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绑定魅魔系统后被cao坏了在线阅读 - 第44篇

第44篇

    苏夭夭和塞尔伦斯做过之后,和他达成了一种默契,这也让她能在亚撒不在的时候不用怎么顾忌地和西泽接触。

    “阿芙莉娅……”

    西泽比她想象的还要纯情,她只是稍微一勾引,他脸就变得通红。

    苏夭夭又亲了他一下,“其实我还有一个名字。”

    她在他手心划了几下。

    “夭夭?”西泽觉得这个名字念出来很是亲昵。

    苏夭夭眉眼弯弯,笑的纯良乖巧,然而柔软的小手却不安分的伸进他的衣服里面。

    西泽脸红地阻止,眼里带着十足的羞涩,“不行……”

    “放心,在这里也没人会看到的。”她现在欲望上来才不会管那么多,更不会理会他的害羞阻止的动作。

    “不是因为这个……”西泽看着她的眼眸,含着情意和无奈。

    他混进这里是带着任务的,而无论是她作为魅魔的与人类对立的身份,还是她和亚撒的关系,他都不应该和她产生这样的纠葛才对。

    他一开始没有排斥她的靠近也不过是在思索着她在这里的身份是否有着利用空间。

    不过西泽现在则全然没有利用之类的想法了,甚至想着找机会离开的时候将她也带走。

    苏夭夭的尾巴从被她掀开的西泽的衣服里钻了进去,她现在很习惯她的魅魔身体,cao纵尾巴几乎都是下意识的行为了。

    西泽的roubang被她握住,从嘴里溢出一声急促的喘息,“唔……”

    “我想和你zuoai……”苏夭夭说的大胆直白,不禁让他脸红心跳都难以自已。

    事实上她更大胆的话都还没说出来呢。

    他们周围是大片大片的玫瑰花海,他们现在待的这里还是苏夭夭之前为了更好的赏花和休息特意安排人开辟的一块类似东方的亭子一样的休息区域。

    西泽一方面是维持了他现在的普通人类形象,另一方面也是对苏夭夭毫无招架之力。

    所以她很容易就强行将他压在了大理石地板上,身上单薄的裙子很容易就被她直接脱了下来,然后就开始扒着他的衣服。

    “夭夭……”西泽叫着这个他觉得更为亲昵的名字,眼神胡乱往旁边看,根本不太敢直接注视着她。

    余光看到的那团雪白更让他面红耳赤。

    苏夭夭将他偏着的脸掰正过来,还没等西泽回味她刚才摸着自己脸的小手的柔软触感,下一秒更柔软的东西就贴在了他的脸上。

    “唔……舔舔奶子……”苏夭夭将柔软的rufang送到他嘴边,嗓音带着蛊惑人心的娇媚。

    西泽觉得身上烫的要命,魅魔这种生物要是都像她这样,他甚至都会觉得整个世界的人都会成为魅魔族的裙下之臣的。

    就算心里再害羞,他还是本能的十分舍不得拒绝这样的诱惑,无师自通地含着她的rutou舔弄起来,还情不自禁的将手放到了rufang上面揉弄。

    “啊……舌头……舔的好舒服……”苏夭夭娇喘着,身子酥麻的几乎要直接瘫软在他身上。

    苏夭夭跨坐在他身上,微微扭着腰让roubang在腿心抽送,重重磨蹭着在xue口的嫩rou和花唇,“唔……你也动一动……”

    “好……”西泽深吸一口气,坚硬的性器抵着湿漉漉的xue口处有些青涩地往上顶弄,将roubangcao进去一小截。

    “唔……”他发出一声闷哼,感受到难以言喻的紧致的快感。

    苏夭夭扭动着身子上下起伏,配合着他的动作将roubang一点点吃进去。

    她忍不住加速起伏的动作,不断娇喘,“啊……吃到大roubang了……好舒服……”

    西泽身子紧绷,整个人像煮熟了的虾米一样,起先cao弄的动作还很青涩,后面很快变得越发熟练起来,像是找到了某种窍门一样掐着她的腰疯狂地往上耸动,“唔……夭夭……你好软……夹的好爽……”

    “啊……顶到了……好爽……”苏夭夭一开始还能配合着上下起伏,到后来都只能半趴在他身上,任由他向上cao弄了。

    不得不说这样的姿势真的能cao的很深,整根roubang每每全部没入xiaoxue,而这样被全部填满xiaoxue的感觉实在是太让她满足了。

    西泽一边狠狠地cao弄她,一边克制不住心中的情愫问道:“夭夭,你想跟我离开这里吗?”

    他能感受到她虽然天生是魅魔这种黑暗生物,但她那么纯真乖巧,和血族、巫妖等是不同的,而且那个亚撒虽然对她不错,但西泽觉得亚撒只不过是把她当玩物罢了,她应该不会因此产生感情而对这里留恋吧。

    “离开?怎么离开?而且你为什么突然这么说……”苏夭夭有些惊讶,他似乎想要跟她坦白一部分事情,他就不怕她转头就告诉亚撒吗?

    西泽亲吻着她,“有些事情我不想瞒着你了,但这些事情很重要,答应我不要告诉其他人,好吗?”

