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14篇

第14篇

    

13.念念不忘



    和一个刚认识的陌生男人坐在同一辆车里,还是让陈雨茉感觉不是很舒服。

    流线型跑车本身就足够吸睛了,里面坐的人简直比这sao气的跑车要吸睛一百倍,让人看过一眼就无法忘记他俊朗的容貌。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给她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她不喜欢在这个逼仄的空间里有这种感觉。

    陈雨茉把这种奇怪的心里触感归结于太久没有接触男人了,但凡她的生活中多点异性,也不至于在这个简单的社交场合难以应付。

    羽绒服实在是太热了,偏偏椅子又很挤,安全带几乎是将她裹在了发热的椅子上,她像是一个煮熟了的地瓜,整个人又烫又红。

    没有经过男人的同意,陈雨茉再次下调了车内的温度,还时不时看一眼手机里的导航,确认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男人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动机,开车的间隙还分心开了她一眼,“热吗?”

    陈雨茉并不想和他有过多的除了拍摄以外的聊天,她鬼使神差地伸手进了羽绒服的口袋里,用力往里掏了掏,把刚摘下来的戒指重新套在了中指上。

    这是白晏川送给她的戒指,白晏川一个,陈雨茉一个,是情侣对戒。

    陈雨茉看着右手中指上的戒指发了会儿呆,又转头看向窗外,没有回答男人的问题。

    她又陷入了久违的沉思,这是一种陈雨茉极力想要抽离的状态。

    她不喜欢在分手后还一直想起白晏川,可她做不到,她又想他了。

    “男人会对前女友念念不忘吗?”

    陈雨茉冷不丁地对着车窗吐出了一句话,她并没有看他,但确确实实是在问他。

    前女友?

    沈译瑾确实有一个前女友,而且刚分手没多久。

    他接触过几个女生,真正谈过的女朋友只有一个。

    女孩叫叶望舒,是一个很保守的女孩子,保守到连接吻都不同意,她说这都是结婚后才能做的事情。

    沈译瑾喜欢她,自然也就都顺着她,她不同意的事情,那就不做。

    但他不做,自然有人会去做。

    眼看肚子越来越大,纸包不住火了,叶望舒才眼泪汪汪地向沈译瑾坦白。

    她不仅出轨了,还怀孕了。

    “译瑾,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可我太害怕了,我好怕你睡了我就不喜欢我了,好怕好怕!”

    叶望舒哭的很动人,眼角滑落的泪更是让人心疼,仿佛她才是被欺侮的那一方,而错的是别人。

    沈译瑾第一次冷着眼看着她,那无情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块腐烂的rou,无可救药了。

    沈译瑾没有问孩子是谁的,这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无论这孩子是谁的,都不可能是他的。

    长久的沉默,比难听的骂声还让叶望舒难熬。

    为了不和沈译瑾发生关系,每个夜晚,叶望舒都要幻想被沈译瑾压在身下狠狠cao干,才能在泄身后睡个好觉。

    压抑与苦楚伴随着她,没有满足的欲望像是一个从山坡上滑落的雪球,不需要任何动力,从山顶滑落到山脚下时,已经滚成一个大雪球了。

    叶望舒就是在欲望堆积如山的夜晚,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做了,那个男人骗她说戴套了,她为了不让事情败露,也就没有计较。

    没想到,她怀孕了。

    “译瑾,原谅我好不好?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也喜欢我的,对不对?”

    叶望舒知道沈译瑾喜欢她,不然他不会在什么场合都带着她,不顾家里的反对也要光明正大地把她带在身边,叶望舒知道自己在沈译瑾的心里是不同的。

    “我这就去把这个孩子打掉,医生说流产手术结束后一个月就可以做了,我和你做,好不好?”

    沈译瑾依旧是不为所动,眼前的叶望舒对他来说完全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了。

    那个连拉一下手都会脸红的女人,此刻,正情绪激动地跪在他跟前,手忙脚乱地想要拉开他的裤子拉链,为他做点什么赎罪。

    仿佛只要他能射出来了,也就能原谅她了。

    沈译瑾在她跪下的那一瞬间,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了,他后退了一步,按住了她的手。

    “你也是这样给那个男人口的吗?”

    叶望舒像是突然聋了一样,哑得说不出话来。

    下一秒,她就大叫起来,“我没有,我没有给他口的,没有的!”

    叶望舒还跪在原地喋喋不休地想要为自己辩解,她很委屈。

    她早就不是处女了,但为沈译瑾,她压抑自己的欲望,守身如玉了这么久,就因为在酒吧里多喝了一杯酒,她才放松了警惕。

    难言的寂寞,让别的男人有了可趁之机,“一定是那杯酒,那杯酒有问题,我被人下药了。”

    这个推断让叶望舒理直气壮起来,“他趁我睡着的时候强jian了我,译瑾,我是被强jian的!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是无辜的,呜呜呜….”

    沈译瑾并不是不想相信叶望舒,他给了叶望舒一次机会,陪她去报警。

    很快,沈译瑾就拿到了当天的录像和那个男人的资料,那是一个白人。

    即使光线很差,也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叶望舒在意识还算清醒的情形下,和白人坐在卡座里热吻,随后紧贴着燥热的身体,被男人带到了卫生间里。

    他们是在卫生间里做的,并不是所谓的强jian,这个真相刺痛了沈译瑾。

    曾经在心里那么宝贝的女孩子,竟然在卫生间里,就随随便便地和别人做了。

    沈译瑾在看清一切的当下,就和叶望舒提了分手,无论叶望舒怎么哭闹,他都没有心软。

    但是,沈译瑾还是帮叶望舒安排了医院,还有专人负责叶望舒的饮食起居。

    流产手术结束后,叶望舒还奢望沈译瑾会不计前嫌地来看望她,可他没有,沈译瑾没有再出现过了。

    说没有失望是假的,但叶望舒还是没有灰心,因为沈译瑾给她发了消息,让她好好休息,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这让叶望舒误以为,事情还有转机。

    这件事情,再一次印证了一句话。

    那就是傅佳莹从小教导沈译瑾的,女人都是骗子,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她们有些是用身体骗你,有些是用漂亮的话语来骗你,有些,则是来骗取你的同情心。

    而坐在沈译瑾身边的这个女人,漂亮的像是毒蝎子。

    明明知道有毒,还是会有人前仆后继地想要一亲芳泽,是大部分男人都会喜欢的类型。

    被伤透了心的沈译瑾,忽然对她产生了一点兴趣。

    ————————

    本来不打算写了,所以也没囤稿。

    之后的更新节奏尽量保证一日一更

    如果状态好,会多更一点

    PS:哥哥真的是横空出世

    刚开始写简介的时候还不知道会有哥哥这么号人物(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