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41篇

第41篇

    

40.打炮|把她弄哭



    陈雨茉知道,她这次玩过火了。

    白晏川对她又回到了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

    之所以若即若离,是因为白晏川有了秘密,他开始对男生们讨论的话题感兴趣了。

    曾经听不懂的话题,一夜之间,他都能听懂了。

    他知道了和女生上床前要做什么,还知道了什么是前戏,什么是koujiao,性爱有多少种姿势。

    那天,陈雨茉对他做的事情,就是koujiao。

    学习时的白晏川,往往是最全神贯注的,但他开始分神了。

    等回过神来,白晏川才发现,他在期待,在期待陈雨茉再来找他。

    可是,陈雨茉没有再看过他一眼了。

    等到白晏川再见到陈雨茉,是在一个周四的下午。

    白晏川那几天的心情很不好,因为他发现,陈雨茉真的有在和其他男生接触。

    最初,白晏川以为这不过是一个小道消息,不足为惧。

    陈雨茉比白晏川以为的要聪明许多,他不明白,陈雨茉找这些男生,到底是图什么。

    这些男生都是出了名的爱招摇,和女生之间有屁大点事都爱到处炫耀,和哪些女同学上过床,那必须是要昭告天下的。

    值得庆幸的是,这几个爱炫耀的男生,并没有一个炫耀过和陈雨茉有任何肢体接触,只是说陈雨茉吃饭的时候很可爱,笑起来很甜。

    但是,即便如此,白晏川的心里也并不舒服。

    说实话,他很难过,想去天台透透气,看看云,还想——

    抽根烟。

    白晏川从来没有抽过烟。

    他觉得,这种单纯为了耍帅,浪费钱,还危害健康的行为是不可取的。

    可是,他实在是太烦躁了。

    他好像忽然能共情学渣了,就是明明很努力,依旧学不好,有些东西,真的就是天生的。

    比如他,天生就不知道陈雨茉在想什么。

    他试图去解释陈雨茉的每一个行为,但都徒劳无功。

    于是,他买了一包最便宜的烟,放在书包里,烦躁的时候,就从包里抽出一根烟来,把它用手指捏个稀巴烂。

    白晏川又来天台了,抽烟的人都知道,这里没人查,也没有摄像头。

    他站在地上满是烟蒂的拐角,盯着地上的烟蒂和烟灰,想象着几个人聚集在这里边抽烟边聊天的样子,竟有点羡慕。

    他仿佛,在这个学校里,连一个说心事的朋友都没有。

    熟悉的声音从楼道口传来,白晏川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陈雨茉。

    还没来得及开心,他就听到了一个男生的讨好的声音。

    像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白晏川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两三步退回到了抽烟处的暗角。

    抽烟处的烟味很大,都是烟瘾大的学生偷偷跑上来抽的。

    白晏川想要咳嗽,但他忍住了,整个胸腔都在用力屏住气,努力不让咳嗽的声音暴露他的存在。

    陈雨茉和那个男生之间还保持着一个拳头的距离,即使是一个拳头的距离,也足够让白晏川难受了。

    男生的脸上一直挂着笑,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开心。

    如果当时没有拒绝陈雨茉,现在,在她身边笑的人,是不是就会是白晏川了?

    陈雨茉不知道和那个男生说了什么,男生笑呵呵地走了,还不忘回头喊了一句,“等我”。

    白晏川的预感很不好,陈雨茉在他眼里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

    闲来无事地踢着小石子打发时间的陈雨茉,没想到,她不过是随便说说,逗逗那个学长,他竟然当真了?

    哪像白晏川个死脑筋,只会惹她生气。

    陈雨茉准备走人了,猝不及防的,她被人拽到了角落里。

    看清拽她的人是谁后,陈雨茉气恼地说了一句,“干嘛?”

    “你想干什么?”白晏川问她。

    白晏川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凶,陈雨茉没理他,只是说,“不要拉着我。”

    “不要相信他。”白晏川提醒她。

    这个男生白晏川认识,叫戴毅,是高中部的,白晏川和他一起打过球。

    戴毅确实是,很善于哄女孩子开心的类型,人长得也高,女孩子很吃他的那一套。

    但他的球品很差不说,还喜欢在比赛间隙,吹嘘和女孩子的那点事。

    陈雨茉被他骗了。

    “他有女朋友的。”

    白晏川没说有很多女朋友,已经是给戴毅留面子了。

    “我又不要做他的女朋友,我只是想要跟他打炮。”陈雨茉脸不红心不跳地胡说八道,“打炮,懂吗?”

    白晏川点了点头,他现在懂了。

    既然陈雨茉执意要去做这件事情,与其到头来被别人骗,不如和他做。

    一旦这么想,一直觉得很难得题目,瞬间就解开了。

    “想打炮是吧?”白晏川干脆利落地说,“那你和我打。”

    陈雨茉窃喜了一毫秒,随即又皱起了眉。

    “不是,你是不是不懂打炮是什么意思啊?我可没跟你说军事的那个大炮啊——”

    “我知道。”白晏川说,“你想找人cao你。”

    白晏川说这话的时候,性感极了,陈雨茉立刻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下面流了出来。

    但陈雨茉还是觉得,这可能是白晏川的缓兵之计,他并不会真的和她做。

    他好像一直有顾虑,但他不说,陈雨茉也猜不到。

    “你要是骗我,怎么办?”

    白晏川被陈雨茉这个问题问住了,他根本没有骗她,能怎么办?

    陈雨茉见白晏川一点表示都没有,就感觉他在骗她了。

    “要不这样,你要是骗我,你的鸡鸡上就会长针眼——”

    “不会骗你。”

    “那就在这里做。”

    陈雨茉决定趁热打铁,但在白晏川看来却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了。

    白晏川皱了皱眉,“没有套,不安全。”

    “谁说没有了?”陈雨茉笑的花枝乱颤的,“我让他去买了。”

    “陈雨茉,你可真有本事……”白晏川说这话的时候,快把牙咬碎了,“等着,待会儿有你哭的。”

    白晏川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

    陈雨茉又有点后悔了,她怕了。

    —————————

    谢谢珠珠和评论(???)?

    还以为这本书写完都不会有50珠了

    宝贝们好热情,都快到100珠了

    到100珠的话,努努力加更一章Σ?(?□??)

    不负生活,不负热情,che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