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7篇

第7篇

    

06.回头草



    陈雨茉连续爬了三个城市的六座山,才找到了符合她自己心中构想的拍摄环境的地方——智伊山。

    智伊山的山顶能看到蔚蓝的湖泊,此处摒弃了城市的喧哗,宛如人间仙境。

    傍晚的智伊山山顶,是陈雨茉心中的最佳拍摄时间和地点,凭借陈雨茉的拍摄经验,这里绝对是很出片的。

    一想到迎着漫山的霞光,站在山顶,宛若被大山拥抱着般的情景,陈雨茉就激动起来了。

    这座山还不算特别出名,知道的游客没有那么多,会有一些徒步的驴友,不过一般到了傍晚也陆续下山了。

    据陈雨茉对现场的观察,等她拍摄的时候,大概率不会出现被人围观的情况。

    陈雨茉并不怕在拍摄裸体艺术照片时被人看见自己的裸体,这种情况有时候是无法完全避免的,但她是绝对不允许有人拿出手机来拍照的,这样会让她有暴露的风险。

    天气预报显示,下周开始就要降温了,冷空气来袭,一下子就是十度以上的降温。

    降温也可以拍,只不过陈雨茉的皮肤特别白,稍一冻就会泛红,会对成片效果有一定的影响。

    在自然的环境中拍摄照片,最重要的就是天气和光线,光线是不等人的。

    最好不要周末,选个天好的工作日让这场拍摄显得愈发是箭在弦上,迫在眉睫了。

    陈雨茉忐忑不安地点开了对话框上的红点,没想到的是,她最最欣赏的摄影师什么也没问,直接回复了个“OK”,这让陈雨茉受宠若惊。

    冯佩雯接完电话,就见到陈雨茉抱着手机笑靥如花,一扫方才的郁色,像是有什么好事,冯佩雯的心里就不由得替陈雨茉捏把汗。

    冯佩雯若有所思地看了陈雨茉一瞬,问道,“什么事笑这么开心?白晏川来找你复合了?”

    陈雨茉想起了她说完分手之后,白晏川的那条消息。

    晏川:别闹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许是看到陈雨茉没有回复,白晏川才发来第二条消息。

    晏川:我在剧组拍戏,回去再说。

    陈雨茉也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爱陪着白晏川去剧组了。

    白晏川会热络地和导演喝酒,和同一个剧组的演员寒暄,唯独对她冷落和怠慢。

    陈雨茉试图说服自己,白晏川在忙自己的事业,他没有出轨,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

    当陈雨茉独自在酒店的房间里,肚子痛得晕了过去,救护车到了白晏川都没有到,她是彻底寒心了。

    可是即便如此,她也没有马上提出分手,而是主动在心里做了切割。

    就比如,她不再陪白晏川进组了,不再做什么事情都黏着他了。

    慢慢的,陈雨茉发现,她其实离开了白晏川,也可以活的很好了。

    在一个炎热的午后,陈雨茉去商场里买了一束杂色的小雏菊,她把小雏菊放在了一进门就能看到的显眼位置。

    她告诉自己,如果白晏川进门看到这束花了,那她就不分手。

    白晏川当然没看到这束花,因为他都没有回来,而这天,是陈雨茉的生日。

    陈雨茉是在她生日的第二天提出了分手,分手消息的前一条,还是白晏川在凌晨给她发的生日祝福。

    就当陈雨茉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时,白晏川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明明比之前还忙,但还是抽出时间买了机票回来找她。

    想起那张好看的脸上罕见的讨好,陈雨茉低头说,“他是有提,不过我没答应。”

    “喔唷,真的是破天荒了!”冯佩雯一副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的表情,“那时候你想结婚,白晏川不同意,现在你甩了他,他倒是回过味来,知道你的好了?”

    “也不是…”即使是来求复合的,白晏川依旧没有提结婚的事。

    “哇靠!他是不是吃定你了!”冯佩雯之前就不看好陈雨茉和白晏川,“这次你可千万别再和他复合了,别他一来找你,你又心软了——”

    “不会的。”陈雨茉说到这里噤了声。

    如果说之前的每次分手,她还会有期待,期待着白晏川把她哄回去,但这次不一样,她知道自己已经放下了,不会再回头了。

    这么多年的感情,还以为能从校园到婚纱,到头来还是没有一个好的结果,仿佛一切的糖衣里包裹的都是苦味。

    陈雨茉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是有遗憾的,她不甘心,所以一次又一次的和白晏川复合了。

    还有一点,陈雨茉并不想承认的是,她喜欢和白晏川上床,她喜欢那种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快感。

    “要我说啊,你就是太早和白晏川在一起了,不知道别的男人的好。真的,换个男人试试。总不至于,找不出一个比白晏川还好的来吧。”

    眼看陈雨茉才高昂起来的情绪又有要低落的趋势,冯佩雯赶紧转移了话题。

    “我都快生日了,新交的男朋友都没个表示,真的是,要想办法暗示他一下。”

    陈雨茉长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用聊白晏川了。

    她凑近冯佩雯,眯着眼睛打趣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耐心了,不是你自己说的,不行就换。”

    “是不是——他给的,太多了?”

    冯佩雯摇摇食指,做贼似的四下回望,又朝陈雨茉勾了勾手指,示意她再靠近点。

    等陈雨茉把她的耳朵凑近了些,冯佩雯才悄悄说,“这个床上功夫最好,舍不得踹。”

    “……”陈雨茉沉着脸看着冯佩雯,满脸写的都是「至于吗」三个字。

    冯佩雯哈哈笑了一声,看了眼手机里新来的消息,“我男朋友来接我了,让他顺道送你回去?”

    “你先走吧,我自己开车来的。”陈雨茉朝冯佩雯摆摆手,“快去吧。”

    手机里的对话框一直停留在那里,对方在等陈雨茉的回复,而陈雨茉在听到白晏川三个字的时候,身体像是死机了一样,连打字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着对话框里的专业问题,陈雨茉担忧的心松弛了许多,她简单表达了想要的效果,很快就和对方达成了一致,并约定了拍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