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20篇

第20篇

    

19.难言之隐|你能摸摸我吗?



    陈雨茉背对着沈译瑾忙活得鼻尖都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仍然没有把卡进拉链卡槽里的布料拉出来。

    为了这次拍摄,陈雨茉刚做了墨绿色延长甲,真的是,太耽误事了。

    现在的她,简直像个美丽的废物,连把拉链卡扣里卡住的布料挖出来都束手无策。

    拉不下去也就算了,就连陈雨茉想往上拉回去,拉链都纹丝不动的,是彻底卡死了。

    “要帮忙吗?”

    身后是脚踩在层层叠叠的树叶上发出的沙沙声,他离得越来越近了。

    沙沙声绕了一圈,很快,陈雨茉的“不”字还没说出口,她就在眼皮子底下看见了一双灰色的休闲鞋。

    雪白的乳rou呼之欲出,乳尖的粉红傲然挺立,若隐若现,甚是撩人。

    “要我帮你吗?”沈译瑾又问了一遍。

    这次的声音明显没那么沉稳了,有了波动,像是在嗓子里夹了一片树叶,声音的气流穿过时,都会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陈雨茉掀起眼皮看了沈译瑾一眼,他此刻也在看她,没有看多余的地方,这让她警惕的心放下了点。

    沈译瑾似乎比她还要不自在一些,一点都不像是拍了好几个裸体模特的样子。

    这让陈雨茉稍稍放松了一些,不是只有她在故作镇定。

    她又低下头试着往下拉了拉,确定拉链真的拉不动了,才再次抬起头,看着沈译瑾。

    老实交代,“卡住了,拉不动。”

    沈译瑾的喉结不自觉地滚了滚,他的视线从拉链上收了回来,回到这张略带攻击性的脸上。

    陈雨茉在车里的抱怨和质问还声声在耳,沈译瑾不敢贸然帮忙。

    他最后又确认了一遍,“要我帮你吗?”

    这距离还是有点过于近了,像是随时就要拥抱在一起,陈雨茉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这让她的嗓子有点干。

    她抿了抿嘴唇,没说话,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

    得到了陈雨茉的许可,沈译瑾开始对她“动手动脚”了。

    陈雨茉再次注意到了他的手指,沈译瑾的手,是她很喜欢的类型,比白晏川的还要好看点。

    手指看起来很白,像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骨节分明,有硬度,却又很灵活。

    陈雨茉越来越不觉得,他像是个摄影师了,可他确实有表现了一定的专业性,这让陈雨茉有点捉摸不透。

    拉链的位置卡得很刁钻,沈译瑾先是尝试了几个角度,都没有把卡住的布料从拉链的卡扣里拉出来,他不得不凑近了些。

    起初,陈雨茉还有点不自然,在他凑近的瞬间,不自觉地向后轻轻地后退了一小步。

    沈译瑾跟着她的脚步向前移动了瞬,单手搂了一下她的纤腰,说,“别动。”

    陈雨茉像是被按下了关机键,真的就不动了。

    她好像对命令式的语言无法抗拒,她喜欢被人掌控,喜欢这种,自己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失控感。

    见陈雨茉不动了,沈译瑾才收回了贴在她腰后的手掌。

    天空的颜色开始蒙上了一层浅灰色,变得没有那么澄澈了。

    再拖下去,恐怕真的要颗粒无收了,得快点把这个该死的拉链解开。

    陈雨茉使劲拽了几下,还是没拽开,她不再挣扎了,“你来吧。”

    沈译瑾这次几乎是将脸凑近拉链上了,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了陈雨茉的胸口,一阵麻又一阵痒。

    她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生怕打扰到专注于帮她解开拉链的男人。

    他的头发上有洗发露的味道,像是刚洗过头出来的,香喷喷的,陈雨茉忍不住凑近闻了闻。

    “呲——”

    陈雨茉还未来及靠近他,拉链就滑动了起来。

    等她回过神来,沈译瑾已经半跪在地上了,整个的拉链都被他拉开了。

    陈雨茉下意识地并拢了腿,拉过羽绒服的两边,重新把自己裹紧,像是生怕被他看了去。

    沈译瑾注意到了陈雨茉一系列不自然的动作,他站了起来,回过身去拿放在树底下的相机。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哦。”

    都到这个份上了,不脱不合适了。

    陈雨茉先是把鞋子脱了,垫着脚尖把鞋子整整齐齐地摆放好,又把内裤顺着两条腿脱下来,放在了羽绒服的侧兜里。

    最后,陈雨茉脱下了羽绒服,捧在了怀里,转了过来。

    有了车上出格的举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沈译谨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的眼睛往陈雨茉那边看。

    可地方就这么点大,即使不是故意去盯着看,当陈雨茉完整地脱下羽绒服,露出光滑的脊背和比水蜜桃还要饱满的臀部时,沈译谨被她修长笔直的双腿吸引住了。

    陈雨茉不像是那些女演员,为了维持完美的荧幕形象,现实中其实都瘦的不像样了。

    她身上的rou,都听话地长在了该长的地方。

    这让陈雨茉看起来,生命力旺盛,精力充沛,充满健康的美感。

    凹凸有致的身材,配上她那无辜清澈的双眸,在这森林里,宛如误入人间的仙子,美得让人心颤。

    察觉到了身体的主人即将转过身来,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沈译谨却像是做了亏心事似的低下了头,煞有其事地检查起了抓拍的几张背影照片。

    看到沈译谨并没有在看她,陈雨茉松了一口气,她紧紧捏着羽绒,捧在胸前,试探着问,“要不,先拍点背影?”

    听到陈雨茉说话,沈译谨这才从相机显示屏里抬起头来,目不斜视地看着她说,“现在光线正好,过会儿可能就变天了。”

    陈雨茉抬头看了看,不远处已经有了大块的乌云,以她的经验来看,应该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左右就要飘过来了,可能还会下雨。

    该来的总要来的,改看的也总得看。

    陈雨茉提醒沈译瑾,“那拍摄的时候,一定不要带到我的正脸,我还没有曝光过的。”

    沈译瑾再次看了她一眼,“我会挑合适的角度。”

    陈雨茉不安地搓了搓胳膊,指肚都捏白了,还是下不了决心。

    她发誓,以后再也不找男摄影师了,这也太难放开了。

    放不开,就会影响拍状态。

    但凡陈雨茉对自己有一点不自信,她的身体就无法打开。

    僵硬的身体,无论如何都是缺少美感的,她要把自己想象成一棵没有感情的树,才能稍微自在一些。

    赤裸着身体站在阳台罚站的陈雨茉,就是通过这些臆想,熬过了羞耻心的折磨,逃过了自我侮辱与诋毁。

    即便她什么也不穿,她都是干净的,脏的是意yin她的人,和让她脱光的坏女人。

    即便这么想,但陈雨茉还是说服不了自己,太难受了,她有点想哭了。

    沈译谨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可陈雨茉依旧抓着她那件羽绒服不放,一点都没有要配合的意思。

    沈译谨看了下腕表上的时间,他们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

    就当沈译瑾想要放弃的瞬间,陈雨茉微红着眼眶看着他,咬了咬唇。

    她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有点紧张,你能,摸摸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