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绑定魅魔系统后被cao坏了在线阅读 - 第28篇

第28篇

    苏夭夭在这边缠着了空疯狂zuoai,冷轻鸿那边则是暴怒生气的不行。

    在苏夭夭的有意cao纵下,他更是查到了是一个和尚将她带走的消息。

    慕白笙那边自然也是知道了。

    江湖里的这次风波将要推上进一步的高潮,不过现在了空和苏夭夭还没空去理会那些。

    “贫僧还俗娶你。”了空本以为下这个决定会很艰难,但在注视着她那双比星辰还要明亮的眼眸时,他又发现做出这个决定轻而易举。

    苏夭夭心里也有些诧异,她本以为还要进一步攻略,却没想到他承认自己的心意是这般坦然。

    他这样的好,苏夭夭心里倒是有些不忍心了。

    不过一切还得按她的计划走。

    苏夭夭眉眼弯弯,快速地吻了他一下,又将身体埋到他的怀里。“好啊,那我们现在去灵均寺?”

    她看向他,神情是那样娇俏,让了空感到难以言喻的满足和甜蜜。

    了空也改了称呼不再称贫僧,而是称“我”,“我一个人去就好,等我还了俗就去找你。”

    他的师父和那些师伯、师兄弟之类肯定不会想让他还俗的,他担心她若是跟着自己一起去,会被当作妖女,会受到伤害。

    别说是伤害了,就连委屈,了空都半点儿不想让她受到。

    苏夭夭在他怀里撒娇,“不嘛,我要和你一起去,我不想离开你。”

    了空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你跟着,我会担心的。”

    他还想要拒绝,但在苏夭夭的撒娇下,他到底是没能忍心继续拒绝下去。

    于是便带着她,往灵均寺而去。

    几天后。

    “你这简直是胡闹!”

    “了空,你可是有史以来最有慧根的佛子,是未来要继承主持衣钵的人,怎可这般胡闹要为了这个妖女还俗?!”

    在了空表明要为了苏夭夭还俗后,主持以及他的那些师伯全都激烈地反对起来,丝毫不见平日得道高僧的那种看破世俗的平淡模样。

    了空的师父、灵均寺的主持慧空大师算是这场上少有的仍保持着冷静的人。

    他那双眼眸深沉却又澄明,似乎能直接看破人心一样。

    苏夭夭被他这眼神看得有些心虚,往了空身后躲了躲,了空温柔地安抚了一下他,随后一脸坚定地看向其他人。

    “师父、师伯们,了空知道让你们失望了,但这是了空的劫难,也是了空的缘,这一世了空注定是不能一心修习佛法了。还俗乃是天意,还请诸位成全。”

    慧空的语气沉稳缓慢,但却很是又力,“了空,你铁了心要为了她还俗,但你可知她的身份?”

    了空看了苏夭夭一眼,语气柔和,“不管她是什么身份,我只知她现在是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一旁的慧能和尚痛斥,“了空,你糊涂啊,这段时间名剑山庄和天刀楼以及一些和这两家有牵扯的门派因为这女子产生了多少摩擦,江湖现在更是纷乱不休。”

    “灵均寺本是要出来平复风波,以免江湖门派之间彼此伤了和气,结果你身为灵均寺的佛子,却这个妖女勾搭上了。传出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了空就跪在地上深深一拜,“所以还请灵均寺将了空逐出去,了空若不再是灵均寺的人,这些也自然不关灵均寺的事。”

    他这么一说,慧能和其他人更加生气,“你以为事情真的会这么简单?”

    慧空则是看向苏夭夭,“这位施主,那名剑山庄庄主和天刀楼少主都和施主有所牵连,江湖上更有无数人会为施主倾倒,不知您为何单单盯上了了空,要毁了他的修行?”

    苏夭夭先是将跪在地上的了空拉了起来,而后亲密地挽上他的手,笑着道:“我喜欢了空,只喜欢了空,只想要他不行吗?况且他也喜欢我,你们这些人总不能控制了空不喜欢我吧。”

    慧能脾气暴躁,当即忍不住怒视,“你这个妖女!”

    苏夭夭立即委屈巴巴地看向了空,“他说我是妖女……”

    了空有些无奈地拍了拍她的手,接着看向慧能,态度恭敬,但语气却是冷了一些,“师伯,夭夭是我喜欢的人,您要骂、要责怪还请都冲着我来,不要迁怒于她。”

    他们被气得完全没有出家人的平和了,什么迁怒,他们就是对这个妖女生气而已。

    最后还是慧空又出来说话,“了空,天色也不早了,你和这位施主先去休息吧,容我和你的师伯们商议一段时间。”

    他作为主持都这样说了,其他人便也先答应了下来。

    看着苏夭夭和了空进了一间房休息,慧能几人不满地又要说道,也又被慧空镇压下来。

    晚上,苏夭夭躺在了空怀里,颇有深意地说:“你那个师父不简单啊,感觉他把我们先留下一定有招在后面等着我们。”

    了空原本没有想那么多,听她这样说也有些担心,“那我现在就去找师父,尽快还俗,然后带你走?”

    苏夭夭摇头,“不用啦,反正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会保护好我的对不对?”

    “嗯,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了空眼神温柔又坚定。

    他把一切都想好了。虽然灵均寺对他有恩,但这种劫难和缘法也是灵均寺所不能左右的。

    还俗时他会归还这一身来自灵均寺的武功,而其他的恩情他也会下辈子加倍偿还。

    这一辈子,他就只想好好地和苏夭夭过。

    若是苏夭夭知道他心中的想法肯定要叹一口气,这位佛子佛心慧根、心性品行、习武天分之类是没的说,但还是对世俗接触的少,很多方面可以说是有一些天真的。

    若是她没猜错的话,那位灵均寺主持这样留下他们,可不是真的是要商议,而是等着报信后人来。

    他想等来的无非是慕白笙和冷轻鸿,想让她被他们带走,这样就能留下了空继续做灵均寺的佛子了。

    苏夭夭自是将这些算计都想好了,事实上她就是想等着他们来,虽然是有些修罗场的感觉了,不过,戏台子搭好了,戏才好继续唱下去。

    暂且先将这些抛到脑后,苏夭夭的唇瓣又贴到了了空的唇上,小手也伸进了他的衣衫内。

    “不可以,这里是灵均寺……”

    了空红着脸想要拒绝,却被苏夭夭几句话给堵了回去。

    “怎么就不可以?难不成你说喜欢我,要还俗都是假的?你还想着灵均寺的修行?”

    她这样一说,了空自然只能再次向她证明自己的诚心,不能阻拦她的动作了。

    在这庄严的寺庙厢房内,他们再次巫山云雨,缠绵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