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22篇

第22篇

    

21.性冲动|铁石心肠



    陈雨茉的话让沈译瑾惊愕了一瞬。

    沈译瑾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确实对她产生了性冲动。

    这种从小到大被压抑的原始欲望,从来都是放不上台面的。

    今天,他已经不知道勃起了多少次了,这很反常。

    看着沈译谨对着相机若有所思,陈雨茉等不了了,她催促道,“可以拍了吗?”

    沈译谨没有刻意不去看陈雨茉的裸体,因为他就算想避开,也是无法规避的,只能放平心态。

    陈雨茉的皮肤白而通透,rufang圆润而饱满,还有马甲线,看起来是一种很健康的体态美。

    乳尖不知道是被他揉过,还是冻的,硬挺挺的凸起。

    即便如此,整个rufang的形状还是很美满,有一种充满希望和能量的感觉。

    手指上还残留着她的温度。

    沈译瑾将大拇指和食指的指肚贴合在一起,搓了搓,仿佛在感受指肚的余温。

    纤细的腰肢处左右各有一次凹陷,但还是能看到一丝小rourou。

    陈雨茉并没有追求那种极致完美的体态,这让她的裸体看起来很真实,很生动。

    双腿间的那处,只有一些稀疏柔软的绒毛,像是少女一般,让人想要靠近,想要一亲芳泽。

    沈译瑾捏紧了手里的相机,努力构思整张照片的布局,这让他看起来像是一直在盯着陈雨茉的裸体。

    “看够了吗?”陈雨茉没想到他还不开始拍,“你这眼神,会让我以为你长这么大,没看过女人的裸体——”

    “站到这两棵槐树中间来。”沈译谨打断了她的出言不逊。

    她说的是事实,谁都以为,沈译瑾这样的成长背景是绝对不会缺女人的。

    可惜,事实确是完全相反。

    小时候,但凡关系好点的女生,傅佳莹都会以耽误学习为名义,不让他和女同学进一步往来。

    长大后,经历了保姆事件后,不用傅佳莹提醒,沈译瑾深刻地体会到了女人这种生物的可怕,对女人有了抵触情绪。

    如果遇见了有好感的女生,沈译瑾都会刻意保持距离,不让自己有犯错的机会。

    唯独叶望舒,以一种小白兔的姿态出现在了沈译瑾身边,那种人畜无害的模样让他放松了警惕。

    沈译瑾站在原地等着陈雨茉,并没有催促她。

    陈雨茉走到沈译谨说的位置,两棵槐树中间的位置,站定。

    在正式开拍前,陈雨茉再次叮嘱他,“不要拍到我的正脸。”

    沈译瑾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为什么?”

    “反正不要拍到,你不要问这么多。”

    陈雨茉捏着枯树叶的叶柄,遮住了她的半张脸,她搓了搓手臂,又念叨了一遍,“好冷,你拍快点。”

    沈译谨迅速进入了状态,他连续按了几下快门,并迅速确认了人物和景色的光线是否相融。

    随后,他对陈雨茉单手比了一个“OK”,说明整体是还不错的。

    陈雨茉也不扭捏了,她站着、躺着、坐着,在自由发挥的基础上,沈译瑾又帮她想了好几个不错的pose。

    陈雨茉本来就是模特,后来做裸体模特后,无非是利用身体的优势,做一些和自然融合的艺术照。

    拍照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就像是吃饭一样容易,只不过,拍裸体艺术照的时候,更多的是要克服心理上的障碍。

    每次,陈雨茉的裸体艺术照被更多的人认可,她对裸体这件事情的阴影就少一些。

    她这么做,就像是在说服当年的小女孩,即使不穿衣服,也可以是艺术,不要因此否定自己。

    又连续拍了好几张,陈雨茉还想再换个地方,大片灰色的云,就从不远处飘到他们的正上方了。

    拍摄条件变化太快,已经不适合继续拍摄了,两个人有默契地做着结束拍摄的准备工作。

    沈译瑾正在翻看相机里的成片,陈雨茉有点不确定成片质量,她抱着胳膊去捡放在地上的羽绒服。

    问了沈译瑾一句,“拍的怎么样?”

    沈译瑾没有马上回答她,好或者不好。

    陈雨茉还没来得及穿衣服,捧着羽绒服,就凑了过去。

    陈雨茉站在沈译瑾身旁,冻得直跺脚,直哆嗦。

    她一边穿衣服,一边把头钻到沈译瑾的脑袋下面,抢着要去看拍好的照片。

    “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拍摄的风格和之前的不太一样?”

    之前看古天鹏的作品,总是给她一种向阳而生的希望感,这也是她约古天鹏拍摄的初衷。

    而今天拍的这些,明明天气不错,人也很美,但还是有一种破碎感。

    沈译瑾看她的时候,眼神和之前有点不同,他问,“你喜欢哪个风格?”

    “我啊?”陈雨茉认真思考了一瞬,“可以说真话吗?”

    陈雨茉没看错的话,沈译谨轻笑了一声,像是有点看不起她。

    陈雨茉知道摄影师都是很高傲的,她试图为自己辩解。

    “不是,这个风格实在差的太多了,简直就像是两个不同的人拍的。”

    “你这个呢,只能说比较特别,但应该也会有人很喜欢。比如,我就觉得还不错,但关注我的人可能会吓一跳。”

    沈译谨把相机上的镜头拆下来,和相机一起装了起来,随口一问,“你平常把这些照片发在哪个平台?”

    “就我联系你的那个啊…”陈雨茉一副你在说什么啊的表情,“你不是都看过了我的照片,才同意给我拍的吗?”

    沈译瑾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在拍摄的时候,我已经尽可能避开你的正脸了,但如果是认识你的人,其实还是可以猜出是谁的。”

    “你想说什么?你是想说做裸体艺术模特很丢人吗?”陈雨茉轻蔑地哼了一声,和沈译谨拉开了距离,“不敢相信,你一边给裸体模特拍照赚钱,一边还看不起裸体模特。”

    陈雨茉掏出手机给古天鹏转了事先说好的拍摄费,就把手机揣兜里了。

    “钱转给你了,你看看。”

    沈译谨没有办法当着陈雨茉的面去做这件事情,他根本没有陈雨茉的微信,钱一定是转给周昆了。

    见沈译谨没有要查看手机的动作,陈雨茉也懒得计较,反正她还会再来山顶拍一次,但不会找这个古天鹏了。

    虽然拍的是不错,但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真的是又当又立!

    “我打车回去,先走了,谢谢古老师。”

    “下山路不好走,我跟你一起。”

    “不用了!我不喜欢和像你这种假惺惺的人一起走。”

    沈译谨还来不及说点什么,陈雨茉就自顾自地下山了。

    跌跌撞撞走了才没几步,陈雨茉就被兜住脚踝的长羽绒服绊住,摔了一跤。

    这一跤,摔了个狗吃屎不说,还差点滚下山坡去,手都被划伤了。

    真晦气。

    沈译谨从陈雨茉身边经过时,连余光都没有看她。

    陈雨茉急着叫住了他,“诶!我的腿好痛,你背我下去吧!”

    闻言,沈译谨下山的脚步停住了,这是第一次有个人对他大呼小叫的,还试图使唤他。

    沈译瑾最后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屎壳郎运粪球,“抱歉,我帮不了你。”

    “有需要的话,我叫人来帮你。”

    靠!

    妈的这个男人的心,是石头做的吧,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