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绑定魅魔系统后被cao坏了在线阅读 - 第40篇

第40篇

    魔族、妖族和鬼族封印完全破除的那一天,整个修仙界震动,但一开始却也没有太多的慌乱。

    毕竟他们早料到有这一天。

    但在打探了情况之后,所有人却开始慌张起来。

    除了玄清宗的玄幽剑,修仙界几家顶级门派的掌门和尊者都有派人去寻找剩下两个神器的下落。

    当初由于一些变故,导致他们对另外两个神器的具体位置其实并不太清楚。

    但没想到这两个神器居然提前被妖王和鬼王给得到了,因此他们才能够这样提前破开封印。

    而更让他们震惊以及愤怒的是,玄幽剑居然也被魔族拿到了。

    千阳派掌门严肃地说道:“凌衡尊者,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另外也有人附和,“对,若不是因为当年是您带头封印了三族,我们都要怀疑您是否和他们勾结了。”

    天底下总会有这样巧合的事情,那鬼王和妖王居然都混进了玄清宗,还成为了凌衡的徒弟。

    而那玄幽剑也是被他的女弟子苏夭夭交给魔族的。

    而苏夭夭的魔族身份也暴露在他们面前。

    “凌衡尊者,您先把这个魔女交出来,让我们处置了吧。”又有人这样说。

    苏夭夭被凌衡挡下身后,虽然刚才他说一切有他,他来解决,丝毫没有怪罪她将玄幽剑交给魔族的意思,但她还是不免有些紧张。

    凌衡衣袍下的手和她紧紧相握,千年前为了封印魔族他舍弃了玄幽剑。

    而如今,哪怕她是魔族的身份,哪怕她做了那样的事情,哪怕站在修仙界所有人的对面。

    他也绝不会再舍弃她。

    “诸位真是好大的威风,居然这般威逼一个弱女子。”

    熟悉的声音传来,苏夭夭有些惊讶的回头。

    渊寒、洛青阳、姜云祈他们三个人一同出现在众人面前。

    洛青阳上前继续道:“不如你们先来跟我打一架再说别的?”

    姜云祈的眼眸看向苏夭夭的时候极为温柔,再转向修仙界其他人时就变得阴冷起来。

    “诸位若是不幸丧命又有幸没有魂飞魄散,我倒是不介意拦了你们的轮回路,让你们体验一下做鬼的感受。”

    渊寒则一副不屑和那些人说话的样子,他看向凌衡,“你若是没有能力好好保护她,还不如将她还给本座。”

    苏夭夭从凌衡身后走出来,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眼神平静而又坚定,“我能保护你。”

    苏夭夭眉眼弯弯,“我知道,我是相信师尊的。”

    她看向姜云祈和洛青阳,“我就说你们有时候怎么奇奇怪怪,而且还离开我身边,原来你们一直在隐藏身份。”

    洛青阳有些紧张,“师姐,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姜云祈看着她的目光也格外柔和,“师妹,到师兄这里来。”

    千阳派掌门痛心地看着这一幕,心里不断感叹,当真是魔女祸水啊。

    修仙界其他人也都感到愤怒不已,然而却也没有人动手。

    毕竟渊寒等人实力现在本就可以比肩凌衡这种强者了,又持有神器,再加上凌衡现在立场不明……

    “诸位,不如我们好好谈谈?”姜云祈露出一抹笑。

    众人被他们半是商议半是胁迫地带去一座荒废的山峰“商谈”。

    苏夭夭也想跟过去但被凌衡他们阻止,强制性让她留在凌云峰等他们。

    不过在系统的帮助下,苏夭夭还是远程看到了一切过程。

    无非就是先打后“商量”,结果就是一整座山峰完全被移为了平地,这还是在所有人都是刻意收敛力道的情况下造成的。

    不过最后的结果倒是“皆大欢喜”,毕竟最终的确是达到了彼此心照不宣的和平。

    这么一场可以说是浩劫的事情,居然就这么解决了。

    苏夭夭通过系统看戏看的正精彩,结果下一秒凌衡他们就又回到了她身边。

    好家伙,解决了这个世界的大事,结果她自己现在要面临修罗场了。

    虽然任务已经完成了,她随时都可以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不过她也的确有些舍不得立刻离开。

    “师妹,你到底选择谁呢?”姜云祈笑的很温柔,然而语气却让她觉得很危险。

    “那个……”苏夭夭后退几步,“我可以谁都不选吗?”

