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绑定魅魔系统后被cao坏了在线阅读 - 第38篇

第38篇

    姜云祈将苏夭夭送回玄清宗后便又借着宗门任务的理由走了。

    玄清宗的凌云峰上除了一些宗门仆役就只剩下凌衡和苏夭夭了。

    因为之前凌衡一直在闭关,苏夭夭本来还因此有些担心,毕竟她还是要攻略他的,但是他闭关的话就根本接触不到他了。

    而根据她最近知道的一些事情和猜测,这个世界似乎又要不平静了。

    所以她的动作要加快了。

    但她没想到的是,在她回到宗门后不久凌衡居然主动出关了,这可是他第一次闭关这么短时间。

    “你这次历练的一路上可还好?”凌衡仍然是那副清冷的模样,对她的态度也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就好像他之前和她的那一晚只是一个荒唐的梦一样。

    苏夭夭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也没有表现出来,也按照之前的模式和他相处,将这一路的历练能告诉他的简单跟他说了一些。

    凌衡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苏夭夭也低着头不怎么看他。

    又过了一会儿他缓缓起身,“经过这一番历练,你着实成长了不少,你的生辰也快到了,正好你还没有本命武器,为师便送你一个。”

    凌衡少见地说了这样一大段话,又将她带到了后山禁地。

    而一进入这里,苏夭夭就感觉心口隐隐有些发烫,感觉前面似乎又什么东西在呼唤自己一样。

    她跟着他走到禁地深处,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潭水苏夭夭感觉里面似乎藏着某种强大的东西一样,但那种气息既强大却又显得有些颓靡。

    凌衡先是布了一个结界,又掐了一个印决,随着周围的灵气汇聚环绕,一把带着幽蓝火焰的剑便从潭水里浮现出来。

    苏夭夭的眼眸立刻睁大了,从水里冒出来的带火焰的剑?

    她感到古怪但又有一种莫名的合理的感觉。

    “此剑名为玄幽。”凌衡一挥手,那把剑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苏夭夭发现自己对这把剑有着很深的感应和亲切感,但这不是神器之一吗?

    之前渊寒就说过她能在一定程度上感知到神器出世,但她也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况,而且凌衡还要把这把剑送给她……

    “师尊,你当真是要把此剑送给我?”苏夭夭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凌衡的眼神复杂地让苏夭夭看不懂,“此剑本是有着剑灵的,但因为一些原因导致里面的剑灵魂魄残缺乃至沉睡,你若能唤醒这把剑,自然就是它的主人。”

    苏夭夭闻言也尝试性地握着这把剑,玄幽剑在她靠近的同时隐隐发出兴奋的剑鸣声。

    等到她彻底握上这把剑时,她精神忽然陷入一种难以言说的混乱,一瞬间她忘记了自己的名字、身份以及经历过的一切,脑海里唯一记得的只有凌衡。

    “凌衡?”苏夭夭微微歪了歪脑袋,缓缓叫出他的名字。

    凌衡低叹一声,“我在。”

    他认真地看着她,“你记起什么了吗?”

    苏夭夭眨了眨眼,有些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自顾自地吐露出她现在脑袋极为简单的想法。

    “我想要你。”

    “什么?”一向镇定的凌衡此时也有些愣住了。

    苏夭夭大胆地踮脚亲吻他,但只吻到他的下巴,她理所当然地开口:“你低一下头嘛,我亲不到你了~”

    凌衡神使鬼差地顺应她的话低头吻向她那柔软娇嫩的唇瓣。

    苏夭夭整个人几乎都要挂在他身上了,娇媚的模样实在是让人无法不动容。

    凌衡极力用理智克制着自己,他离开她的唇,认真地询问她,“你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吗?”

    “知道啊。”苏夭夭的眼神显得有些懵懂,这让凌衡更确定她现在是陷入一种奇怪的状态里了。

    造成她现在这样的原因就是那把玄幽剑,但愈是这样他心里的那个猜测就变得更为真实了。

    他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苏夭夭不安分的小手已经抓住了他衣袍里那根炙热坚硬的性器。

    听到他的问题,她费力的想了想,最后脑袋空洞地吐出两个字:“玄幽?”

    听到这两个字,凌衡的脑海仿佛烟花炸开一样,说不上惊喜还是什么其他复杂的情感。

    但这足以让他的理智全盘崩溃,他将她抱起来,心里的想法一瞬间和那天晚上重合。

    此时不管什么无情大道或者师徒伦理,她想要他,而他也想要她,就是这么简单。

    凌衡从芥子空间里拿出一条毯子,铺到石板上后将苏夭夭放了上去。

    密密麻麻的吻落到苏夭夭身上,她的衣服也被他解开,她也热情地回应他。

    “唔……凌衡……我要……”苏夭夭急切地握住他的roubang就要往自己的xiaoxue里面塞。

    “别急。”凌衡将狰狞的性器从她手心抽出来,将她的手举到她的头顶控制住。

    “快点……”苏夭夭的腿缠在他的腰上,湿漉漉的xiaoxue对着炙热坚硬的roubang微微张开,显然是已经做好了准备。

    凌衡挺腰将狰狞的性器缓慢而坚定地送了进去,一点点地破开xueroucao开xue壁的每一寸褶皱。

    在roubang全根cao进去后,他俯在她的耳边发出无奈又满足的低喘,“你是我终究还是绕不过去的劫。”

