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86篇

第86篇

    

84.重拍zuoai视频|心痛



    电话是经纪人打给白晏川的。

    那边提条件了,白晏川的预感没错,对方果然不单单是为了钱。

    他们还要求,白晏川和视频里的女人,重新拍一条最新的zuoai视频。

    内容要足够劲爆、重口,然后用最新的zuoai视频,去换取之前的视频不被公开。

    对方保证,这条新视频,绝对不会流出去。

    这个要求,实属诡异。

    白晏川,隐隐觉得,这次恐怕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陈雨茉来的。

    “他们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要?”

    “没有。”

    “知道了。”

    白晏川准备挂电话了,电话那头的经纪人,急忙叫住了他。

    “晏川哥!”

    白晏川没说话,也没挂电话,他在听。

    这个经纪人是白晏川火了之后,公司新给他换的,所以不知道白晏川和陈雨茉的细枝末节。

    只知道,白晏川现在是有女朋友的。

    “晏川哥,是这样的。我们都觉得,如果你还能联系上她的话,她要是也愿意,就,再拍一个吧。”

    “她要是肯拍,要钱就给她,几百万就当是封口费了。”

    “你也知道最近的代言,违约金高的离谱,毕竟很多同行都出事了,品牌方也是为了保障他们的利益,所以——”

    陈雨茉看到,白晏川的眉头越锁越紧,他开始背对着她了。

    白晏川在阳台上掐死了一只不小心落在虎口上的飞虫,飞虫的内脏都被他捏爆了。

    白晏川挂完电话之后,一回头,就对上了客厅里,红色身影的目光。

    只不过是一瞬间的对视,白晏川即刻就避开了陈雨茉的视线。

    陈雨茉在客厅等了很久,都不见白晏川进来。

    隐隐觉得,事情可能和她有关,不然白晏川为什么不敢看她。

    白晏川不仅不看她,还不进来,在阳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雨茉去房间里换了身普通的睡衣,还对着镜子检查了一下身上的痕迹。

    很好,除了屁股上的掌印,其他地方都是干干净净的。

    陈雨茉一点都不觉得,沈译瑾会看到她的屁股。

    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当白晏川从阳台里进来的时候,陈雨茉已经在客厅里看电影了。

    陈雨茉像是背后长眼睛似的,头也不回地问他。

    “谁的电话?”

    白晏川换上了轻松愉快的语气,说。

    “又有一个新剧本,要找我拍——”

    “什么剧本要考虑这么久,是让你演三级片吗?”

    陈雨茉会这么问,其实,大概率她应该已经猜到了。

    既然猜到了,那也就没必要去隐瞒什么了。

    白晏川走到沙发上,坐到陈雨茉的身边,抱住了她。

    陈雨茉没有躲了,她现在和白晏川,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而且,做都做了,扭扭捏捏的也没必要了。

    白晏川告诉陈雨茉的时候,还是斟酌了一下措辞的。

    但是,事情还是这么个事情。

    闻言,陈雨茉是一点看电影的心思都没有了。

    她也很震惊,“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不会是,你还想和我拍视频,故意搞这些东西来骗我的吧?”

    白晏川真的是没想到,陈雨茉竟然连他都怀疑。

    “我要是想拍,刚才就拍了,还用得着兜这么大个圈子?你刚才——”

    想起刚才,陈雨茉也是心虚的,“好了好了,我相信你。”

    “那现在怎么办?”

    “我们在找黑客,看看可不可以顺着对方的IP地址,查出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其实,对方的技术手段很强,并没有暴露IP地址,即使能查到,也有极大可能是假的。

    但是,白晏川没有告诉陈雨茉这些细节。

    他只是想让她好好睡一觉,不要胡思乱想。

    “乖乖,先不想这些了。”

    陈雨茉没说话。

    知道她陷进去了,白晏川又拉着她,聊了些电影里的内容。

    看了没一会儿,白晏川和陈雨茉都觉得,这破电影可真没意思。

    于是,两个人就像是往常一样,一起回房间去睡觉了。

    一晚上,陈雨茉都睡得很不踏实。

    即使白晏川一直抱着她,安慰,心里也总是记挂着那些视频。

    虽然是高中的时候拍的,但是,只要是认识的人,肯定一下子就认出她来了。

    白晏川知道她心里不舒服,就一直抱着她哄。

    “没事的,有我在呢。”

    “至少现在,他们是更想要拿到我们最新的视频,并没有急着想要把原来的视频公开的。”

    “那怎么办,要拍吗?”

    “当然不拍了,拍好给了他们,他们照样可以毁约,我又不是傻子。”

    “那你还说要给他们钱…”

    “给钱是自己买个安心,买个舒坦。如果以后报案,还可以给他们按个敲诈勒索罪名,这是必经的一环。”

    “那钱不就打水漂了。”

    “他们要是肯拿钱,那这钱就花得值。”

    “乖乖,你就别cao心了。快点闭上眼睛,睡吧。”

    陈雨茉其实根本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事。

    她也知道,白晏川其实还没够的。

    白晏川这样抱着她,顶的她也不舒服。

    不然,要不还是,“我们再做一次吧。”

    白晏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咳嗽了两声,喉结滚动。

    还没来得及问出点什么,陈雨茉的小手就探了下午,轻轻地圈住了他的性器。

    软乎乎地说,“想要。”

    白晏川的嗓子快要冒烟了,他的性器快要喷火了,但他还是没有马上把陈雨茉压到身下。

    因为,   “没套了。”

    陈雨茉坦然地接受了这件事情,她只不过是说。

    “不要弄在里面就好了。”

    白晏川抱着她的时候,她就湿透了。

    所以,白晏川进入的很顺利。

    都不需要适应,白晏川就大开大合地cao干了起来。

    陈雨茉在她身下娇喘着,她很享受。

    白晏川像是隐约看见了,她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时的模样。

    jiba有多舒服,心里就有多痛。

    白晏川抱着陈雨茉,咬着她的耳垂,恳求道。

    “乖乖,不要和他做了。”

    陈雨茉还以为白晏川说的是沈译瑾。

    她想都没想,就点头应好。

    她和沈译瑾,怎么可能,那个男人根本都不喜欢她的。

    白晏川又说,“别人也不要。”

    想到陈沐云,陈雨茉是真的犹豫了。

    但是,为了让白晏川高兴,陈雨茉还是勉强答应了。

    不去探究话里的真假,白晏川只信此刻的真心。

    疯狂到,快把床垫撞坏的狂插之后,陈雨茉早就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了。

    白晏川总算舍得,从湿润又紧致的xiaoxue里出来了。

    蓬勃的jingye,通通射在了白晏川的掌心里。

    ————————

    谢谢宝贝们的评论和珠珠!

    断牛哥快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