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47篇

第47篇

    

46.绝望|被抛弃



    陈雨茉并不打算主动说点什么缓和气氛,她打算喝完这杯就走。

    之后的事情,就交给律师去谈吧,反正她能说的,该说的,也都说完了。

    他们这顿饭,吃的比原计划的时间长。

    等陈雨茉打开代驾软件,想要约代驾的时候,才发现运力紧张,起码要再等三十分钟了。

    正当陈雨茉犹豫着,是否要叫家里的司机过来接时,她的余光瞥到,有一道视线,落在了她身上。

    是沈译瑾在看她。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看她,也不知道他看了她多久。

    只是觉得,在灯光的晕染下,他还,挺迷人的。

    陈雨茉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她是真的,喝多了。

    陈雨茉的思维还是清醒的,只不过变得比平时迟钝,身体的动作慢了半拍,整个人看起来软绵绵的。

    酒量这么差,还把酒当水喝。

    沈译瑾见过女人在他面前喝酒,她们中的大部分会在喝酒后展现一种朦胧的媚态。

    在清醒时,羞于展示和表达的情感,都会通过一杯杯酒精激发出来。

    她们在喝了酒之后,会将清醒时的优雅、知性、理性,逐一抛弃,只留下难以克制的欲望。

    仿佛喝了酒之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会被人原谅。

    所以,对于喝醉了的女人,沈译瑾从来都只会让司机送她们回去。

    如果那些女人死活说不出目的地,司机就会帮她们开个房间,让她们自己睡觉。

    叶望舒在沈译瑾面前是不会喝酒的,她的自控能力强大到可怕。

    如果,不是因为叶望舒在那个寂寞的夜里,喝了酒,出了轨。

    沈译瑾都不会发现,原来叶望舒也是会喝酒,爱喝酒的。

    喝多了的陈雨茉,并没有展现任何谄媚的姿态,反倒是看起来很疲惫,透着一股无法言说的浓郁忧伤。

    陈雨茉和沈译瑾吃的这顿饭,两家人都是知道的。

    出于礼貌,沈译瑾还是主动问了一句,“需要我叫司机送你回去吗?”

    陈雨茉不想麻烦沈译瑾,是他,打破了所有陈雨茉对于婚姻,对于未来的期许。

    沈译瑾像是会吃人的,现实的怪兽,一下子将她对于生活的热情,都磨灭了。

    从谈恋爱的那一刻开始,陈雨茉对遥远未来里的婚姻,就有了很多梦幻的想法。

    从来没有体会过母爱的陈雨茉,曾经期待过,在结婚后,生个可爱的孩子。

    她会对这个孩子很好,很好很好,把自己没有体会过的那种温暖全部带给她。

    所以,她缠着白晏川要结婚,想跟白晏川生孩子。

    但是,无论怎么软磨硬泡,白晏川就是不同意。

    白晏川总是说,他要先赚钱,才能给她和孩子更好的生活,不能一直让她养家的。

    这些,陈雨茉都不在乎的,她从来都不在乎。

    如果白晏川真的出名了,只会变得很忙,怎么还会有时间来陪她,陪孩子呢。

    所以,陈雨茉曾经无数次,暗暗期许。

    白晏川就保持现在这样的状态,挺好的,一年有大部分时间都能陪着她。

    可惜,在没分手之前,白晏川就变得越来越忙了。

    现在,则是彻底火了,火到连八十岁的老奶奶都认识他了。

    就算不是和白晏川,陈雨茉以为,至少还是能和一个彼此欣赏的人,相伴一生的。

    现在,所有关于未来的畅想,都被这个叫沈译瑾的男人打破了。

    所有人都会从这场交易中得利,唯独她,就像是一个小丑,还没开始,就成为了一个笑话。

    手机里繁忙的代驾系统,在陈雨茉的眼前产生了叠影,她几乎都要看不清手机屏幕了。

    陈雨茉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家里司机的电话号码,但是手指又哆哆嗦嗦地不听使唤了。

    说实话,她现在这个鬼样子,真的是不想让任何人看到。

    陈雨茉想给陈沐云打电话了。

    陈沐云的号码是第二个紧急联系人,第一个还没改,是白晏川的。

    手指轻触,点击了拨打电话,只不过“嘟”了两声,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接电话的是白晏川的助理,小李。

    白晏川还在拍戏,他已经连轴转,拍了好几场大夜戏了。

    但白晏川很敬业,即使拍了夜戏,早上依旧会按照导演交代的时间,在现场等候。

    他像是铁打的一样,不知疲倦。

    白晏川和小李交代过,如果陈雨茉打电话过来,要第一时间告诉他。

    “嫂子。”小李笑呵呵地接通电话叫了一声,又说,“晏川哥还在拍戏,我去找他,您稍等等。”

    陈雨茉这才发现按错电话了,她烦闷地挂断了电话,趴倒在了桌子上,像是随时要昏睡过去。

    对于沈译瑾的问题,陈雨茉至始至终都没有回答他。

    她翻阅手机,拨打电话,现在又趴在桌子上睡觉,就是不向他寻求帮助。

    沈译瑾感觉他被彻底无视了,心底忽而涌起一股没来由的烦躁。

    “我还有事,先走了。”

    沈译瑾说完,还是等了陈雨茉一秒钟。

    可是,她连头都没有抬,还是趴在桌子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所有礼数都尽到了,该问的都问了,沈译瑾站了起来。

    他想要走,腿却像是灌了铅一样,钉在了原地。

    身体不想走,身体还想留下。

    沈译瑾盯着陈雨茉雪白的脖颈,深吸了一口气。

    他迈动了腿,绕过陈雨茉,往门口走了。

    沈译瑾起身时,就注意到有个人影,几乎是和他同时站了起来。

    人影和沈译瑾擦身而过,往他站起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不该回头的,无论发生什么,都与他无关了的。

    某种不明情愫的影响下,沈译瑾还是回头了。

    陈雨茉身边已经多了一个陌生男人。

    那个男人靠在陈雨茉的耳边,像是在对她说着什么话。

    距离近到,像是已经在咬她的耳朵了。

    男人的手搭在陈雨茉的肩上,轻轻地拍着,他试图拉起她。

    心里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挠了一下,沈译瑾的脚步顿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