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49篇

第49篇

    

48.啃咬|停车场



    陈雨茉知道,自己喝多了容易发酒疯。

    不想在沈译谨面前出洋相,所以,陈雨茉趴了一会儿,想等酒劲过去一点。

    桌子上的手机一直嗡嗡嗡地响个不停,陈雨茉也顾不上接,她是真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沈译谨似乎还和她说了句话,又好像没和她说话了。

    管他呢,他以为他是谁,他的话又不是圣旨。

    太累了,心累。

    陈雨茉是真的快睡着了,直到,耳边传来温润如玉的声音。

    “茉茉,茉茉。”是陈沐云在轻声唤她,“茉茉醒醒,我们回家了。”

    哥哥怎么会在这里呢?

    一定是她太想哥哥,做梦了。

    “茉茉,不睡了,我们回家睡,好不好?”

    还是哥哥,是哥哥的声音。

    耳朵好痒,是有人说话时,嘴唇擦过耳垂时,带来的酥麻感。

    肩膀上落下轻柔的力量,是有人在轻轻地拍她。

    力道轻的都不知道是想把她哄睡,还是把她叫醒。

    “茉茉不难过了,我来了。”

    许是怕陈雨茉听不清楚,陈沐云又说,“哥哥来了。”

    明明知道是梦,陈雨茉还是感觉好温暖,仿佛再大的雨,都会有人替她打伞,为她撑腰了。

    陈雨茉在睡梦中哭出了声,她慢悠悠地抬起头,珍珠般的泪珠在眼眶里打着转。

    真的是陈沐云,真的是哥哥来了。

    只不过是轻轻眨了下眼睛,眼皮合上的一瞬间,guntang的泪水就从眼眶里漫了出来。

    所有的委屈都有了出口,陈雨茉想要放声大哭,但她想起来自己是在哪里,又忍住了。

    “哥哥…”陈雨茉还是不确定,她唤他。

    “我在。”陈沐云轻轻地帮她擦干了脸上的泪痕,温柔地安慰道,“茉茉不哭了,我们,回家了。”

    陈沐云的眼眶里,泛着红,陈雨茉还以为是她看错了。

    但是,一想到陈沐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陈雨茉的心揪了起来。

    她知道,陈沐云都看到了。

    陈雨茉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安慰的笑,她想说自己没事的。

    但是,嗓子却像是灌了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茉茉不难过。”陈沐云轻柔地拍她,“还能站起来了吗?我带你回去。”

    陈雨茉点点头,撑着桌子和陈沐云的胳膊,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

    还没站稳,陈雨茉就靠在陈沐云的身上,不想动了,她太累了。

    陈沐云心疼地看着怀里脆弱的人儿,用力地搂紧了她,带着她往外走。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陈雨茉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势的力量拽住了,她很不舒服。

    迷迷糊糊听到了男人说话的声音,声线不一样,是两个不同的男人。

    等她慢慢听清说话的是谁,说的又是什么话的时候,陈雨茉几乎是在一瞬间清醒了。

    陈沐云为了她,已经不惜将自己这么多年,在政治上的心血付之一炬了。

    陈沐云那么好,不能,也绝对不可以,和她一起跌入黑暗的。

    他就应该,站在阳光里,享受人们对他的赞美和称羡。

    所以,当陈沐云为了给她出气,去质问沈译瑾时,陈雨茉害怕了。

    这个家里,陈沐云是唯一给她温暖和爱的人了,她不想看到陈沐云落难,不想让沈家找陈沐云的麻烦。

    陈雨茉生怕陈沐云的下一句话,会彻底激怒沈译瑾。

    她知道,沈译瑾比他看起来的,更不好惹。

    陈雨茉想要安抚陈沐云,让他冷静下来,不要冲动,不要为了她意气用事。

    但是,陈雨茉的脑子转不动了,身体也很乏力。

    她连拉住陈沐云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提,说点什么有用的话,来缓和气氛了。

    于是,陈雨茉用力抱住了陈沐云的腰,想要去亲吻他的唇。

    可是,她没有力气,只好对着近在眼前的喉结,舔吮着,亲吻。

    原本还在据理力争的陈沐云,忽然安静了,现场的气氛变得很奇怪。

    陈雨茉喝醉了,她什么也感觉不到。

    陈沐云的喉结咬起来,yingying的,又软软的,陈雨茉吃了几口就来感觉了。

    她想做了。

    只不过吃了没几口,陈雨茉就被陈沐云抱在了怀里,她能感觉陈沐云走路的时候都带着风。

    陈雨茉把头埋在陈沐云的脖子里,咬他的脖子,又隔着衣服咬他的肩膀。

    陈沐云要是没反应,陈雨茉就会加重牙齿的力道,咬到他出声为止。

    除了不断加重的呼吸,陈沐云并没有责备她的不知轻重。

    他知道,陈雨茉心里不痛快,想要发泄出来。

    除了他,陈雨茉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宣xiele。

    来的时候,是司机送陈沐云过来的,他原本是打算坐一会儿就走的。

    谁知道,现场的气氛会这么差,他一坐就坐到了陈雨茉吃完饭。

    陈沐云抱着陈雨茉来到了地下停车场,问她,“你的车停在哪里了?”

    陈雨茉摇摇头,她想不起来了。

    但她还是晃了晃一直抓在手里的手包,说了句,“钥匙”。

    陈沐云抱着陈雨茉,找到了她的车。

    他们在车边拥抱了好一会儿,才一起钻进了后座。

    沈译瑾的车,离陈雨茉的车不远。

    他只不过是在车里接了一个电话,就看见陈沐云带着陈雨茉过来了。

    司机正要松刹车准备出发,就被沈译谨摆了摆手,紧急叫停了。

    沈译瑾看了眼腕表,说,“等下再走。”

    ————————

    沈译谨是习惯被倒追,被人捧着了

    所以,emmmm……(   ˊ???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