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绑定魅魔系统后被cao坏了在线阅读 - 第31篇

第31篇

    在这次穿越的这个仙侠世界里,苏夭夭的身份乃是玄清宗掌门的徒弟,宗门里的小师妹。

    然而,让她欲哭无泪的是,她发现自己额头上居然长了两只小巧的角,很明显就是魔族的特征。

    不过她这个魔族并不算是本土魔族,而是魅魔。

    东方仙侠世界里的西方魅魔……嗯,怎么说呢……多少有些诡异。

    “溯,我不明白我这个魅魔混在里面,而且还成了掌门的弟子,宗门就没有察觉吗?”

    溯的声音带着笑意,“有我在,自然不会让你这么容易被发现。而且你的另一个身份也不是那么简单……”

    苏夭夭立刻好奇起来,但接着询问,溯却并不告诉她,说让她自己慢慢挖掘。

    “现在紧要的是去完成任务,正好机会来了,你的师尊遇到了困难需要你的‘帮助’”

    苏夭夭的师尊凌衡先前因为在外面遭到魔尊的暗算中了媚毒,如今正在寒冰床上运功解毒。

    但这毒本就不是那么好解的,更何况苏夭夭也不会放过这么大好的机会。

    她来到师尊的房门前,先是轻轻敲了一下门,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师尊?”

    门内传来师尊凌衡略带隐忍的声音,“为师正在修炼,有事改日再说。”

    虽然他早就布下了结界,但在系统的帮助下苏夭夭还是推开门进去了。

    魔尊渊寒给凌衡下的那种媚毒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不光能够让他产生迷失理智的欲望,还能够暂时禁锢着他的灵力,让他无法很好的动用法术。

    渊寒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想要以此来毁掉凌衡的道心。这比直接杀掉凌衡更让渊寒高兴。

    “夭夭?你为何能够进来?快出去。”凌衡浑身冒着冷气,然而脸颊却因为媚毒发作而泛着一层薄红,看上去既然禁欲又让人更想要染指他。

    苏夭夭一点也不怕他,虽然这位师尊一样冷淡,此时看着她接近神色也更冷了,但是她还是要引诱他。

    “师尊?你怎么了?是中毒了吗?我很担心你。”苏夭夭一脸担忧地做到他旁边,不过寒冰床的确是极为寒冷,她也忍不住颤栗了一下。

    “无事,你出去。”凌衡只觉得原本好不容易控制了一些的欲望,随着她的靠近又变得更为猛烈起来。

    尤其是他在寒冰床上打坐,周围的寒气和对面散发着温暖的苏夭夭形成的对比更让他感到有些难耐。

    苏夭夭微微咬了咬贝齿,靠得他更近,凌衡想要躲开,然而现在的他无法使用灵力,苏夭夭很轻而易举地就禁锢住了他。

    凌衡眼眸微微泛红,呼吸彻底紊乱,“大逆不道!”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乖巧的小徒弟现在居然会这么做。

    如果是在她刚要进来的时候,他还可以阻止她,毕竟这个房间除了结界还布置了一些其他的手段,但正因为是她,凌衡完全没有戒备,这才让她这样轻易地就对他下手成功了。

    苏夭夭一边扒着他的衣服一边用无辜和担忧的目光,“师尊,我是在帮你啊,你一向对我这么好,我不能做到见死不救。”

    凌衡努力抽出一丝理智,“你出去就是对为师最大的帮助了。”

    然而苏夭夭现在怎么可能会听他的话呢,在说话间她已经很迅速扒光了凌衡的衣物。

    看着那雪白衣袍下肌rou紧实腹肌和人鱼线极为明显的躯体,还有他胯间那紫红色粗大的roubang,苏夭夭那里还有心思去理会他的反抗。

    在凌衡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苏夭夭撸动了几下roubang,便将其含进了嘴里。

    “唔……”凌衡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对体内的媚毒的克制放松了一瞬,然而就是这一瞬,便再也无法抑制住。

    粗大的性器又肿大了几分,而且变得更硬了。

    苏夭夭自然是感觉到了,因为roubang变得更大,她甚至都不能完全吞下,只能含住roubang的一截,用舌头不断舔弄,柔软的小手还抚摸到了最下面的囊袋上,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见里面的jingye挤出来一样。

    凌衡本来就处于极为敏感的状态,更何况她还揉弄着自己的rou囊,这样他几百上千年的理智全部被瓦解,甚至克制不住地挺腰将性器在她嘴里抽送了几下。

    “唔……师尊有没有感到舒服一点了?”被他猛地抽插了几下小嘴,苏夭夭有些艰难吐出roubang,又带着那种无辜的眼神发问,似乎自己的这些所作所为都是单纯地为了帮师尊解毒一样。