    “不行!”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最后的结果就是苏夭夭被不甘示弱的几人联合cao弄。

    “师姐,我们谁cao你cao的更爽你就选谁怎么样?”洛青阳狠狠地cao弄着她的xiaoxue,每一下都重重地顶撞着xue内的软rou。

    渊寒嗤笑,“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你比本座更厉害?”

    “就凭我先cao到师姐的xiaoxue。”洛青阳挑眉反怼,炫耀式的当着他们的面将性器抽出,又猛地的全根cao入。

    “还不是因为本座的性器比你更粗。”渊寒沉着脸将roubang往苏夭夭嘴里送的更深,要不是她有些害怕自己的尺寸,又让洛青阳抢了先,他定要狠狠地cao弄她的xiaoxue不可。

    “唔……”苏夭夭还是第一次被那么多人同时玩弄,又爽又有些感到欲哭无泪。

    “你们轻些。”姜云祈有些谴责的看了他们一眼。

    他温柔的拍着苏夭夭的背安抚她,手指慢慢地抽插着她的菊xue。

    凌衡没有怎么说话,他心里是不太想和那么多人分享她的,但是她愿意的话,他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他握着坚硬的性器在她手心抽送,仅仅是触碰磨擦着她柔软的小手,极致满足的快感就让他难以抑制地加速动作。

    苏夭夭侧着趴在洛青阳身上,xiaoxue、菊xue都在被狠狠cao弄,小嘴还要费力地舔弄那根异常粗壮的roubang,手里还有一根……

    不得不说,就算是苏夭夭再喜欢roubang,同时被四根天赋异禀的roubangcao弄也着实有些……

    “师姐……师姐的xiaoxue好紧,好好cao……”洛青阳故意形容着cao弄她xiaoxue的感受,每一次cao弄精囊都狠狠地撞击到xue口,恨不得将囊袋也全部塞进去。

    苏夭夭各处敏感的地方都被各种挑拨,她都不敢把自己的羊角和尾巴也放出来,要是角和尾巴也再被玩弄的话苏夭夭觉得她真的会有可能受不住的。

    姜云祈一直耐心地给她的菊xue做扩张,等到能够插进去好几根手指后,他便扶着她的腰将又硬又烫的性器cao了进去。

    “啊……师兄的roubang也cao进来了……”苏夭夭身子猛地痉挛一下,敏感地被送上一波高潮。

    “师妹喜欢吗?”姜云祈亲吻着她的后背。

    洛青阳则伸手揉捏着她的rufang,将掌心的乳rou肆意玩弄,“师姐被我cao的很爽对不对?”

    洛青阳和姜云祈像是在暗中较劲一样,互不相让地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和最重的力道狠狠cao弄着她。

    索幸他们之前也经常这样联合起来cao弄自己,所以苏夭夭才勉强能够承受住。

    苏夭夭身子被cao的一晃一晃的,倒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方便了舔弄吞吐渊寒roubang的动作。

    “真的吞不下……”苏夭夭可怜兮兮地仰视着渊寒,面色绯红的小脸又娇又媚,迷离的水眸愈发勾人。

    “别用那种眼神看本座。”渊寒呼吸沉重了几分,她这样看自己更会让他忍不住。

    知道她是真的吞不下,渊寒也没有再强迫,“那就好好舔。”

    苏夭夭点头,舌头更加卖力地舔弄,舌尖时而重重地对着马眼戳弄,又极有技巧地吮吸,将大guitou上分泌出的前精全部吃下。

    “好吃吗?”渊寒红着眼浅浅在她嘴里抽插,性器被她的嘴和舌头舔吸的舒爽极了。

    “好吃……大roubang好好吃……”虽然总是抱怨他的这根roubang太粗了,不过苏夭夭也着实是十分喜欢。

    洛青阳狠狠地捏了一下她的rutou,“师姐可真贪吃,下面的嘴和上面的嘴后这么喜欢吃roubang。”

    姜云祈的声音柔和,之前温柔下来的cao弄的动作却又变得凶狠起来,“师妹喜欢的,师兄一定会好好满足你。”

    他“好好”两个字咬的很重。

    “呜呜……太激烈了……我会被cao坏了……”苏夭夭娇喘的声音带上哭腔。

    “不会的,师兄控制着力度的。”姜云祈轻笑,“cao完之后再用roubang给师妹上药如何?”