    和他清冷的外表完全相反,他cao弄她的动作变得热烈而又强势,rou囊的拍打声和水声在这片空间里不断回响,整个空气里充满了靡艳暧昧的气息。

    “啊……凌衡……凌衡……”此时这种状态的苏夭夭脑海里根本想不到任何其他东西,只能随着他的每一下cao弄喘息着叫着他的名字。

    凌衡不断舔弄着她敏感的耳朵,引起她的阵阵颤栗。

    他喟叹着呼唤,“夭夭.....玄幽……”

    仅仅是这样最简单的cao弄就已经让两人沉浸在难以言喻的欲海中了。

    但凌衡仍不满足地将性器cao进xue内更深处,在彻底cao进zigong的一刹那,苏夭夭发出一声爽到极致的呻吟,接着头上的角和尾椎骨的尾巴便不受控制地显现出来。

    “啊……”

    事实上苏夭夭现在也有些懵,毕竟她现在属于一种脑子极为简单的状态,而且没有了很多记忆,所以此时也不明白自己身上为什么会长出角和尾巴来。

    她眨着迷离的水眸无辜地看着凌衡,“为什么我会长出来角和尾巴?”

    这句话刚说完,她又是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我是不是变成怪物了?”

    看着她这幅样子凌衡如何不知她现在的身份居然是魔族,自己之前居然没有察觉到。

    不过没关系,魔族又怎样,他也并不是护不住她。

    凌衡安抚地吻了吻她,“乖,我们夭夭当然不是怪物。”

    他摸了摸她的尾巴,她便被这种酥麻的快感弄得没有心思想其他了。

    “尾巴被摸的好舒服……”她直白地吐露着自己此刻最真实的感受。

    虽然有点太刺激了,但她也还是忍不住地想要更多。

    “嗯……”她这样实在是勾人而又不自知,凌衡感觉性器又肿大了几分,下身更加激烈地cao弄着贪吃的紧紧包裹着roubang的xiaoxue。

    在发现她的角和尾巴格外地敏感后,他的手不断揉弄那手感极好的细长尾巴,时不时还去摸她头上的角。

    “唔……好舒服……好喜欢……”苏夭夭被他弄得舒服得闭着眼呻吟,长长的睫毛时不时微微颤动,泛着红晕的精致小脸更是格外娇艳。

    凌衡看得心热,又用舌头去舔她的脸,只觉得她浑身上下哪里都让人怜爱喜欢,恨不得自己和妖族魔族一样有多余的尾巴或者手来同时抚弄她的每一处敏感点。

    他这样玩弄着她的角和尾巴,roubangcao弄她的动作就不由得慢了一些。

    其实也不算慢,但苏夭夭还是有些难耐地将尾巴从他手中抽出,然后缠绕到roubang上配合着他挺腰的动作又重又快地cao弄着敏感的xiaoxue。

    “啊……roubang又cao进zigong了……顶到了……”

    苏夭夭被cao的失神娇喘,而凌衡也因为roubang底端缠着尾巴而感到格外刺激,尤其是在他狠狠地不断将roubang全根送进xiaoxue后,她的尾巴还磨蹭起他的精囊来,更加重了对他的刺激,让他随着苏夭夭的高潮一同射了出来,和她一同攀上快感的顶峰。

    “唔……”苏夭夭瘫软在他身下,又被他抱到怀里cao弄。

    紫红色roubang不断没入娇嫩的xiaoxue,被精囊拍打成白沫的yin液全部粘在两人的交合处,不一会儿又被喷出的yin水给弄到了底下的绒毯上。

    “啊……慢点……”还没有完全从高潮的余韵中过去的苏夭夭突然被他这样猛烈地cao弄也少见的要求被cao的慢一点的要求。

    凌衡这次却没有满足她的要求,roubang仍然一刻不停地往xiaoxue深处cao弄,疯狂地占有着她,那里还有平日清冷出尘的尊者样子。

    在这种事上,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拥有着心爱女子的男人。

    “啊……”又被重重顶到xue内软rou处的苏夭夭急促地喘了一声,再一次到达了高潮。

    而凌衡又抱着她cao了好几百下后也总算是放过了她。

    苏夭夭有些累地睡了过去,等到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彻底恢复了正常。

    看着眼神不复清冷,而是显得有几分温柔的凌衡,又想到刚才发生的事,苏夭夭心里又懵又好奇。

    苏夭夭发问:“师尊,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是玄幽剑灵的转世?

    不对,剑灵怎么转世?况且玄幽剑灵只是剑魂残缺沉眠了,又不是完全没了。

    凌衡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也不再自称“为师”,而是道:“我慢慢跟你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