    苏夭夭也回吻他,用手摸着他俊秀的极其有少年感的脸,“嗯,我答应你。”

    其实她多少也有一些猜测,不过就像她答应他的一样,她当然不会告诉其他人,毕竟还要攻略其她人的话,她也肯定是要从这里离开的。

    但西泽却没有立即跟她解释,他感受到她对于离开这里并没有多大的排斥,这在他看来也意味着她是很喜欢他的。

    他感觉心口发热,心里甜蜜极了,下身的动作越发迅速,roubang狠狠地cao进zigong,没有太多技巧,只是简单的不断顶撞,却因为他强有力的冲击,而让苏夭夭感觉脑海里仿佛有一团团烟花猛烈的炸开,一瞬间她仿佛失去了处快感以外的所有感觉。

    “啊……啊……”xiaoxue在快速收缩之后猛地喷出一大股yin水,苏夭夭彻底瘫软在他的身上。

    西泽也红着眼粗喘着将jingye全部射了进去,“夭夭……喜欢吗?”

    她感受着他胸膛剧烈的心跳声,心中微微触动,在他心口的位置吻了吻,“喜欢……”

    对于魅魔来说,没有比被大roubang猛烈地cao弄后又吃到这么浓稠的高质量的jingye更喜欢、更开心的了。

    在缓了一会儿后,西泽打算继续之前的话题,告诉她一些他能够告诉她的事情。

    但苏夭夭明显又有了新兴致,“等等,我们去那边说。”

    她拉着他来到秋千处,让他坐上秋千,自己则背对着坐在他身上,将roubang从后面吃进xiaoxue。

    “唔……”西泽有些无奈,觉得她有些折腾他,他初尝性爱的滋味,只觉得对她的身子怎么也要不够,但这里毕竟不太适合太明目张胆地zuoai,所以他才想着赶快完成任务带她离开,然后他一定要将她要个够。

    只是,如今这样的姿势,他的性器硬的不能再硬,那里还能够忍住不cao她而是跟她说事情?

    苏夭夭笑的又单纯又乖巧,她才不会承认她是故意的呢。

    西泽抓着秋千旁边的绳子,防止因为秋千的晃动让他们两人掉下去。

    苏夭夭想用脚蹬一下地面,让秋千晃动起来,但又因为现在这种姿势导致他的腿离地面有一小段距离。

    “我要玩秋千……”她朝着西泽撒娇。

    西泽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不会是像他想的那样吧?

    “唔……夭夭……”西泽一边控制着秋千的动作,一边紧紧单手抱着她,喉咙里发出一声声低喘。

    在秋千不断晃动的同时,他都不需要怎么挺腰,粗大的性器就会随着惯性狠狠地cao进xiaoxue,这样带来的刺激感比正常zuoai要强烈好几倍。

    “啊……好刺激……大roubangcao的好舒服……还有rutou……啊……”

    苏夭夭紧紧抓着秋千两侧的绳子,不仅xiaoxue被狠狠地cao弄,裸露在外面的rufang也因为秋千晃动而带来的风流而导致rutou高高硬起,造成了别样的刺激。

    “夭夭……你好会……”西泽喟叹一声,轻吻她的发丝,相比他的青涩,她显然是极致享乐者,有着各种方式满足她的欲望,也同时让cao弄她的人欲罢不能……

    苏夭夭爽得仰着头,小嘴微张,用进各种高低起伏的声音娇喘起来,好在她还想的起来重要的事,“不是要……告诉我一些事情……快说啊……”

    这毕竟是关系到这个世界的剧情的,和zuoai同样重要。

    西泽眼眸泛红,手上青筋暴起,险些被她勾着忘记了这件事,但他还有着一些理智,放慢了晃动秋千的速度,喘着气开口,“我其实是带着目的来到这里的。”

    “你的目标是亚撒?”

    “对,你会站在他那边还是我这边?”

    “你要杀死他吗?”苏夭夭多少还是对亚撒有一些感情的。

    “不,相信我绝对不会杀死他,我只是要让他受伤而已。”西泽听出她的担忧后向她保证。

    西泽简单的讲述了一下他来这里的目的。

    简单来说就是血族中亚撒的仇家和猎人工会做了某种交易,并和圣光教廷搭上线,想让他们重伤甚至杀死亚撒,从而在血族占据更多的势力和地位。

    对这种血族中的内jian,人族自然是喜欢的,但人族并不会真的就帮他们杀死亚撒,先不说这个很困难,而且如果只是让亚撒受伤,然后再故意暴露出和内jian的勾结,从而让他们进一步内斗显然能获得的利益更大。

    所以西泽就是在那位内jian以及圣光教廷、猎人公会等多方势力的帮助下混进了这里,并且即将开始下一步的计划。

    西泽又一次将性器往xiaoxue深处一顶,激烈的动作和粗喘暴露他心里复杂的激烈的情绪。

    “夭夭……你虽然是魅魔,但你体内同样有人类血脉……我不说让你站在人族这方,我只希望你能够和我离开,我会永远对你好的……”

    西泽说这些并不是要让她帮助自己或者别的什么,只是他自认为他们已经互相表明了心意,他不想将这些事情瞒着她。

    况且告诉她这些也是为了让她到时候和自己离开。

    “所以……你到时候愿意和我一起离开吗?”他此时心跳如鼓点,十分紧张。

    苏夭夭正愁找不到一个离开这里的机会,面对他的邀请自然没有拒绝,“好……”

    “谢谢……”西泽嘴里自然而然的突出这两个字,随后将汹涌的情感化为了最猛烈的cao弄。

    苏夭夭在秋千荡到最高处时被他猛地顶弄给直接cao到了高潮,“啊……到了……”

    “夭夭……”他在射出来的同时又满含情愫地叫出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