    他们几人互相较着劲一样,将苏夭夭cao到潮喷好几次都一直没有射出来。

    “你们快射给我……想要jingye……”苏夭夭只能换了一种方式哀求。

    “师妹想要谁的jingye呢?”姜云祈抚摸着她散下来的长发。

    苏夭夭被cao得脑袋都混沌起来,听见他的声音立刻娇声回道:“想要师兄的jingye……师兄射给我……”

    姜云祈的视线似笑非笑地扫过神色各异的其他几人,嘴里说道:“师妹这么想要师兄的jingye,看来是最喜欢师兄是吗?”

    苏夭夭不想回答这么死亡的问题,她一边夹紧了xiaoxue,一边又加重了舔弄roubang的速度,小手也更快速撸动着凌衡的那根roubang。

    “呜呜……快射给我好不好?”

    她又娇又媚的喘息、呻吟以及央求让几人呼吸更加粗重,粗喘着又狠狠cao弄了她好几百下,终于如她所愿地将jingye射到了她的嘴里、xiaoxue、菊xue以及身上。

    “啊……”苏夭夭被刺激地又到达了高潮。

    而她的rutou因为这种强烈的刺激又一次喷出奶来。

    “师姐又被我cao出奶了。”洛青阳笑得张扬极了,他迅速埋头将她的rutou含在嘴里吸奶。

    渊寒也不放过这大好的机会捧着她的另一边rufang舔弄起来。

    “唔……”苏夭夭xue内的yin液像没有止尽一样一直往外面喷。

    就算吸不出奶了洛青阳他们也还意犹未尽地舔弄着她的rutou,苏夭夭被弄得小声呜咽起来。

    姜云祈推开他们,“够了。”

    他将苏夭夭抱到怀里拍着她的背安抚,又怜爱地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苏夭夭缓了好一会儿才从这种格外强烈的性爱中缓过来。

    她摸了一把凌衡射到她身上的jingye,当着他的面将手指上的jingye全部舔干净,“师尊的jingye也好好吃。”

    “嘶……”

    她这般媚态几乎要逼疯他。凌衡几近虔诚地半跪在她面前亲吻她的手背,“夭夭……我爱你……”

    他彻底明白了,他根本就不是把她当成玄幽,她是苏夭夭,他爱的苏夭夭,而不是所谓的玄幽的魂灵融合体。

    “师姐。”不甘心她被其他人转移了注意力,洛青阳显出他的一部分原型。

    他用毛茸茸的九条尾巴包裹住她,微微低头凑到她面前,毛茸茸的耳朵微动,“师姐喜不喜欢毛茸茸?要不要摸摸我的耳朵?”

    苏夭夭愣了一秒后轻哼,她想到她和他的最后一次zuoai,“所以说那天晚上的东西真的是你的尾巴。你居然还骗我说是道具……”

    不过,她的水汪汪的眸子却也变得亮晶晶起来,眼神明显地展露出她的感兴趣和喜欢。

    其他几个男人见此都不由地在心里骂了一句:“卑鄙。”

    苏夭夭一会儿摸摸他的尾巴一会儿又揉揉他的耳朵,当真是喜欢极了,毕竟谁不喜欢毛茸茸呢?

    洛青阳露出一抹笑,“师姐摸了我的,也要让我摸你的。”

    苏夭夭想了想,也放出了自己的羊角和细长的尾端是三角形的尾巴。

    “唔……”被一下子抓住尾巴揉弄的苏夭夭身子敏感地颤了一下。

    看着眼里又浮现出欲色的几个男人,苏夭夭有些害怕地往后缩了缩,被姜云祈揽在了怀里。

    “师妹,我们玩个游戏?”姜云祈温声诱哄。

    “什么游戏?”虽然直觉告诉她姜云祈肯定又想玩什么花样,但面对这么温柔的师兄,她还是没有太多防备地问了出来。

    姜云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几根柔软的绳子,他温柔又带着她拒绝不了的强势,将她绑在了床上,又用发带蒙住她的眼睛。

    “我们几个人会轮流cao弄,师妹要做的就是辨认cao弄你的人是谁。”

    姜云祈微微停顿了一下又笑着道:“猜错了会被roubang狠狠地惩罚哦。”

    苏夭夭感觉又害怕又有些兴奋,“那猜对了呢?”

