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63篇

第63篇

    

62.打屁股|口活|处女(沈译瑾 微H)



    这一巴掌,与其说是打到了陈雨茉的屁股上,不如说是打到了她的心巴上。

    心里酸酸的,偏偏陈雨茉就是喜欢这种酸酸的滋味。

    但凡甜度超标,她都觉得不自在,想要逃离。

    陈雨茉由内而外地软了下来。

    她换了一个姿势,主动跪坐在了沈译瑾的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软声软语地撒着娇。

    “屁股好痛…”

    陈雨茉在讨好他了。

    沈译瑾轻嗤了一声,看陈雨茉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出独角戏。

    陈雨茉不在乎,她被打爽了,舒服了。

    才不管沈译瑾怎么看她呢。

    陈雨茉乖巧的模样,不得不说,还是让沈译瑾很有满足感的。

    他身上的戾气,仿佛在陈雨茉讨好的动作里,转瞬间,消散殆尽了。

    要不是这里灯光太暗,其实可以看见,沈译瑾不只jiba硬了,耳朵也红了,嗓子更是哑了。

    小嫩xue隔着裤子蹭他,他也很舒服,很舒服很舒服。

    手掌再次抚上她饱满的臀部,温柔地抚摸,像是真的在安抚她。

    每当陈雨茉舒服的发出呜咽声时,沈译瑾又会重重地打在她饱满的小屁股上。

    陈雨茉舒服的直哼哼,好几次都忍不住呻吟出了声。

    小屁股前前后后地轻扭,湿淋淋的嫩xue隔着他的裤子,难耐地蹭着他粗长的性器。

    陈雨茉几乎是粘在沈译瑾的身上了,柔软的奶子都被他结实的胸肌挤成了团团。

    当沈译瑾揉她的屁股时,陈雨茉就会呜呜咽咽的,在他耳边发出黏糊糊的,欲求不满的轻啼。

    用只有沈译瑾可以听到的声音,软绵绵地求他,“还要…”

    沈译瑾并没有她要什么,就给什么,他要由他来掌控节奏。

    陈雨茉都软着嗓子求了他好几次,他还只是耐心地抚摸着她的屁股和大腿,对她的渴求不为所动。

    可是,每当陈雨茉觉得,这样摸她也很舒服时,沈译瑾的大掌就会冷不丁地落下来,打得她臀rou带颤,爽的身心都很愉悦。

    xiaoxue里好酸好酸,想要吃点什么又粗又硬的东西,解馋。

    陈雨茉难受死了,她忍不住探下手去,去揉他的性器。

    他的裤子,早就被她的yin水浸湿了。

    灵活的小手,从yinnang,沿着柱身,一路抚摸到了他粗硕的guitou。

    即便是在她富有技巧的抚慰下,沈译瑾依旧是很淡定,淡定的像是情场老手。

    他一定不缺女人。

    不缺女人给她揉jiba,有的是女人给他口,争着抢着被他cao。

    陈雨茉感觉自己遇到对手了。

    她得认真一点。

    陈雨茉凑过身去,盯着他的唇,小舌头舔了舔起自己红润的嘴唇。

    想要和他接吻。

    沈译谨低头看着陈雨茉,她的粉色小舌头,看起来很灵活,很可口。

    不知道吃过多少男人的jiba。

    湿润的口腔里,一定被射满了男人的jingye。

    沈译谨的拇指,硬生生地扣住了她的下唇,死死地按住了脆生生的粉舌,用力地碾了碾。

    力气大到,像是想要把射进过这张嘴里的jingye,全部,抠出来。

    没来由地想要干呕。

    陈雨茉不舒服了,正要用牙齿咬他,沈译谨的拇指,恰到好处地松了力。

    拇指却还抵在她的嘴巴里,“舔它。”

