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32篇

第32篇

    

31.从小就爱勾引男人|安排联姻



    就算邓玲玲不在家,那她也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是给佣人们发工资的老板娘。

    家里的哪个佣人不是“太太”“太太”的叫她,在这个家里,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听候太太的差遣。

    陈雨茉的房间是保姆收拾的,保姆一进房门,很快就反应过来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样一个有钱有势的大家庭,当然是不缺秘密的,这不算什么。

    保姆习惯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不是太太问起来,保姆只会把这个八卦说给老家的亲戚听。

    怎奈何,太太一到家就开始追着保姆问东问西。

    保姆才将床单有多湿,垃圾里有用过的避孕套等私密的细节,全部告诉了太太。

    少爷和小姐下来的很晚,太太本来的脸色就很难看了,在餐厅里坐得越久,脸色越差。

    等少爷和小姐下楼时,保姆把早餐端上桌的时候,太太脸上的法令纹更深了,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疲惫,毫无神采。

    「有钱人的烦恼,真的和我们不一样啊。」保姆想,「我让女儿赚点钱供两个弟弟读书,女儿很听话,每个月都只存点生活费,剩下的钱就打给我们。如今不知道交了什么朋友,突然不肯打钱过来了。姐弟的关系差的要死,现在真的就跟仇人一样了。太太家这种,说出去都没人信,哥哥和meimei关系好到,搞到一张床上去了。简直比村里的寡妇睡了情人的儿子还要夸张嘞。」

    邓玲玲还沉浸在保姆刚才告诉她的那件离谱的事情里,完全没注意到保姆把早饭一份一份放到每个位置上时,匆匆地瞥了她一眼。

    这是多么大的家丑啊,外面这么多女人,居然要和自己的meimei搞在一起。

    不过,一想到陈雨茉是谁的杂种,邓玲玲又释然了。

    这种基因里的东西,怎么能改的掉呢?

    小三的孩子不是小三,能是什么?

    这种女人,生下来就是jiba套子,是给男人搞的。

    不然,她为什么那么爱勾引男人?

    陈雨茉小学的时候,和邓玲玲出去逛街时,就有不怀好意的男人盯着她看了。

    邓玲玲还在洗手间里,忙活着给陈沐云和陈琼霏洗手的时候,懂事的陈雨茉已经洗好手,自己出来了。

    打扮得比陈琼霏成熟很多的陈雨茉,早就不是第一次被陌生男人搭讪了。

    他们会靠近她,问她多大了,还会说叔叔不是坏人,不要怕。

    有些人,则会跟她说更露骨的内容,仿佛他们在说到要射她一脸时,那兴奋劲就跟真的射了她一脸一样。

    那些男人说话的表情,让陈雨茉想吐。

    那些色情又充满暗示意味的话,陈雨茉不是没有在邓玲玲那里听过,她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她都知道。

    邓玲玲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陈雨茉被一个成年男人缠住了,但她固执地认为,是陈雨茉先勾引这个男人的。

    所以,隔岸观火的邓玲玲从来不会替陈雨茉解围,她甚至隐隐想要陈雨茉跟着这个男人走,早点去做鸡。

    这样,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不去管陈雨茉了。

    彼时,陈沐云已经超过180了。

    只要是陈沐云在,他就不会坐视不管。

    这种时候,他都会毫不犹豫地走过去,把陈雨茉拉到自己的身后,呵斥那些想要动他meimei的注意的男人。

    没想到,引以为傲的儿子也成了这个狐狸精的勾引对象,真的想不通,陈雨茉到底有什么好?

    邓玲玲心里窝着一团火,想要发泄出来,可她还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动怒,这让她憋得难受死了。

    和沈家联姻的事情,还用的上陈雨茉,至少现在,还不能发火。

    即使知道儿子做了多么荒唐又丢脸的事情,也远不如亲眼看到陈沐云和陈雨茉并排着下楼,所带来的震撼大。

    这山崩地裂的视觉画面,迫使邓玲玲不得不扶着餐桌,才没有像多年前那样瘫软了身子。

    不过很快,邓玲玲就将面上的诧异收了回去,招呼两兄妹过来吃饭。

    “睡醒了?”邓玲玲笑呵呵地看着不知道是陈沐云还是陈雨茉。

    陈雨茉总感觉邓玲玲是在跟陈沐云说话,因为邓玲玲从来不会这么亲切地同她说话,更何况她和邓林玲,昨天才刚刚有了嫌隙。

    她让邓玲玲在陈沐云那里吃瘪了,邓玲玲肯定还在记恨她,不可能这么和善地跟她说话的。

    见陈雨茉没理她,邓玲玲也不气恼,她刻意寒暄道,“好久没有一起吃早饭了。”

    邓玲玲本来还想多寒暄几句的,陈沐云对邓玲玲的作秀感到厌烦,直接打断了她的虚情假意。

    陈沐云直截了当道,“我和茉茉说过那件事情了,是下午过去吗?”

    陈沐云说话的时候,邓玲玲的眼睛有意无意地往陈雨茉身上瞟。

    见陈雨茉并没有表现的很抵触,心里的石头算是落地了。

    一大早,邓玲玲就接到了傅佳莹的电话,说他们家那个难搞的大儿子对联姻没有意见,全看陈家的意思。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他们家能有什么意见,高兴还来不及呢!

    “今天不用去了,只要茉茉同意,下午就可以去领证了。”

    “什么?”陈雨茉想过这种家族联姻的节奏很快,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这个速度显然也出乎了陈沐云的预料,他皱着眉思索了会儿,问。

    “怎么这么着急,他们家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哎,人家mama都跟我说了,她的身体有了点问题。具体什么问题没说啊,这种隐私人家也不会告诉我们的。所以想让儿子结婚冲喜,早点结婚,她的病也会好的更快一点。”

    “又不是古代,怎么还要结婚冲喜的?”陈沐云突然对这桩婚事不放心起来,“等茉茉想好了也不迟,不需要这么快做决定。”

    “等她做决定,哪还轮得到我们啊?”

    邓玲玲生怕到手的rou就这么飞走了,只好将过去的事情,在这个饭桌上都说了出来。

    “当年要不是沈孟丘被委派到X市时,你爸爸正好是市委书记,又在沈孟丘父亲落难时,保了沈孟丘。不然,你以为,按照沈孟丘如今的政治高度,你爸爸怎么还可能和他说上话。这次联姻也是,完全是人家念旧情,不然——”

    邓玲玲的话,陈沐云是听明白了,而且他预感到邓玲玲的下一句话就要开始说陈雨茉不好了。

    “那至少让他们下午见一面,茉茉喜欢的话,再谈后面的细节。”陈沐云看了眼还在吃饭,心思却不知道去了哪里的陈雨茉,“结婚毕竟不是过家家。”

    “还是沐云想的周到啊,所以mama想让你多来家里吃吃饭,陪mama聊聊天。”

    陈沐云没有接话,邓玲玲尴尬了也就一秒钟吧。

    用餐期间,邓玲玲离席了一段时间,等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敲定好下午的见面时间了。

    于是,陈雨茉下午就要见到可能是她未来老公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