从上次在姚戚手上吃了大亏,张凯被劝退,父母又不肯管他,老老实实的听姚戚的话做人,他就断了一切经济来源,可是他也需要还钱,所以才在听了一群混混的话后自告奋勇的加入这个计划。当时将小刀按在时葵脖子上的人,就是他。

时葵轻轻的点了点头,人各自有各自的命数吧,如今弄成这般狼狈模样,到底是谁的错,也已经无所谓了吧。

岁月静好,她身边的那个人还在,就好

不老誓言

最近自家夫人总是在出事儿,陆景行恨恨不得把自家夫人拴在裤腰带上,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但是他也知道这不可能,早上和夫人缠绵了一会儿,他一边做早饭,一边琢磨着,把自己夫人的工作调到身边,好有个照应。

是的,时葵马上就要毕业了,她也没有读研究生的打算,所以已经准备好实习了。

正好起死回生的陆氏准备在国内发展项目,而时葵的简历也恰好投了进来,陆景行就给下面的人打了个招呼,丝毫没有滥用职权的觉悟。

没过几天她就收到了电话,说可以去实习了

是亏惊讶于公司的高效率,也把自己打扮了一番,甚至还穿上了压箱底的职业装。虽然她的骨架小,但是身材比例匀称,也有料,所以衬衫裙子穿在身上也别有一番味道。为了搭配装束,她还特地请教了二白化妆技巧,愣生生把自己捣鼓成了职业女性。

上班的第一天,时葵下了公交理了理自己的裙装,又扶了扶平框镜,走进了这家规模不小的公司

前台的姑娘叫住了她,让她把一些文件送到总监办公室

时葵惊讶于这抢手的活计竟然要自己去做,不过也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捧着文件上去了。

轻轻的扣了扣门,里面传来一声模糊的进来,刚抬腿走了几步,就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视线往地上一看,竟然散落了一地的文件。

一颗金黄色的脑袋趴在桌子上,脑袋的主人衬衫随意的开着,四仰八叉的睡着,嘴嘴里还模模糊糊的念叨着什么生僻词汇。

这玩意儿是总监?

时葵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真的靠谱。少年又砸吧了几下嘴巴,才慢悠悠的醒过来,对上那双注视自己已久的眼睛。

猛地,他突然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扣着扣子,一边扣一边道“那个有事儿吗”

“总监,前台叫我把文件给你送来”她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前台妹子不愿意过来了,这总监长的倒是不赖,就是行事作风看着像某些地方有问题。

“行行行,放下走人”他懊恼于自己的形象问题,也没有太多关注送文件的人,只是隐约觉得有点眼熟。

等时葵出去了,他才想起来,我去这不是自家老大的媳妇么?

完了,万一老万一老大那个小心眼,知道自己在夫人面前衣衫不整,岂不是要生撕了自己?

正在心中给自己默哀的小年轻完全没有注意到,办公室的门又一次被推开。西装革履的男人理了理衣襟,蹙着眉头看着室内的狼藉,“你又在办公室里干了什么”

“那个……老大,我真没干什么……就睡了个觉……”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本来这件事儿也是他的不对,上班时间补觉,被抓包老大没有扣他工资也是仁至义尽了

“对了老大,我看见大嫂了!”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他毫不犹豫的转换话题。陆景行自然看得出他的小心思,本来也没打算追究,就说这话题下去了“哦?在哪里”

“大嫂她抱着文件上去了”陆景行立刻离开了这里,少年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听见远远的一句“这个月的全勤没了”

先不说这位的绝望,时葵莫名的拿着文件看着空荡荡的总裁办公室,这第一天上班,给各部门上司送文件的事儿都落到了自己头上了,这下还要来直面大boss,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过了很久她听见了脚步声,忙低下头,看见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快步走过。她大概想到了来人的深粉,跟了上去,“总裁,这里有一份文件需要你的过目”

总裁没有说话,做到了位子上,然后道“把文件给我”

时葵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惊愕的抬起头,看着陆景行过分灿烂的笑脸,“好啊,你这是成心看我笑话吧”

然后那份文件就被排在了他的脸上,陆景行好声好语的将锅甩的干干净净,表示自己一点也不知情,并且坚定的表示,自己是清白的

时葵气哼了一声,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晚上下班,时葵因为文件很多,所以有的比较晚,刚出办公大楼,就看见陆景行的车停在路边,还朝着她鸣喇叭。

时葵气哼哼的坐进副驾驶。

“还没消气啊,媳妇”他俊美的脸在她瞳孔中放大

陆夫人冷哼一声推开这颗头,看着窗外,其实她并没有生气,只不过是想看看这个男人的反应罢了,如今看来,自己的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