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经典小说 - 婚戒(NPH)在线阅读 - 第12篇

第12篇

    

11.喜欢



    含在眼眶里的眼泪,这才从颤抖的眼睫中,无声滑落。

    少女的双腿保持着打开的姿势,她似乎都忘记了,只要轻轻地动一动腿弯,就可以将双腿并拢。

    大腿间的风光一览无余,陈沐云却没有多看一眼。

    他的心里像是被十公斤的棉花堵住了,毛毛糙糙的,憋得难受。

    邓玲玲嫌弃地看了陈雨茉一眼,淡定地站了起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走到陈沐云跟前。

    “沐云,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能回来吗?”

    初中开始,陈沐云就住校了,这是他第一次发现,母亲在对meimei做这种事情。

    就算从小就知道陈雨茉不是他的亲meimei,陈沐云对陈雨茉一直都有如兄长般的关爱。

    陈雨茉从小就很惹人怜爱,这让陈沐云很难和mama共情,比起哀怨的母亲,他似乎更在乎陈雨茉有没有被邓玲玲欺负。

    邓玲玲的所有抱怨,在陈沐云这里都得不到任何回馈。

    有一次,邓玲玲实在很生气,口不择言道,“你是不是也和你爸爸一样喜欢这个狐狸精?”

    “妈!你胡说什么?”

    那是陈沐云第一次吼她,也是邓玲玲第一次对一个小女孩产生了无边的恨意。

    陈沐云出去住校后,邓玲玲终于忍不住对陈雨茉动手了。

    骂人也好,打人也罢,就算是脱光了衣服在户外罚站,邓玲玲都说服自己说,这是陈雨茉应得的。

    可是,这次,她确实做的太过分了。

    但是,那又怎么样?

    要不是因为那个狐狸精勾引她老公,还处心积虑地生下这个女孩,陈柏传怎么可能对一个女人念念不忘。

    一个女人而已,只要没有孩子,邓玲玲一直都对陈柏传在外面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可他们偏偏要闹到她跟前来,还要闹出人命。

    这个孩子,无时无刻不在提醒邓玲玲,陈柏传根本就不爱她。

    陈柏传不爱就不爱吧,可陈沐云说到底还是她含辛茹苦,大出血生下来的儿子。

    从小宝贝到大的儿子,和陈柏传是不一样。

    无论陈沐云对邓玲玲如何冷淡,几多厌恶,邓玲玲对陈沐云还是无法说出太重的话来。

    “我这是日子过糊涂了,这都周五了,我还以为是周四呢——”

    邓玲玲像是完全忘记了客厅的沙发上还躺着一个下身赤裸的少女,她急着要去叫保姆过来,问问保姆晚饭准备了没有。

    陈沐云有想过,他上学之后陈雨茉的日子不会好过,但他从未想过自己的母亲能这么恶毒。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陈沐云又怎么会相信,平日里对什么人都七分笑容的母亲,会对一个小女孩做这么卑劣的事情。

    简直是比地狱里的恶魔还可怖!

    身姿挺拔的少年,越过了手足无措的母亲,最后停在了沙发旁边。

    他将身上的校服脱了下来,随手一丢,却刚好遮住了陈雨茉赤裸的下体。

    陈雨茉还以为陈沐云会问她点什么,可他没有,只是将她轻柔地抱了起来。

    温热的手掌触到她滑嫩的臀部时,他像是烫到了似的先缩了一下手,随即又怕陈雨茉掉下来,又重重地按了回去。

    站在原地的陈沐云,将校服的衣服拉过来,包住了陈雨茉的屁股,才缓步往楼梯口走。

    邓玲玲看到陈沐云抱着陈雨茉的样子,就像是透过遥远的回忆,看见陈柏传和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厮混。

    她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起来,“沐云,你这是在干什么?”

    “你不喜欢她对吗?”陈沐云停下了脚步,嘴角溢出一丝不屑的嘲讽,“我喜欢。”

    听到这三个字的邓玲玲,几乎是跌坐在了地上,她的天都要塌了。

    陈沐云没有理会邓玲玲在那里哭天喊地,冷冷地说了一句,“是你先欺人太甚的,如果不想让爸爸知道,你就老实点。”

    在陈沐云的怀里,陈雨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像是落在了柔软的毯子里。

    强大的刺激过后,陈雨茉很快昏睡了过去。

    她没有听到陈沐云说的“喜欢”,只隐约听到了比鬼还难听的叫声,像是一个有着莫大冤屈的女人在绝望地哭喊。

    陈雨茉睡了一个很长的觉,长到她以为自己是真的已经死了。

    晚上的饭,是陈沐云端上来给陈雨茉吃的。

    陈雨茉没胃口,吃了没多少,陈沐云就叫保姆端下去了。

    睡觉的时候,陈雨茉一直在发抖,整个人烫得像是100度的沸水,可是,量体温的时候又是正常的。

    陈沐云不敢让陈雨茉自己睡觉了,他抱着陈雨茉颤抖的身体说,“别怕,我陪你。”

    睡醒了,又吃了东西,身体似乎是又有了力量,陈雨茉没那么惊慌了。

    可她还是很不解,“她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

    邓玲玲一直将自己困在发现陈柏传出轨的那一天,从来没有走出来过。

    既然这么不喜欢那个女人,这么厌恶陈雨茉,邓玲玲又为何要为难自己,千方百计将陈雨茉接到身边来自己养。

    “你只需要知道,她这么做是不对的。”陈沐云不知道该怎么跟陈雨茉解释,只是说,“你什么也没有做错。”

    “那就是她欺负我了。”陈雨茉不依不挠道,“我要你给我洗澡,还要你陪我睡觉。”

    “你现在长大了,要自己洗澡了。”

    除了洗澡,陈沐云都可以答应。

    他对陈雨茉总是格外地纵容,在这点上,他确实像是陈柏传亲生的。

    陈雨茉想起邓玲玲一直说的话,尝试去理解陈沐云口中的“长大”两个字。

    “为什么?因为我发育了吗?”

    “你是女孩子,我是男孩子,我们是不一样的。”陈沐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刚进门时见到的画面…

    “所以你会对我做那件事吗?”陈雨茉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问,但她就是想问。

    “不会,我是你哥哥。”陈沐云说话的时候胸腔起伏了一瞬,并不明显。

    陈雨茉放弃了央求陈沐云给她洗澡,“那你陪我睡觉吧。”

    陈沐云没有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