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绑定魅魔系统后被cao坏了在线阅读 - 第42篇

第42篇

    “啊……”

    xiaoxue刚cao吞下大guitou,苏夭夭就爽的不能自已,仰着头止不住地娇喘。

    终于吃到roubang的她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就满足,继续扭着腰往roubang上坐。

    亚撒这次没有再阻止她,大掌狠狠抓着她的rufang玩弄。

    “唔……奶子好舒服……啊……不要掐rutou……”

    被突然狠狠地掐了一下rutou的苏夭夭身子一颤,粗大坚硬的狰狞的roubang直接全部被xiaoxue吞吃了进去,roubang冲开那层膜时,作为魅魔,她完全只有更强烈的爽感,甚至身后的翅膀都微微颤栗的扇动起来。

    苏夭夭的身子绷紧,脚趾蜷缩起来,娇喘道:“啊……全吃进来了……好满足……”

    她的手撑在亚撒的肩上,上下起伏的吞吐roubang,晃动的rufang被他揉捏出各种形状。

    亚撒红眸里欲色翻滚,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嘴里的尖牙慢慢浮现出来。

    他低头舔了一下她的脖子。

    “唔……主人?”苏夭夭似乎感受到了尖牙?

    亚撒控制住她微微往后缩的身子,“本王还从来没有尝过魅魔的血呢。”

    其实作为吸血鬼在进食的同时zuoai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亚撒从前一直那些被送上来让他吸血的“食物”没什么其他兴趣,甚至都不屑于咬着她们的脖子吸血,而是直接给她们放血。

    但现在他想吸苏夭夭的血的欲望却是格外强烈。

    细长的尖牙刺进苏夭夭的脖子里,她却并没有感受到痛苦,反而是从被咬的地方传来了一股让人难以忽略的酥麻的快感。

    这种酥麻的快感随着他不断吸血的动作传遍苏夭夭的全身,“啊……主人……”

    亚撒有意控制着吸血的动作,不禁吸的很缓慢,而且还时不时用舌头舔过她的脖子,下身快速往上耸动,将粗大的性器狠狠地往xiaoxue深处cao弄。

    苏夭夭就像是中了催情剂一样,感觉浑身都在发热,心里的欲望越发强烈,xiaoxue随着roubang的cao弄不断吞吐着收缩,紧紧包裹着roubang疯狂地吸吮。

    “主人……夭夭的血好喝吗?”苏夭夭被他紧紧地禁锢在怀里,疯狂迎合着他的cao弄。

    幸好他虽然一直在吸血,但总归还是很克制的,否则苏夭夭真的害怕他把自己给吸干了。

    亚撒眼眸一沉,扶着她的臀部挺腰狠狠地将roubangcao进zigong,又在苏夭夭发出被强烈刺激到的尖叫时用吻堵住她的嘴。

    苏夭夭眼角微微泛出泪水,她现在不禁zigong在被狠狠地cao弄,唇瓣也被他重重地又吻又啃,她还感受到了血液的腥甜的味道……

    亚撒惩罚一般狠狠地吻了她很久,紫红色的狰狞roubang不断在那粉嫩的xiaoxue里进出。

    苏夭夭敏锐的感觉到了他的一丝不满,在大脑迅速运转思考后她猜测可能是因为她刚才自称“夭夭”让他不高兴了。

    “主人……”她甜腻地撒娇,甚至还主动将脖子伸过去让他吸血,“我错了……主人原谅阿芙莉娅好不好?”

    亚撒心里惊讶她的敏锐和识趣,他舔了舔她的脖子,却也没有再继续吸血,本来他刚才吸她的血更多的是因为情趣,虽然她的血的确很好喝,让他有些停不下来。

    但这只小魅魔看上去那么柔弱,他还没有cao够她,可不能让她过于虚弱了。

    “主人喜不喜欢阿芙莉娅的血?”苏夭夭继续问道。

    亚撒抱着她,roubang在zigong内狠狠抽插cao弄,他的眼眸内浮现出满足,嗓音低沉,“喜欢。”

    苏夭夭被cao的迷迷糊糊,一闪而过的想法不经过大脑思考就直接问了出来,“那阿芙莉娅可不可以也吸主人的血?”

    亚撒的气息一瞬间变得极为危险,骤然上涨好几个层级的压迫感让苏夭夭心脏骤停了一拍。

    “放肆。”亚撒的薄唇里吐出这两个字。

    他现在对苏夭夭好感还不足以让她放纵至此,不过对她倒也的确比其他人更多了几分包容度,所以也没有惩罚她的口出狂言。

    苏夭夭也是感受到他对自己的态度还不错,所以才随口一问,见他不喜欢这个话题也没有再说,而是扭动着腰在他身上起伏,xiaoxue不断夹紧roubang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她嘴里不断溢出喘息和呻吟,“啊……主人快cao我……好喜欢主人的roubang……”

    “这么求cao,就不怕本王直接把你cao死?”亚撒呼吸急促了几分,心中又对她的这种“作死”行为感到一丝好笑。

    苏夭夭才不信他真的会把自己cao死呢,况且她现在像是喝下了强效催情剂一样,浑身上下都被欲望支配,只想被更狠更猛地cao弄。

    “啊……不怕……主人快cao我……cao死我……呜呜……”

    “你这只魅魔真是……”

