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13篇

第13篇

    

12.哥哥(微H)



    即使是躺在陈沐云厚实的臂弯里,陈雨茉还是做噩梦了。

    梦里,一个头上布满蛆虫的厉鬼,尖利的爪子深深地扎进她的大腿内侧,鲜血顺着大腿根一路滑落。

    这还不算,厉鬼还挣扎着想要把它狰狞的发臭发烂的头,和布满尖刺的脑袋探进她的下体里。

    下腹一阵没来由的痉挛,被邓玲玲用手指捅过的地方隐隐作痛,陈雨茉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慌张地胡乱抓着周遭的什么东西。

    抽搐不已的陈雨茉再次被人抱进了一个温暖的臂弯了,有人在拍着背哄她,还在轻声安抚她。

    即便如此,陈雨茉的抽搐并没有明显的好转,陈沐云轻抚着她的背,从脖子一路按摩到腰椎。

    梦里,一阵和煦的微风,忽然把厉鬼吹成了一层浮灰,都不需要用力,就被吹散了,飘远了。

    陈雨茉舒服地转了个身子,扑进了陈沐云的怀里,下面有什么东西硌的难受,她也没管,依旧是拼了命地往陈沐云的怀里拱。

    脸上有了粘腻的触感,像是有人在亲吻她,这种感觉很舒服,陈雨茉忍不住哼哼了两声。

    下面的东西硌着她的东西就开始顶着她了,湿热的感觉大部分都在脸上,头顶偶尔传来难以忍耐的粗重喘息声。

    当时湿热的触觉流连在她的唇瓣时,陈雨茉微合的唇瓣粘连的地方轻轻分开了,她闭着眼睛伸出舌头时,能明显感觉到抱着她的人,僵住了一瞬。

    陈沐云还以为她还在睡觉,他不知道陈雨茉已经醒了,更不知道陈雨茉是在什么时候醒的。

    陈雨茉才不管陈沐云在想什么呢,她固执地要和陈沐云亲吻,还探下手去想要抓住那顶着她的东西。

    可她的手还没来得及触碰到什么,就被陈沐云抓在了手里。

    陈雨茉还来不及嗔怪陈沐云的小气,就被陈沐云压在了身下,这个姿势她在邓玲玲给她的视频里看到过,她知道这个姿势是要干什么的姿势了。

    可她不怕,一点都不怕。

    比岩浆还要炙热耀眼的吻,猛烈得几乎要将陈雨茉的呼吸掠夺殆尽,舌根都快被陈沐云吸到嘴巴里去。

    一种让陈雨茉过电的感觉蔓延全身,下身如同触电般漫出湿润的液体,她不自觉地打开双腿,像视频里的女人一样把腿缠绕在陈沐云的腰身上。

    下体已经隔着布料紧紧贴合在一起了,陈沐云难耐地挺动着,guitou不经意地蹭过,都让陈雨茉为之发抖,她好像体会到这件事情的醉人之处了。

    她想要了。

    陈雨茉红着眼睛叫了一声,“哥哥…”

    陈沐云像是忽然被雷劈中那样,呆了几秒钟,又像是触电了一般迅速从让他几乎失控的娇嫩柔软上翻身下来。

    陈沐云重新从背后抱住了陈雨茉,暗哑着嗓子说,“睡吧。”

    虽然好像缺了点什么,但睡意再度来袭,陈雨茉很快又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陈沐云已经不在了,他给她发了消息,说要去参加比赛了,不能迟到。

    陈雨茉晃了晃还未清醒的脑袋,想起昨夜的荒唐事,才发现陈沐云昨天是特地留下来陪她的。

    昨日的梦,倏尔又钻进了她清醒的脑袋,这个厉鬼,即使是在白天,依旧要缠着她。

    陈雨茉在酸痛感中,用拇指扯开了内裤的松紧,低头检查了内裤的裆部。

    里面是湿透了液体干涸之后留下的痕迹,昨晚那种奇妙的感觉,像是一种神秘的力量,让陈雨茉对班级里的男生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她不再觉得男生是直线条的生物,她的视线会不经意地滑过他们的校服裤,因为她知道这里面有什么。

    这次以后,许是怕事情会败露到陈柏传那里,邓玲玲就没有再对陈雨茉做更过分的事情了,但邓玲玲还是喜欢拿陈雨茉出气。

    陈雨茉主动递交了住校申请,这次是先斩后奏,杀了个邓玲玲措手不及。

    邓玲玲黑着眼眶没处撒气,只好在送陈雨茉去学校之前,又随便找了个理由把陈雨茉骂了个狗血淋头,猪狗不如。

    和白晏川滚到同一张床上,并没有花费陈雨茉太多时间,她似乎忽然开窍了,知道男人喜欢什么了。

    在白晏川那里,陈雨茉找到了相似的疼痛感,白晏川在床上的那股狠劲让她痴迷,他是真的想cao死她。

    有时候,陈雨茉也想,要是真的就这么被cao死了,也蛮好。

    死了,就什么都不用管了,也不会痛了。

    所以,当白晏川说陈雨茉是他的小狗时,她一点也没有不舒服,她不抗拒还很喜欢。

    她终于不是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了,她有了自己的主人。

    曾经,陈雨茉是很愿意做白晏川的小狗的。

    陈雨茉在白晏川面前很听话,很粘人,现在回想起来,也真够可笑的。

    主人不喜欢小狗和别的男人说话,陈雨茉就真的不跟别的男人说话了。

    除了一定要说的话,陈雨茉绝对不会主动和别的男人说话,更不用说和一个陌生男人单独坐在同一辆车里了。

    唯一还能和陈雨茉说上话的男人,就是外卖员了。

    手是分了,习惯还没有完全戒掉。

    ——————————————

    谢谢宝贝的评论与猪猪,这篇小破文会继续写。

    不知道是1V1,还是NP,还是什么…

    没什么想法,写到哪儿算哪儿,野蛮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