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24篇

第24篇

    

23.指jian|馋她的身子(白晏川 微H)



    香蕉的香味比苹果浓郁了好几倍,闻起来很舒服。

    可陈雨茉没心情,她烦躁得很,恨不得白晏川立刻从她眼皮子底下消失。

    陈雨茉气的要骂人了,“我不要吃香蕉!”

    “陈雨茉,当年可是你急着扒我的裤子,把我骗上床的。”白晏川想起陈雨茉缠着他,要和他做的模样,至今都记忆犹新,“怎么?现在不想要了,就急着把我甩了?”

    当年确实是她先不要脸,在学校里就给他口,还把他哄到天台,在那里发生了他们的第一次。

    可是,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有必要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吗?

    “不是!”

    陈雨茉急于否认白晏川给她扣的这个「始乱终弃」的帽子,以至于她说话的时候声音特别大,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那你呢?你就问心无愧吗?你不喜欢我还睡我,睡了我也不肯公开我们的关系。难道因为是我先来招惹的你,你就可以高高在上地指责我吗?”

    说到这里,陈雨茉一直都是很委屈的,但她从未在白晏川这么直白地表达过,白晏川明显也愣了一下。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只知道,后来的他,喜欢陈雨茉喜欢的要命。

    但是,因为两个人已经习惯最初的相处模式了,所以他很少表达自己的爱意。

    这才让陈雨茉误会他一点都不喜欢他,所以才会一次次地闹分手。

    “初中的时候,你就睡眠不佳,三天两头做噩梦,白天趴在桌子上打个盹都能把自己哭醒了。要不是我一直陪着你,你现在怎么可能睡眠质量这么好?”

    在这点上,陈雨茉是没话说,在邓玲玲那里受过的虐待,在白晏川身边就不治而愈了。

    “怎么不说话了?心虚了?知道自己离不开我了?”

    说到这里,白晏川的心情愉悦了些,他拿起一直握在手心里的香蕉,举到陈雨茉跟前,“吃不吃?”

    “不吃,不吃!说了不吃还问!”

    陈雨茉气急败坏地按了呼叫铃,想要护士进来把这个不要脸的人赶走。

    偏偏过了五分钟了,白晏川的香蕉都吃完了,连个人影都没有。

    白晏川像是早就料到陈雨茉会这么做,他轻哼了一声,“门口的小护士是我的粉丝,我跟她说来看女朋友,还让她替我保密,现在应该在门口放风。”

    陈雨茉拿起枕头就往白晏川身上丢,“谁是你女朋友啊,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白晏川稳稳地接住了丢在他怀里的枕头,把头埋在枕心里,用鼻尖轻轻摩挲,像是在蹭过她的颈窝。

    陈雨茉的脖子没来由地一阵痒,她不自在地耸了耸肩,想要去把她的枕头拿回来。

    去抓枕头的小手,被白晏川紧紧地握在了手心里,无论陈雨茉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她放弃了挣脱,任由白晏川握在手里。

    “跟我回家好不好?”

    白晏川的语气忽然软了下来,像是春日里的暖阳,烤在人身上暖烘烘的。

    “不好。”陈雨茉倏尔抽回了手,指尖划过白晏川的下巴,留下了一道血丝。

    斩钉截铁的拒绝,刺痛了白晏川的神经,俊美的脸上露出苦涩的笑。

    陈雨茉不敢看,看了让人心疼,一心疼,她就心软了。

    白晏川咬紧了后槽牙,他的手再次伸进了被子里,像是在帮她揉腿,又像是在撩拨她。

    “白晏川,我们已经分手了。请你注意分寸!”

    手上的力道重了几分,不断向上游走,“该叫什么,嗯?”

    手指的侵略性极强,打了石膏的那条腿完全借不上力,陈雨茉不得不隔着被子按住了白晏川的手臂。

    「主人」两个字早就到嗓子眼了,又被陈雨茉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她咬着牙,哀求了一声,“不要这样。”

    他的手并没有因为陈雨茉的求饶而改变方向,手掌柔柔地按在她的耻骨上,手指则虚虚地抵在她那里。

    白晏川看着不听话的小狗,逼问道,“不要哪样?”

    陈雨茉咬着牙不说话。

    她的身体在白晏川的手掌轻轻地抚摸她的双腿时,就轻而易举地背叛了她。

    只要白晏川的手指再往里轻轻地按压,就可以感受到从内裤里溢出来的潮气,她湿了。

    “陈雨茉,你是不是有别的男人了?”

    白晏川冷不丁来了一句,让陈雨茉背脊发凉。

    可转念一想,即便和别的男人接过吻了,那也是和白晏川分手之后的事情。

    陈雨茉想为自己辩解点什么,又觉得没有必要。

    但陈雨茉的沉默,却让白晏川彻底误会了。

    白晏川忽然整个人都靠了过来,把陈雨茉压在了病床上,任她如何推拒都不为所动。

    手指不由分说地探进了她的内裤里,随便揉了几下就插了进去,没一会儿,就发出了噗叽噗叽的yin靡水声。

    陈雨茉轻喘了起来,身体上的愉悦让她对白晏川说不出重话。

    在不小心呻吟出声的时候,陈雨茉紧紧咬住了下唇。

    白晏川看着陈雨茉氤氲的双眸,眯了眯眼睛,“你让他cao你了?”

    白晏川的逼问,让陈雨茉清醒了一些,但她还是糊里糊涂地摇了摇头。

    “你是我的小狗,只有我可以cao你。”

    要不是因为陈雨茉还打着石膏不方便,白晏川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

    白晏川太了解她的敏感点了,每一下都让陈雨茉像是飘在云端,下身酸酸涨涨的感觉,弥补了分开之后没有性生活的缺憾。

    在白晏川吻上她的时候,陈雨茉夹着他的手指,浑身筋挛,高潮着发抖。

    白晏川还在动情地亲吻她,而陈雨茉已经爽完了,她撇开了头躲过了白晏川的亲吻。

    在他一脸迷茫的无声询问里,陈雨茉轻喘着问道,“你是不是馋我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