    亚撒眼眸变得更红,直接抱着她起身,将她抵在墙上,紫红色的狰狞性器猛地抽出后直接狠狠地cao了进去,这一下cao的实在是又快又重,roubang直接摩擦着娇嫩的xuerou重重顶在zigong的软rou上。

    “啊……啊……”苏夭夭高亢的呻吟回荡在房间内,浑身上下都痉挛起来。

    xue口的软rou被roubang撑得无力地外翻,大股大股的yin水顺着roubang打湿了交合处,还没等滴落到地上就又被迅速抽插的roubang和不断拍打着xue口的rou囊给打成了一片片白沫。

    苏夭夭无力地被抵在墙上猛cao,嘴里发出说不清是爽还是难受的呜咽,“啊……主人轻一点……”

    “不是喜欢挨cao吗?”亚撒用尖牙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这就承受不住了?”

    他故意又将roubangcao弄的速度放的极慢极轻,果然,过来一会儿,她又开始难耐地央求,“唔……主人快一点……重一点……重重地cao我……”

    亚撒含着她的耳垂舔弄,眼眸微眯,深邃而又凶狠,“那你说,你是主人的什么?”

    苏夭夭的腿紧紧缠在他的腰上,他不怎么动,她就扭着身子往前主动用xiaoxue吞吐roubang,他的舔弄让她身子颤栗了一下,听到他的问题喘息着回答:“是主人的小魅魔、小奴隶……”

    亚撒挺腰狠狠地往xiaoxue里cao了一下,“不对,重说。”

    她呜咽着亲吻他的薄唇,“是主人的小性奴……主人快疼疼您的小性奴吧……”

    “怎么疼?”他明知故问、

    “主人赶快cao我……要主人的大roubang狠狠cao小性奴……”苏夭夭的尾巴缠在roubang的底端配合着xiaoxue的吞吐将费力地让roubang不断cao进去。

    亚撒还是不肯主动cao她,“态度不对。”

    苏夭夭难耐又委屈,娇软的嗓音听起来格外让人心疼,“求主人cao狠狠地cao小性奴……想要主人的大roubang……”

    话语刚落,亚撒的性器便又开始狠狠地撞击起xiaoxue来,又重又狠地cao弄着娇软紧致的xiaoxue,现在就算是她求着他慢一点、轻一点他都不会再理会了。

    “啊……主人……好喜欢……大roubang……”苏夭夭被cao的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亚撒还只cao了一小会儿她就又潮喷了好几次。

    苏夭夭眼神迷离、发丝凌乱、满脸潮红,浑身瘫软无力的很,“啊……呜呜……”

    亚撒看着自己身上像小猫一样呜咽的她,多少还是有一些怜惜,微微放慢速度cao弄了她几百下都就射了出来。

    正准备稍微安抚一下她时,门忽然被人打开。

    “啊……”

    亚撒拍了拍她的后背,将颤抖着缩进他怀里的苏夭夭用袍子裹住,眼神凌厉地看向进来的人。

    “达伦,你找死?”

    俊美的显得有些阴柔的青年微微挑眉,并不是很惧怕,他笑道:“我真是很好奇你亚撒亲王看上的小魅魔究竟有这什么魔力?”

    亚撒让半跪下请罪的仆人关上门出去后,将苏夭夭抱着坐下。

    达伦虽然平时优秀玩世不恭和混蛋,但也还是知道轻重的,这样闯进来自然肯定不止是因为对他突然拍下一个魅魔的好奇。

    达伦看着被亚撒全部包裹在袍子里而看不到具体面目和肌肤的苏夭夭有些遗憾,“这么宝贝她?不过就是个小魅魔罢了,你玩够了也让我尝尝她的味道?”

    苏夭夭抓着他的手臂的手一紧,忍不住仰着头看他,他不会真的会玩够了之后把自己送给别人cao吧?

    亚撒没有回答达伦的话,但强烈的威压和力量已经向他席卷而去。

    达伦闷哼一声,捂住胸口,“好了,我认错行了吧。”

    但他又话音一转,“不过你这样我倒是更对这个小魅魔感兴趣了。”

    他在亚撒又一次对他动手之前赶紧道:“好了,我过来是有事跟你说的。”

    亚撒问:“何事?”

    苏夭夭也将脸转过去,也有些好奇地看着达伦。

    达伦故作严肃,“就在刚才,拍卖会的后台被入侵了,一部分拍卖品被劫走。”

    “你该庆幸你提前让人把小魅魔送了过来,否则……”他看着苏夭夭笑了笑。

    “说重点。”亚撒不认为他要说的就是这么一件小事。

    达伦很了解他的性格和想法,微微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件小事,能有实力从拍卖会上将人救走这可不是一股小势力,而是有着精灵族、圣光教廷甚至是某些血族的参与。”

    这背后的意义和隐藏的东西可不简单。

    亚撒的神情也严肃了几分,他思考了几秒,“知道了。”

    达伦见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也没有再多说,离开之前又多看了苏夭夭几眼。

    苏夭夭眼眸微垂,她不由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没有和伊莱恩一起被救走,也不知道他心里会不会担心她……

    “在想什么?”亚撒掐着她的下巴,俯视着她。

    苏夭夭摇摇头,“主人,我们要回去了吗?”

    拍卖会现在应该是办不下去了。

    他抱着她站起身走了出去,“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