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绑定魅魔系统后被cao坏了在线阅读 - 第7篇

第7篇

    “啊……毛笔插进来了……”苏夭夭的身子下意识地绷紧,后仰着用手撑着桌子,急促地喘息了一下。

    顾晏书的手扶在苏夭夭的腰上,另一只手将毛笔cao进更深处。

    xiaoxue贪婪地吸吮着进来的异物,苏夭夭被着和roubang截然不同的东西cao弄,尤其是那笔头的软毛,沾满了yin液顶弄着花xue内壁,带给她别样的快感。

    “老师……啊……”

    顾晏书用毛笔玩弄她的速度越快,苏夭夭便叫的越发娇媚,恨不得他更加毫不留情地玩弄她。

    “小声点,你是来练字的还是唱歌的?”这种情况下,顾晏书还提着练字的事,一板一眼的样子,然而毛笔却变着花样地在xue内捣弄,就像是在她xue里写字一样。

    “想要老师用大roubang教我……”虽然被他用毛笔cao的很舒服,但毛笔还是太细了,根本就不能像大roubang那样将她的整个xiaoxue全部填满。

    顾晏书丝毫没有理会她的请求,空余的手牢牢将她的手禁锢住,不让她渴望地去扒自己的裤子。

    不过苏夭夭可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手用不了,她就用脚去蹭他鼓囊的裤裆,顾晏书一时不备,自己肿胀的性器被一蹭,顿时忍不住地从喉咙里溢一声闷哼。

    “安分。”顾晏书沉着脸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手中的毛笔又是狠狠地一插。

    苏夭夭顿时眼眸都泛红了,“毛笔也舒服,但是太细了……老师的大roubangcao进来我就安分了……”

    顾晏书冷哼一声,“细?那就多塞几只。”说着他便又取过几只毛笔一同cao了进去。

    冰冷的笔杆不禁让苏夭夭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下一秒又沉溺在顾晏书又技巧的cao弄里。

    “老师为什么那么会……是不是cao过好多人?”苏夭夭虽然知道不可能,毕竟顾晏书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而现在他们都做到了这个份上他都还没有将他的性器cao进来,但他的技巧实在是太好了些,居然就用几只毛笔就把她cao的欲生欲死。

    顾晏书狠狠地捏了一把她胸前的乳rou,却难得地回答了她,“没有……”

    听到他这么说,苏夭夭心里对他的欲念更加重了。

    他们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学生,现在她却坐在他的办公桌上,用来写字的笔更是被他重重地插进xiaoxue里,一想到现在的场景,苏夭夭就忍不住地更加兴奋,xuerou更是紧紧配合着毛笔的cao弄。

    “老师好厉害。cao的我好舒服……我要每天都被老师cao弄……”苏夭夭毫不吝啬地夸奖,期待他能够继续满足他,如果能够把她觊觎已久的大roubangcao进来就更好了。

    顾晏书清泠的眼眸带着审视,“故意的?来找老师练字,结果是想让老师cao?”

    “不是的。”苏夭夭嘴硬,“我一开始的确是想让老师教我练字,但老师太帅了,我忍不住想要老师cao……”

    “你去请教别的老师也给他们这样cao?”顾晏书的语气变得重了些,连带着手下的动作也更重了。

    苏夭夭急忙摇头,“不是的,只给老师cao……老师拿大roubangcao我好不好?”

    “不要贪心。”

    不过可想而知,顾晏书现在愿意给她的就只有那几只毛笔,但在他的狠狠cao弄下,苏夭夭还是硬生生被几只毛笔给玩到了高潮。

    看着她流出来的大滩滴到地板上的yin液,顾晏书眼眸微动,又深插了几下后将毛笔全部拿了出来。

    见苏夭夭缠着他腰的腿又紧了紧,很是不满地看着他,他将她抱了下来,自己坐到椅子上,又将她放到腿上,将沾满她yin液的毛笔塞到她手中,“不是要练字吗?你的yin水就是墨。现在,好好练。”

    苏夭夭这下可真尝到什么叫做欲哭无泪、自己给自己挖坑、自讨苦吃了。

    她打着练字的旗号来勾引他,结果他是被她勾引到了,但一又始终不把roubangcao进来,二还一直提醒着她“练字”,这导致她的欲望一直被吊着得不到满足。

    “老师~”苏夭夭一边撒娇,一边借此主动磨蹭着他胯间的性器。

    顾晏又禁锢住她的腰,掐着她的下巴让她转过头看着桌子上的纸,“练字。”

    很好,果然是那个面冷心也冷的顾晏书。

    苏夭夭只能借着在他腿上的摩擦稍微缓解欲望,好在刚才已经高潮过一次了,也没有那么想要了。

    她被迫用沾满自己yin液的毛笔写字,黏糊糊的yin液被弄到纸上还不算,毛笔上的yin液写完了,顾晏书还要握着她的手,将毛笔再次插进xiaoxue重新沾满yin液。

    这让苏夭夭这个魅魔都感慨起顾晏书着实有些变态了。

    这样弄着弄着,苏夭夭又被激起满身欲望,她不可置信地看向顾晏书,“老师,你的roubang硬了这么久你怎么还忍得住,你还是男人吗?”

    苏夭夭这话说得顾晏书额角一跳,抿唇将她从自己腿上扯下来,在她渴求已久的目光中解开皮带,扯下裤子,露出那硬得炙热无比的粗大性器。

    顾晏书喉头滚动,语气再也不复之前的清冷,“舔。”

    虽然不是cao她,但得到他这话,苏夭夭已经很惊喜了,当即含住他的roubang,像是品味着美味佳肴一样含弄起来。

    事实上,对于魅魔来说,这也就是美味的食物。

    顾晏书修长白皙的手指此刻青筋毕露,手指紧紧地抓在桌角,清俊的脸上也浮现出薄红,看上去禁欲又性感。

    苏夭夭的舌尖在guitou的马眼处重重舔弄了一下,听见顾晏书倒吸一口气的声音,心里不禁得意了几分。

    然而下一秒苦果就来了。

    顾晏书按着她的脑袋,然后挺胯在她柔软的小嘴里狠狠cao弄,在苏夭夭快要感到窒息的时候才猛地抽出来想要射精。

    苏夭夭见状赶紧抓出roubang,将其射出来的jingye一分不少的全部吃下。然后又想将roubang含在嘴里。

    顾晏书眼眸晦暗,将roubang抽出,在她不甘的眼神中穿好了裤子,又恢复了往日的谪仙模样。

    “把衣服穿好。”他命令道。

    查询他对自己的好感值已经从百分之二十上涨到百分之五十后,苏夭夭不免有些惊讶。

    不过想到好感值初期上涨都比较容易,越到后面越难,这也就很正常了。

    知道顾晏书现在对自己已经算是有些喜欢了后,于是苏夭夭更加大着胆子追问他,“那以后我还可以找老师来练字吗?”

    “练字”这两个字,她是贴在他耳边说的,语气极为暧昧。

    顾晏书的耳朵不自觉地红了,神情却依然保持着冷淡,“可以……”

    苏夭夭朝他娇娇地笑,“那我下次还来办公室找老师~”

    看着她那张情潮未褪的脸,顾晏书的声音带着略微的沙哑,“来我家也可以。”

    说完他又很快地转过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