    看着她那无辜的眼神,凌衡心里的罪恶感更强了。

    在凌衡眼里,苏夭夭那么小那么乖,她可能都不明白她现在做的这些以为着什么,她只是单纯地想要帮自己而且,但自己却那样对她……

    可是,凌衡不得不承认,看着她这样,他心里那股想要占有她的欲念反而更深,如同原野上的野火一样,熊熊燃烧,完全熄灭不掉。

    看着他欲色更深的眼眸,苏夭夭忍不住在心里笑了笑,她可不好承认她就是故意表现成这个样子的。

    她有什么坏心思呢,她只不过是一个乖徒弟,一心想要为师尊解毒罢了。

    苏夭夭见凌衡没有回答她之前的问题,又将roubang含进了嘴里,更为卖力地舔弄。

    roubang上的青筋根根暴起,苏夭夭的舌头时而顺着青筋舔弄,时而逆着舔弄,又故意用舌尖狠狠舔着大guitou上的马眼,将上面分泌出的前精含进嘴里吞下。

    “唔……师尊的roubang好好吃,上面居然还会分泌出有些黏的液体诶,咸咸的……”苏夭夭舔的时候还故意扬起那张精致诱人、泛着潮红的小脸去看他。

    “夭夭……”听着她娇媚天真的话语,凌衡只觉得自己心里那团火烧得越来越旺盛.

    理智和道德感告诉他不可以,这是他的徒弟,而且她还那么的纯真,但心里的那股欲念却让他克制不住地让他忍不住将性器在他的小徒弟嘴里抽送。

    “师尊的roubang太大了……”苏夭夭好不容易得了空隙,忍不住控诉道。

    “……抱歉……”面对她的掌控,早就彻底被欲望掌控了的凌衡也有些不知所措,但又觉得要说些什么,几经沉默后便也值得出了“抱歉”二字。

    苏夭夭心里也有些惊讶,这位从出生就是天之骄子的凌衡尊者怕是一生都没有和几个人道过歉,如今却是给她道歉了,就因为她故意调戏他说的那句话。

    苏夭夭又故意天真地问:“那师尊可以把roubang变小一点吗?”

    凌衡的脸更红了,他抿了抿唇才道:“怕是不行。”

    没等苏夭夭继续调戏地问为什么,凌衡似是放弃了什么一样,闭了闭眼,接着主动将性器塞进了她的小嘴里,然后抽送起来。

    “唔……”苏夭夭尽量配合着吞吐roubang。

    那么粗大的roubang,她的小嘴根本就吞不下,如果塞进她下面的xiaoxue里……

    苏夭夭的xiaoxue早就变得湿漉漉的了,迫不及待地想要被粗大的roubangcao弄。

    于是她更加,卖力地吞吐着roubang,只想让他先赶快射出来,然后再狠狠地cao弄自己的xiaoxue。

    凌衡将手放到她的头上,按着她头配合着自己的动作让她更好地吞吐roubang。

    手下顺滑的、手感极好的头发让他心中怜爱之色更浓,心里的愧疚感和道德败坏感也又止不住地生了起来。

    “抱歉……”他又忍不住地说出了这两个字。

    与此同时苏夭夭又重重地吞吐了一下roubang,凌衡发出一声沉闷的喘息,精关一松,直接射了出来。

    不愧是禁欲了上千年的老男人,射出来的jingye又浓又多,苏夭夭本想要全部吃下去,但过多的jingye还是顺着她的嘴角流出。

    凌衡看着她那种娇媚纯真的脸上满是潮红,而且还将自己的一部分jingye直接吃了下去,流下来的那部分jingye更显得靡艳诱人,也更让他感到羞愧。

    虽然没有彻底地占有她的身子,但毕竟那般cao弄抽插了她的小嘴,还在她的嘴里射了出来。让她把jingye吃了下去……

    “吐出来……”

    凌衡一边用旁边的衣袍擦拭她嘴角还有脸上沾着的jingye,一边想要她将最难的jingye吐出来。

    苏夭夭摇了摇头,当着他的面将嘴里含着的剩下的jingye也全部吞了进去。

    “师尊的jingye好吃……”

    凌衡又羞又恼,她那里学来的这些东西和词。但不可否认的是,听到她的话后,他的性器居然又硬了起来。

    他中的媚毒本就不简单,根本就不是射一次精就能够彻底解了的。

    “师尊,床上好冷。”苏夭夭温热的身子趴进他怀里,想要来减缓寒冰床带来的寒冷。

    温香软玉在怀,凌衡想要推开,然而身体却很诚实地将她抱的更紧。

    “师尊……我好像湿了……”苏夭夭得寸进尺地抓着他的手往自己的xiaoxue摸。

    感受到那处湿漉漉的触感,凌衡的呼吸更加地粗重,“夭夭……”

    “师尊我是不是也中毒了?你也帮我解毒好不好?”苏夭夭靠在他怀里,隔着衣物用那根坚硬的性器磨蹭xiaoxue。

    凌衡深深叹了一口气,手掌掐住她那纤细柔软的不可思议的腰,继而又终于伸进她的衣裙里。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