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39篇

第39篇

    

38.坐大腿热吻|guitou顶嫩逼(白晏川 H)



    陈雨茉并没有选择在第一次单独见面时,就对白晏川动手动脚。

    这是她的策略,陈雨茉要白晏川慢慢的对她放松警惕,在他精神松懈的瞬间,一招制敌。

    事实证明,陈雨茉的策略是奏效的。

    白晏川成了她固定的学习搭子,只要有时间,两个人就会约在图书馆的包间里一起学习。

    大部分时间都是白晏川在教陈雨茉,偶尔碰到难以理解的英文阅读时,白晏川也会问陈雨茉。

    一个月后的月考,陈雨茉的数理化成绩突飞猛进,一跃到了年级前十。

    简直是她做梦都不敢想的成绩,但她做到了。

    白晏川知道,陈雨茉的进步很大,但没想到会在年级放榜的时候,在前十名里看到陈雨茉的名字。

    一种孺子可教也的欣慰涌上心头,白晏川比自己得了第一还高兴。

    下午的课,提前结束了,白晏川迅速收拾完书桌,飞奔到了图书馆里常去的包间。

    包间的密码没有变,白晏川还能进去。

    但是,包间里空空如也,陈雨茉不在这里,她不在这里。

    没有了陈雨茉的包间,空荡的不像话。

    白晏川感觉自己被抛弃了,被欺骗了。

    陈雨茉利用了他,利用他帮她提升成绩,当她达成目的后,就不再需要他了。

    正当白晏川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脑袋里乱得像是一团浆糊时,门开了。

    陈雨茉冲了进来,她激动地抱住了白晏川脖子,踮起脚尖亲了他一口。

    “你看到了吗?”陈雨茉还是很激动。

    白晏川像是还没从方才自怨自艾的心态上调整过来,他完全没听到陈雨茉说什么。

    陈雨茉又问了一遍,“你看到我的名字了吗?”

    白晏川这才回过了神来,但她又被陈雨茉过紧的拥抱给吓了一跳。

    陈雨茉几乎是贴在他身上了,这让他感觉像是占了陈雨茉的便宜,这样不好。

    白晏川还来不及说点什么,陈雨茉就拉着白晏川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不等白晏川反应,陈雨茉就跨坐在了白晏川的腿上。

    陈雨茉穿的是校服裙,很短,裙摆滑到了大腿根。

    只要一低头,白晏川看到的就是雪白的长腿,可是,他不敢直视陈雨茉的眼睛。

    因为,陈雨茉坐上来的那一刹那,白晏川就硬了。

    男生的校服裤一点都藏不住秘密,他已经顶到她了。

    白晏川一动都不敢动,生怕吓到陈雨茉,他想让陈雨茉赶紧下来。

    白晏川哑着嗓子道,“不要坐男生的大腿。”

    白晏川还在强装镇定,陈雨茉却是扮猪吃老虎,揣着明白装糊涂,“为什么?”

    陈雨茉无辜懵懂的表情,让白晏川紧张地吞了吞口水,他想要直接把陈雨茉抱起来。

    没想到陈雨茉非但不肯起来,还用双腿环住了他的腰,死死地夹住了座椅靠背。

    他被禁锢住了,这让他们的rou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了。

    白晏川甚至能感觉到,guitou前段隔着布料顶进了湿润紧致的幽静。

    好紧,好舒服。

    马眼吐出了前精,白晏川紧张地提醒她,“不要乱动。”

    “为什么?”陈雨茉像是个无知的顽童,前前后后轻轻地动了动,“动起来好舒服,你不舒服吗?”

    白晏川感觉这辈子最丢人的时刻,就是现在了,他快要,忍不住了。

    陈雨茉其实一直在观察白晏川的表情,他的忍耐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个人了。

    谁让白晏川之前想都不想就拒绝她呢,他都不知道她有多好,就说不要。

    “白晏川。”陈雨茉轻喘着叫他的名字,“好喜欢你。”

    如果说,白晏川还用最后的理智控制着自己,那么,陈雨茉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还动情地说喜欢他。

    这样深情又纯情的模样,彻底让白晏川放弃了抵抗。

    嬉皮笑脸的陈雨茉,还沉浸在调戏白晏川的快乐中,xiaoxue隔着布料,一夹一夹地逗弄着他那里。

    调皮的笑容还荡漾在陈雨茉的嘴角,白晏川的表情就变了,变得让她有点害怕。

    白晏川的眼睛,就像是天上的雄鹰,即使在万米高空,依旧能轻而易举地发现地上的猎物。

    陈雨茉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瞪圆了杏眼,僵在了那里。

    她有点不知道,白晏川会对她做什么了。

    “陈雨茉,是你先惹我的。”

    白晏川垂落在两侧的双臂,将陈雨茉整个人抱在了怀里,又重重地往他的胯上按。

    虽然没有真的插进去,陈雨茉还是被下了一跳,花xue因害怕本能地缩紧了。

    陈雨茉的惊呼和白晏川的低吼交织在了一起,这种新奇的体验,让他们浑身发抖。

    “不要夹我了。”

    白晏川说完,就掌住了她的后脑勺,霸道地含住了她的唇。

    这是一个充满了侵略性的吻,陈雨茉没有感觉到任何柔情蜜意,只感受到了微微发麻的酸疼。

    白晏川明明不会亲,还这么用力,陈雨茉感觉自己的舌头都要断了。

    可是,偏偏这种霸道的,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湿吻,让陈雨茉飘飘然起来。

    她像是飘到了云端,随风飘荡,舒服极了。

    下面像是发大水了一样,白晏川的校服裤上很快就都是她的yin水了。

    白晏川松开她的时候,陈雨茉的嘴唇都被亲肿了,红艳艳的,像是饱满的车厘子的颜色。

    陈雨茉整个人都软了。

    她瘫软如泥地靠在白晏川的胸前,双腿无力地垂在了两侧,xue口被他的性器撑得更开了。

    “好想做…”陈雨茉气若游丝地哀求他,“想做,好想做…”

    “想做什么?”

    白晏川说话的时候也很喘,他下面从来没有这么硬过,这让他同样难受。

    “就是那个啊…”

    陈雨茉多少还是有点害羞的,她不知道白晏川会怎么看她。

    白晏川将软了身子的陈雨茉抱了起来了,原本被撑开了点的花xue口,又再次合上了。

    等陈雨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是侧坐在了白晏川的腿上了。

    陈雨茉有点生气了,“你干什么啊?”

    白晏川也很气恼,他清醒过来了,刚才真的差点想要cao她了。

    “陈雨茉,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白晏川提醒她,“不要对这种事情好奇,这是大人做的事情。”

    白晏川的话,似是戳中了陈雨茉的痛处。

    她的表情里有很多委屈,让人心疼,白晏川不敢说话了。

    “白晏川,你欺负我。”陈雨茉是真的很委屈,“我高高兴兴地过来找你,结果你这个坏蛋把我搞哭了。”

    「搞」是个很有歧义的词语。

    白晏川皱了皱眉,“我没有搞你。”

    这句话,让陈雨茉更生气了,他怎么还敢反驳?

    “白晏川,我生气了。”

    陈雨茉总是阴晴不定的,白晏川束手无策地看着她,“不要为了这种事情生气。”

    陈雨茉倏地从白晏川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又强势地将校服裤的松紧往下扯了扯。

    硬到发胀的性器,就这样赤裸裸地暴露在她面前了。

    ————————————

    谢谢宝贝们的珠珠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