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72篇

第72篇

    

70.太深了|灌精(陈沐云 微H)



    陈雨茉很入戏,她咬着手指呜呜呜的,像是在哭。

    “不行了…太深了…”

    把meimeicao哭了。

    即使在电话里,玩着虚拟的性爱游戏,meimei是她身体的掌控者,并不会真的存在危险。

    陈沐云还是心软了。

    “不舒服就不吃了,我拔出来了。”

    “嗯,等你回来了再吃。”

    等他回去,陈雨茉在家里等他回去。

    不过只是想象,想象有陈雨茉在家里,等他回家。

    陈沐云的心里就像是有温暖的热流,缓缓淌过,心灵得到了滋养。

    不过,这样的日子,又能持续多久?

    陈雨茉马上就要结婚了,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

    他还能这么理所当然、心安理得的,分享她的喜欢吗?

    无端端地又想起邓玲玲说的,沈家想要陈雨茉尽快搬过去住。

    他还是问了。

    “结婚了,是不是就搬到他们那里住了?”

    一想到,回去之后,陈雨茉可能已经不住在他那里了。

    陈沐云还是会隐隐有些失落。

    “不知道呢,只知道是领了证,其他还没谈。”

    说好的会有律师跟陈雨茉这边聊婚前协议的细节,也还没动静。

    邓玲玲也是,一个电话都没给她打,照道理,这种事情,她知道的最清楚了。

    “哥哥是不想我搬出去,是吗?”

    这是陈沐云的私心,但他不想限制陈雨茉,她有她的自由。

    短短几秒钟的沉默,陈雨茉其实已经知道答案了。

    陈沐云不想让她走。

    “那我结婚了,也住在这里,好不好?”

    陈沐云以为陈雨茉是在哄他开心,即使知道是假的,他也高兴。

    于是,他应了声“好”。

    “嗯,那我在这里,等哥哥回来。”

    “不过——”

    陈雨茉说话的时候顿了顿。

    陈沐云问她,“不过什么?”

    能不能,先不聊这么沉重的话题,先做点轻松的事情。

    “xiaoxuexue好寂寞呀,xiaoxuexue也想哥哥了…”

    听筒那里传来了陈沐云的笑声,他好脾气地说。

    “茉茉乖,现在插进去了。”

    “等下。”

    陈沐云刚刚试着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又被陈雨茉叫了一个暂停。

    陈沐云无奈地摇了摇头,手上的动作听话地慢了下来。

    这样子,他什么时候才能射出来。

    “好了。”

    话筒里出现了嗡嗡声,是陈雨茉打开了她的入体式小玩具。

    “可以进来了。”

    “嗯,进来了。”

    陈沐云的手上用了点力,紧紧地挤压住发胀发紫的性器,模拟着插入她身体时的挤压感。

    “茉茉好紧。”

    上次和陈雨茉做的时候,陈沐云就发现了,她那里是又紧又嫩。

    不敢想象,她第一次做的时候,那里得有多痛。

    插进去的男生,得有多爽。

    可惜,不是他。

    如果是他的话,是不忍心这么早,就插入meimei的身体的。

    不然,那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早就在那个将meimei压在身下的夜晚,毫不留情地插进去了。

    确实好紧。

    入体式震动棒进入的都很艰难,别说陈沐云的性器了。

    “唔…”

    震动棒才开了第一档,她就不行了。

    陈雨茉真的是,一点都经不起挑逗,她的身体,太敏感了。

    “不行了…陈沐云,我不行了…”

    陈沐云本来只是按部就班的和meimei玩着电话性爱游戏,陈雨茉的这声“陈沐云”彻底把他叫得灵魂都跟着震颤起来了。

    体内似乎有一股让他为之疯狂的力量,怎么压都压不住。

    陈雨茉只不过是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从耳朵里传来的电流,像是钻入了他的身体。

    从马眼处喷出来的jingye,像是绚烂的烟花般绽放在了,只有他可以看见的空间里。

    如果这朵烟花,是盛放在她的身体里,该有,多好。

    听筒里同步传来了,陈雨茉的娇啼。

    她嗯嗯啊啊地持续娇喘着,在一声悠长的“嗯——”声中,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陈沐云知道,陈雨茉也到了。

    “茉茉。”

    “茉茉?”

    陈沐云轻声地,温柔地唤她的名字,生怕她就这么睡过去了。

    那边总算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算做是回答。

    “茉茉乖,去洗洗干净再睡。”

    陈沐云真想此刻就在陈雨茉的身边,这样就可以由他帮陈雨茉做清理了,她可以多休息一会儿。

    真的好爽,爽到,就想这么睡过去…

    陈沐云说的没错,确实应该去洗洗,洗干净了再上床睡觉。

    可是,陈雨茉习惯了,习惯每次结束之后,都是白晏川帮她洗了。

    上次也是陈沐云帮她洗的,不想自己洗…

    不过,陈雨茉还是重新坐起来了。

    坐起来之后,就没那么困了。

    陈雨茉这才想起来了,她是高潮了,陈沐云还没射呢。

    “哥哥。”

    陈雨茉软绵绵地用气音叫陈沐云。

    “嗯?”

    陈沐云的声音低沉又飘渺,像是在天上。

    “哥哥是不是还很难受,还没射?”

    体贴的话语后,陈雨茉又懂事地说,“xiaoxue夹紧紧了。”

    汁水泛滥的xiaoxue,随着陈雨茉说的话,连续收缩了好几下,像是还没有吃饱。

    陈沐云醇厚的笑声,从听筒里传了过来,带着温暖的颤。

    “射了。”

    陈雨茉在电话那头咬了咬唇,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她有点不好意思,“射哪里了?”

    陈沐云想了想,说,“射进你的小逼里了。”

    嗷呜…

    “被哥哥的jingye灌满了…”

    陈沐云望着手心里guntang的jingye,发了会儿呆。

    随即,嘴角勾了勾,露出了一丝,只有他才懂的,苦涩笑容。

    陈沐云麻木地附和,“嗯,灌满了。”

    陈雨茉被陈沐云突如其来的低音炮,震得大脑发麻,全身发软,xiaoxue又酸酸的了。

    还想再做一次……

    可是,一想到,陈沐云和她不一样,他的安排是很满的。

    明天必定还是忙碌的一天。

    陈雨茉只好压下了,让陈沐云再陪她玩一会儿的念头。

    和陈沐云依依不舍地互道晚安之后,陈雨茉又自己弄了两次,才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既然,不会这么快搬走,那么,很多常用的东西还是要去拿过来。

    所以,陈雨茉决定过几天回去一趟,之前和白晏川一起住的公寓。

    拿东西。

    ———————

    前夫哥?本哥

    要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