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78篇

第78篇

    

76.和我结婚



    当年白晏川和陈雨茉公开在一起之后,陈沐云来找过他一次。

    看得出来,陈沐云对陈雨茉很重视。

    和白晏川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层并不明显的敌意。

    结婚这么大的事,陈沐云难道,就什么也没说吗?

    “他说不喜欢就离婚。”

    陈沐云确实是这么说的,原话就是这样。

    白晏川松了一口气,这么看来,陈雨茉的这个老公,陈沐云应该是没看上。

    当年,好歹对他说的是——

    ——你要好好对茉茉,我只有她一个meimei。

    白晏川的表情松弛了许多,他如释重负地说。

    “我觉得你哥哥说的对。”

    正当陈雨茉在琢磨,白晏川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

    白晏川把话挑明了。

    “和我结婚吧。”

    这还是陈雨茉第一次从白晏川口中,听到“结婚”两个字。

    这两个字从白晏川的口中说出来,显得那么的陌生而遥远。

    几秒钟的欣喜过后,是长年累月,没有得到回应的伤疤。

    还未愈合,又被无情地扯开了。

    陈雨茉的情绪,变得比方才激动。

    她仿佛难以控制积压在胸腔中的愤懑之情,想要一股脑儿地宣泄出来。

    “你有没有搞错?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只是不想让我和别人好?”

    如果真的喜欢她,为什么,之前会对她想要结婚的愿景,推三阻四。

    “白晏川,你真的好自私!”

    陈雨茉正在气头上,如果贸然和她掰扯谁对谁错,谁更自私,那么,接下去就没法聊了。

    白晏川能感觉到,陈雨茉对他还是抗拒的姿态。

    所以,他不能和之前一样,一吵架,就把陈雨茉抱到床上去,用另一种方式解决问题。

    现在,只能先把话说清楚,才有可能建立最初的信任。

    白晏川告诉自己,无论如何,要冷静下来。

    他试图去理性的和陈雨茉探讨,真的像是一个朋友一样,去关心她。

    “那你告诉我,他有什么好的?”

    “只不过是接触了这么点时间,你就同意和他结婚?”

    他问这么多干什么?

    现在,她陈雨茉,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和他,白晏川,没有一毛钱关系了。

    陈雨茉烦了,只想结束这场没必要的争吵。

    曾经,钱是白晏川唯一的弱点。

    但是,现在的白晏川,真的没有弱点了。

    他刚才自己都说,一个代言就几千万了,就算这不是到手收入,那也是不少钱了。

    更何况,他绝对不止一个代言的,还有广告收入,拍片的片酬,综艺费用。

    总之,他现在,理应是,不缺钱了。

    但是,还能说什么呢,陈雨茉只好说。

    “他比你有钱。”

    白晏川很想笑,她是和那个男人很不熟吗?

    连一个闪光点都找不到,硬是说了个有钱。

    她,陈雨茉,差过钱吗?

    白晏川知道,陈雨茉是根本不在乎这些的。

    不然,陈雨茉就不会还在白晏川寒微时,不离不弃了。

    既然,陈雨茉在嘴硬,那就不要拆穿她了吧。

    陈雨茉喜欢浪漫,追求爱和被爱的极致体验,是一个高需求的敏感女友。

    和这样一个一点感情都没有的男人结婚,她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白晏川眯着眼睛打量陈雨茉,良久。

    问了一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他对你,好吗?”

    陈雨茉没想到,白晏川会这么问。

    他像是真的在关心她,过得好不好。

    心里说没有一点触动,是假的。

    鼻子发酸,眼眶湿漉漉的,但是,她不能当着白晏川的面哭出来。

    陈雨茉还是怕白晏川误会什么,这样就更分不掉了。

    天知道,她得多么努力,才能在白晏川面前显得轻松一点。

    沈译瑾,对她,好吗?

    他们才见了三次,对彼此可以说是完全不了解,毫无信任可言。

    但是,对于才见了三次的朋友来说,她和沈译瑾,确实又过分亲密了。

    这场两家人都知道的交易,注定是不会被认真对待的。

    陈雨茉无法干脆利落的和白晏川宣告,她的未来丈夫对她有多好。

    没有追求,没有求婚,没有告白,甚至都,没有联系。

    她和沈译瑾,怎么看,都还是两个陌生人啊。

    可是,他们确确实实,在法律上已经是夫妻了,已经结婚了。

    陈雨茉是什么人,是得理不饶人的。

    但凡,那个男人有一点能拿得出手的,至于像现在这样,半天都憋不出一个字来吗?

    这个男人,既然没有一点值得称赞之处,陈雨茉为什么要嫁给他?

    如果,单纯是因为那个男人比他有钱,陈雨茉是绝对不会因为钱,和一个不喜欢的男人的结婚的。

    那么,究竟是因为什么?

    毫无头绪的白晏川,看起来是真的急了。

    “又不说是吧?”

    白晏川有点想念,那个在他身边叽叽喳喳,无话不说的陈雨茉了。

    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陈雨茉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

    白晏川的嘴角勾了勾,说话也没那么客气了。

    “他让你变哑巴了?”

    陈雨茉有点被白晏川问的不耐烦了。

    “都说了,跟他没关系。”

    和他没关系?

    那和谁有关系?

    “一个要和你结婚的人,你说不出他哪里好,也说不出他对你哪里好。”

    说到这里,白晏川的眼底出现了一种,陈雨茉从未见过的苦痛。

    陈雨茉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她是不舍得,不舍得白晏川难过的。

    白晏川深吸了一口气,将他最后的问题,掷地有声地抛向了陈雨茉。

    “你宁愿跟这样的人结婚,也不和我结婚?”

    “说实话,陈雨茉,我无法理解,真的无法理解。”

    “你觉得,你们这样,你会幸福吗?”

    这算是什么?

    对她的占有欲的延续吗?

    连她是否结婚,和谁结婚,结婚后能否幸福,他都要管!

    之前,他不是都,不想结婚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又翻来覆去地来质问她?

    就像当年,白晏川为了不让她和别的男人做,就舍身取义,自己来跟她做。

    现在是怎么样?

    因为不想看见她和别的男人结婚,所以也要来委屈自己,来和她结婚吗?

    他真的,喜欢她吗?

    钻心刺骨的疼痛,从心底蔓延开来。

    陈雨茉快要站不住了,她的头很晕,呼吸困难,像是随时要摔倒。

    —————————

    谢谢宝贝们的评论和珠珠!

    救命   真的感谢(哭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