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42篇

第42篇

    

41.天台破处|花xue被他撑开了(白晏川 H)〈100珠〉



    陈雨茉以大姨妈来了为由,把想要兴冲冲赶回来的戴毅打发走了。

    走之前,还不忘把人裤兜里的避孕套给收缴了。

    好家伙,那人带了一整盒避孕套上来,这是想把她往死里cao啊。

    所以呢,这个学校里的男生,真没几个能看上眼的。

    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想cao她。

    陈雨茉正看着手里的避孕套发呆,就听到锁门声,是白晏川把通往天台的门,锁起来了。

    没有人能上来了,也没有退路了。

    “过来。”

    只不过轻轻的两个字,陈雨茉就跟着挪动了脚步。

    白晏川并不认为这是一个适合zuoai的好地方,在他看来,zuoai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情。

    “确定要在这里做吗?”

    “为什么不?”

    陈雨茉以为白晏川又要反悔,“白晏川你要是再拒绝我,我就揭发你抽烟!”

    陈雨茉按照白晏川说的,把避孕套放进他书包里的时候,看到那盒烟了。

    学校里规定是不能抽烟的,轻则处分,重则开除。

    白晏川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他看出来了,陈雨茉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

    她并不是真的要揭发他抽烟,也不在乎他是否真的抽烟,她只是想和他zuoai。

    在他看来,陈雨茉只是想zuoai,和谁都行。

    白晏川有时候也不理解,陈雨茉为什么执着于这件事情。

    如果说,做完这次,陈雨茉觉得不舒服,没意思,是不是就,不会有下一次了?

    于是,白晏川没有做前戏。

    直接说,“把内裤脱了。”

    白晏川的声音一点也不热情,陈雨茉感觉自己被怠慢了,但她还是照做了。

    陈雨茉脱内裤的间隙,白晏川戴好避孕套了,他早就硬邦邦的了。

    避孕套是一定要戴的,她可不想做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

    白晏川再次靠近她,故作镇定地压了过来。

    陈雨茉的后背紧紧地贴在了墙面上,一点缝隙都没有,他压得好紧。

    陈雨茉还期待着,白晏川能亲亲她,摸摸她。

    其他男生不知道多想亲她,他们还会盯着她微微隆起的胸脯看,她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哪知道,白晏川死死盯着她,一动不动的,像是在自我攻略,自我说服。

    陈雨茉不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她在等,等白晏川准备好。

    他准备好了。

    大掌从裙摆里探了进去,顺着她的大腿外侧将她的腿窝轻轻捞起,另一只手扶着粗长坚硬的性器,去找寻她的秘密花园。

    白晏川并没有初次尝试性爱时的慌乱感,他很快就找到温柔乡的入口,粗硕的guitou重重地抵了上去。

    陈雨茉没想到,白晏川直接就要插进来了。

    他要是用手先摸摸她那里,就会知道她还不够湿的。

    身体因为随时会被硕大的异物入侵,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陈雨茉还是怕的,不免犹豫道。

    “会不会很疼啊?”

    有一种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

    陈雨茉就是这种人。

    所以,白晏川没有回答她,而是用行动告诉她。

    白晏川扶着性器的手揽住了陈雨茉的腰,覆在大腿外侧的手轻轻地将她的身体拉向他。

    粗硕的guitou像是坦克上的大炮,碾压着撑开了粉嫩娇软的xue口。

    guitou的顶端被娇嫩的xue口包裹住了,再往里就阻力重重了。

    白晏川努力控制着自己,没有继续深入。

    陈雨茉的细眉紧紧地蹙起,她看起来并不舒服,更不享受,倒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白晏川知道差不多了,他问,“还做不做了?”

    白晏川想要她在一刻放弃,放弃zuoai这件事情。

    陈雨茉知道很痛,没想到那么痛,但她还是咬了咬牙,说,“进来吧。”

    白晏川没有犹豫,用力往里顶了顶,但他有分寸,没有进的很深。

    嫩xue被撑开的酸胀感蔓延开来,陈雨茉感觉自己快被捅穿了。

    她努力忍了忍,还是忍不住问,“都进来了吗?”

    她太紧了,不做前戏的话,连guitou都插不进去。

    “还没进去。”

    白晏川说完,又去观察陈雨茉的表情。

    如果这样陈雨茉能放弃的话,是最好不过的。

    好学的白晏川,已经提前研究过女性的生理构造了。

    现在的这点距离,还不至于破坏什么,处女膜还是完整的。

    但是,陈雨茉连推开他的动作都没有,一直在咬牙坚持。

    陈雨茉感觉到,她的身体状态,今天很诡异。

    别说没有发大水了,下面还干巴巴的,guitou不小心摩擦到的时候,还会有点疼。

    白晏川插入的时候,有一种rou被硬生生切开的感觉,超级超级痛。

    陈雨茉埋怨道,“是不是你太大了…”

    “只要是第一次,免不了会痛。”白晏川想了想自己的大小,又说,“大的会更痛一点。”

    白晏川是想让她知难而退的,但在陈雨茉听来,却有点冷血无情了。

    陈雨茉的眼睛里有了点雾气,她有点委屈了。

    “白晏川,我好痛。”

    “嗯,太痛就不做了。”

    白晏川想要见好就收的。

    虽然白晏川连guitou都没完整地插进去,但陈雨茉的疼痛感,让她误以为白晏川至少已经插进去一半以上了。

    她愤愤不平道,“你都进来了啊!”

    陈雨茉不明白白晏川为什么做到一半又说不做了。

    是不是觉得她太干了,做起来不够爽,所以不想和她做了?

    “你欺负我。”

    陈雨茉说到这里,终于咬着唇,呜呜呜地哭出了声来。

    白晏川怎么也想不到陈雨茉会哭啊,他变得手足无措起来,只好轻声哄她。

    “乖了,不哭。”

    无论白晏川怎么哄,陈雨茉都听不进去。

    她又痛又难过,哭起来更伤心了。

    陈雨茉一哭,白晏川的心都跟着揪了起来,jiba也更硬更胀了。

    下身难以控制地微微挺动了两下,陈雨茉又哭着喊痛。

    但她无论怎么哭,怎么喊,身体都是一动不动的,只要他想,完全可以毫无顾忌地插进去。

    但是,白晏川还是强忍住下身的胀痛,不动了。

    陈雨茉是真的不知道,她哭起来有多软,嫩xue口还会随着她的啜泣轻微地收缩,把粗硕的guitou按摩的很爽。

    白晏川先放弃了,他现在只想让陈雨茉高兴,让她舒服。

    只要陈雨茉能不哭,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既然她想,那就做吧。

    被她玩,就被她玩吧。

    只要陈雨茉还没玩腻,他是不会放开她的。

    少年深情又小心翼翼的吻,落在了少女柔软的唇瓣上。

    陈雨茉还在哭。

    —————————

    热乎乎的加更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