    姜云祈语气中的笑意更深,“嗯……那就用大roubang奖励师妹吧。”

    什么嘛?苏夭夭觉得怎样都是自己亏了。

    姜云祈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一样,低笑,“惩罚和奖励可是不一样的……”

    刚听他说完,苏夭夭就感觉自己的腿被分的更开,一具炙热的身躯压了过来,在揉弄了几下她柔软的rufang后,坚硬而又粗大的roubang抵着xue口抽送了几下就狠狠地cao了进去。

    “啊……roubangcao的好深……”苏夭夭没有想到身上的人竟然这么猛烈地直接cao到了xue心。

    xuerou被狠狠破开后迅速收紧,她身上那人不由地因这销魂的快感而发出一声闷哼。

    苏夭夭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但又不太确定是不是她想的那个人。

    roubang在短暂的停顿后便开始了疾风骤雨般的抽插cao弄,苏夭夭被cao得有些失神。

    “师妹猜现在cao你的是谁?”

    姜云祈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这么看就可以先排除他的。

    苏夭夭在被cao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用仅存的一些清醒思考,渊寒也可以排除,毕竟他的尺寸太明显了。

    苏夭夭又被重重一顶,觉得这种激烈的cao弄和洛青阳很像,“是洛青.....”

    话刚要完全说完,苏夭夭又赶快摇头,她被cao的迷迷糊糊的,差点忘记了一些很关键的点。

    “唔……是师尊……”她改口道。

    “夭夭怎么知道?”凌衡的声音从她身上传来,带着一丝被认出来的无奈和能被认出的欣喜。

    苏夭夭有些骄傲,“师尊的roubang上面一截有一点弯,能够很容易戳到xiaoxue有一处的软rou……”

    她越说到后面脸越红,声音也越低。

    “我倒不知师妹在认roubang方面如此‘聪慧’。”姜云祈调笑的声音传来。

    苏夭夭被凌衡继续猛cao的同时又听到姜云祈的声音,“师妹不妨再说说我们其他几人的roubang都有什么特点?”

    苏夭夭一边呻吟一边脸红着回答:“魔尊的roubang很粗……师弟的roubang很硬……师兄的……很长……”

    姜云祈轻笑,“看来师妹很喜欢我们的roubang,要好好奖励你呢……”

    接下来苏夭夭不知被他们轮流cao了多少次,刚开始的时候她还能够认出cao她的是谁,到后来被各种干扰,比如往她嘴里塞roubang以及越来越激烈的cao弄,她被cao的脑袋一片混沌,嗓子也有些叫哑了,浑身瘫软地只知道挨cao,完全都不知道换了谁在cao她了。

    “谁在cao你?嗯?”

    苏夭夭没有尽快回复的话cao弄她的人要么是停止cao她的动作,让她瘙痒难耐为了被cao只能胡乱地说一个名字,要么就是被狠狠地掐弄rutou,强迫她尽快猜一个人。

    “快说,谁在cao你?”

    “呜呜……是师兄……”

    “回答错了哦。”姜云祈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我要惩罚师姐了。”洛青阳将她翻过去,从后面狠狠地cao了过去。

    在苏夭夭被他cao的身子颤抖的时候他又猛地将roubang抽了出来cao进了菊xue。

    “啊……”

    苏夭夭一会儿被caoxiaoxue一会儿又被cao菊xue,有时候还被用手指和roubang同时cao弄,被这种“惩罚”cao晕了好几次,每一次醒来后就发现他们居然还在cao她……

    姜云祈温柔地吻了她,“师妹不用担心,我给你上过药了。”

    刚说完,他粗长的紫红色roubang又cao进了xiaoxue。

    苏夭夭在又被cao晕过去的最后一秒的想法是:她是不是应该尽快离开这个世界,否则她觉得自己真的会被他们cao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