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绑定魅魔系统后被cao坏了在线阅读 - 第26篇

第26篇

    因为时间不是很多,苏夭夭这段时间可是各种顺着冷轻鸿的心意,装出乖巧温顺的样子来攻略他。

    而他的好感也像苏夭夭想的那样上升的很快。

    接下来就是要给他上一剂猛药了,要让他再失去自己,然后才会认识到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才不会一直将她当做一个玩物看待。

    正好苏夭夭这段时间安排影一给皇兄传了信息,又向慕白笙透露出她可能在天刀楼的消息,这江湖的两大势力早就有了很多的摩擦。

    再有皇兄掌控下的一部分和朝廷合作江湖势力的搅弄下,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一两家之间有矛盾了,整个武林之间的矛盾都被挑了起来。

    只要江湖上的势力不像铁桶一样抱成一团,朝廷就能牢牢的将江湖给掌控起来。

    而这个时候,一向充当江湖和事佬的灵均寺自然是会站出来平定江湖风波。

    苏夭夭要做的就是让灵均寺也陷入混乱,或者说是也卷入风波。

    现在看来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苏夭夭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容貌清秀、眉眼间含着慈悲之色的和尚,心里满意的笑了笑。

    但她表面上人是做出一副楚楚可怜,泫然欲泣的样子,“大师是来救我的吗?”

    她之前让影一偷偷找人给这位灵均寺的佛子了空和尚送去了求救信。

    信上说自己不想再见到慕白笙以及冷轻鸿他们,并表明要他来救自己。

    作为慈悲为怀、心存大爱的堂堂佛子,了空自然不会坐之不理,定会前来,就算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也还是会过来。

    她料准了他的性格。

    “阿弥陀佛,大师这个称呼愧不敢当,施主还是叫贫僧了空吧。”了空双手合十,仍然是那副悲天悯人的模样,但是却不敢看她。

    这也难怪,被冷轻鸿一直关在这密室当中,时不时还会进来狠狠地cao弄她,所以苏夭夭身上穿的都是极为薄的纱衣,在隐隐约约的纱衣下面承认能够窥见里面雪白曼妙的躯体,看上去更为惑人。

    了空的余光看到了束缚着她的锁链,眼中多了很多怜悯,“施主受苦了。”

    苏夭夭正想告知她偷偷拿到了冷轻鸿锁住她的钥匙,可以用来打开锁链。

    却没想到了空的武功却是如此的高,居然直接震碎了锁链,将她解救出来。

    苏夭夭有些震惊的看着他,“小和尚,你的武功居然如此之高?”

    了空听到她叫自己小和尚少见地愣了一下,没想到不让她叫大师,她却叫他小和尚。

    虽然他的年纪的确不大,身为佛子几乎没有人会这样叫他。

    了空双手合十,又是做了一个作揖“好了,施主我赶快带你离开这此处吧。”

    苏夭夭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极为熟练的撒娇,“可是我被锁了那么久,手脚都软了,走不动诶,你抱我好不好?”

    “可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贫僧是出家人……”了空耳尖微红泛红,眼睛更不敢看她了,有些手足无措,他从小在寺庙长大,都从未这样和女子在一室内相处过,更何况去接触女子了。

    苏夭夭的嗓音带了些委屈,“紧要关头还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事,难不成小和尚你嫌弃我?”

    她这话一出,了空更是无措起来,“并非如此,施主这样好的女子怎会嫌弃……”

    他的话还没说完,苏夭夭就打断他,同时朝他伸出手臂,“那你还不赶快抱起我,离开这里?”

    了空只能迅速的将她抱在怀里,怀中女子曼妙柔软的躯体让他整个身体都忍不住的僵硬起来,白俊的脸也彻底变红,在心慌意乱之下,他迅速施展轻功抱着她离开。

    仗着他在施展轻功而且也不会丢下她,苏夭夭故意逗弄着他,又是用环着他脖子的小手抚摸他脖颈上的软rou,又是在他耳边呼气。

    “施主……还请自重。”了空带她来到一处无人的破庙,想要放下她,却被她搂得更紧。

    苏夭夭眨了眨眼,心思一转,脸上漫上红晕,香吻下一秒就落到了他下巴上。

    了空就感觉一向清明的大脑化为了一团浆糊,各种佛法清规都想不到了,心里就只有那柔软无比的触感。

    但他呼吸仅急促了一瞬,赶快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解开自己外袍垫在地上的稻草堆上,将苏夭夭放在上面,然后快速转身远离了她。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了空在地上打坐,紧闭眼眸,念起经来。

    但苏夭夭怎么会这么简单地放过他。

    “唔……啊……了空和尚……”苏夭夭一边揉弄着自己的乳rou,一边用又娇又媚的而且还带着哭腔的嗓音叫他的名字。

    了空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尽量平淡的语气问:“施主怎么了?”

    苏夭夭的谎话张口就来,“你不知道,那冷轻鸿给我下了一种让人查不出来的媚药,每日都会发作,必须要和人交合才能够缓解……不然我会死的。”

    “小和尚,你既然把我救了出来,把好人做到底,帮我解一下毒吧。”

    也不能怪她这样骗他,谁让他不仅是她计划中很重要的一环,而且是他的攻略对象呢。

    了空觉得现在遇到的事情简直比他一个晚上背完全部的经书还要难。

    “贫僧……贫僧找其他人给施主解毒……”了空纠结片刻之后只能这样说道。

    苏夭夭哭意更浓,“你难不成要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别人给糟蹋?佛祖能够割rou饲鹰,你为何不能亲自救我?”

    但他还是给了他选择,“也罢……如果真的不想亲自替我解毒的话,那就赶快去找别人过来吧……”

    了空心从来没有这么乱过,就觉得她的哭声每一下都要哭到他心里一样,那么娇……那么可怜……

    他的手指狠狠攥紧了自己的衣角,将原本平整的衣角的皱巴巴的。

    最终,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睁开了一直以来都闭着的双眸,第一次没有避讳的看向了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