    沈译谨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陈雨茉手心里的性器,猛烈地跳动了一下。

    可怜的大家伙,这么兴奋,是不是还以为是要舔它了。

    陈雨茉也想舔,这不是沈译谨不让吗…

    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

    沈译谨应该是想看看她口活好不好,口活好的话,才有资格给他舔。

    他可真挑。

    所以说,陈雨茉不喜欢和这种有钱的男人玩。

    他们从小就太多选择了,这个选择里,当然包括女人。

    但是,气氛都烘托到这里了。

    他硬得发痛,她湿得发酸。

    解决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痛痛快快地做一次。

    提前验货,她也没再怕的,又不是没吃过jiba。

    陈雨茉柔情蜜意地凝视着沈译谨,漂亮的眼睛里是醉人的春色,她明显动情了。

    小巧的粉舌,温柔地包裹住他的拇指,从虎口舔吮到拇指的顶端,舌尖沿着拇指指肚画着圈。

    再将拇指整个吞下,含在湿润的口腔里,小脑袋前前后后地低速律动。

    整个过程,陈雨茉的眼睛,时而看向他的拇指,时而含情脉脉地望着沈译谨。

    手心里的性器胀到,几乎要从裤子里顶出来了。

    柔嫩的小手,配合着吞吐拇指的频率,耐心地安抚他的性器。

    好舒服,真的好舒服。

    陈雨茉不仅是会,简直是太会了。

    一想到,她也曾经这么深情地含着别的男人的jiba,沈译谨早就不匀称的呼吸,又渐渐变得沉稳了。

    拇指被她舔得很爽,但沈译谨还是毫不犹豫地拔了出来,又在陈雨茉一脸懵懂地看着他时,塞进她的嘴里,重重地压住了她的舌面上。

    好痛。

    他在生气,陈雨茉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了。

    明明他刚才都舒服得,都快要喘了啊,怎么了…

    陈雨茉的表情,是痛苦的。

    下面的xiaoxue,是饥渴难耐的。

    她感觉自己,快被沈译谨逼疯了。

    沈译谨真的,好难伺候…

    不跟他玩,他嫌你装,跟他玩,他又嫌你sao。

    总之,沈译谨嫌弃她。

    沈译谨还没说话呢,陈雨茉就知道,他又要讽刺她了。

    果不其然。

    沈译谨的jiba有多热,他说出来的话,就有多冰冷。

    “口活很好。”

    这是他得出的结论,一个并不让他开心的结论,一个自讨苦吃的结论。

    但是,沈译瑾还想要继续问清楚。

    “给几个男人口过?”

    陈雨茉实话实说道,“两个。”

    说到这里,陈雨茉露出了略显得意的表情。

    她觉得可以在这个回合扳回一局,反将一军了。

    “你呢,给你舔的人,是不是都,数不过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沈译谨好看地笑了笑。

    随即,他的表情严肃起来,像是想要拒她于千里之外。

    “我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这句话是故意针对陈雨茉的,其实,沈译瑾是从来没有在乎过,这种无意义的东西的。

    陈雨茉明显愣了一下。

    包裹着性器的小手,细腻的动作也跟着停滞了。

    原来他,好这口?

    那么抱歉了。

    “首先,我不是个东西,是个人。其次,你要是喜欢处女,那麻烦你找别人吧。”

    陈雨茉很坦诚地承认了,她不是处女,她早就不是了。

    这有什么好否认的。

    她是怎么做到,这么骄傲地说出这番话的?

    “陈雨茉,你可真有你的。”

    她怎么了,沈译瑾凭什么要这样说她,就因为她不是处女吗?

    她不是处女,碍着他了吗?

    真的是有病!

    爱玩玩,不玩拉倒。

    陈雨茉是无所谓的,回去用小玩具解决一下,也是一样的。

    陈雨茉松开了他的性器,他的性器连同他的主人一起,被冷落了。

    “沈译瑾我告诉你,我最烦你这种,专门玩处女的男人了。”

    “有这层膜,你插进去的时候,是会很有成就感吗?”

    “真够恶心的。”

    沈译谨真的是,牙都要咬碎了。

    体内的愤懑之情,像是凶猛的野兽,几乎将他的理智吞噬。

    眼看陈雨茉放完狠话,就要溜之大吉。

    沈译谨抱住了陈雨茉的腰,咬住了她的唇,狠狠地吻了上去。

    ————————

    谢谢宝贝们的评论和珠珠!

    加更晚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