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绑定魅魔系统后被cao坏了在线阅读 - 第21篇

第21篇

    “啊……进来了……”

    火热的性器一cao进来,苏夭夭的身子就敏感的颤栗起来,呻吟声不断从口中溢出。

    承烨眼底的欲色更深,炙热的roubang几乎一刻不停地狠狠cao弄,弄得她yin水直流。

    他将苏夭夭半扶起来,让她看着自己青筋暴起的紫红色roubang是怎么一点点进入那软嫩的xiaoxue,再不断抽出来,然后再次插入的。

    “啊……嗯……你轻一点……”亲眼看着那粗大的roubang不断地cao进xiaoxue,苏夭夭觉得色情极了,就是她也不免感到心跳脸红。

    承烨在床事上一样不大会听她的话,虽也时刻顾及着她的感受,想方设法地让她爽,不过cao弄她的力道从来都是只重不轻,“抱歉,恕难从命。”

    “你说如果这个时候我让慕白笙出来怎么样?他不是觉得未婚夫妻婚前不宜见面吗?结果现在他一出来发现自己正cao着你……”承烨轻轻咬了咬苏夭夭的耳垂,又讲出了这样坏心眼的话。

    这次承烨之所以能够出来找她也是因为慕白笙这些日子准备着大婚的事情有些劳累,但承烨如果想要把身体的控制权还给他也是可以的。

    更何况,自从彻底知道自己身体里承烨的存在后,慕白笙和承烨也能够在身体里交流了。

    他们两个人格的切换也比之前要更轻松一些。

    “你就知道使坏心思……”苏夭夭嗔怪他。

    明明慕白笙是那般温柔君子的人,也不知道作为慕白笙的人格,承烨的性子怎么和慕白笙相差那么多。

    承烨笑了笑,又狠狠将性器往xiaoxue深处一插,弄得她娇嗔连连,“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你有本事就让阿笙出来啊,如此你也就不能cao我了,你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诶。”苏夭夭狠狠咬了咬他肩上的rou。

    她认为这是在报复和惩罚他,但在承烨看来就是像被小猫抓了一下一样,不过是情趣罢了。

    承烨扯过一旁的红绸,将苏夭夭的眼睛给蒙住。

    苏夭夭倒也没有怎么反抗,不过却感觉他cao的自己的动作停了下来,等了一会儿后,她身子实在有些难耐,迫切地想要大roubang的cao弄。

    “唔……承烨!你怎么不动了?”苏夭夭伸出白嫩的小脚踢他。

    “夭夭……”

    她的脚被温柔地抓住,身上那人叫她名字的语气也是温柔至极。

    “阿笙?”苏夭夭微微一愣,试探性地询问了一句,该不会承烨真的将身体的控制权还给慕白笙了吧?

    那人温柔地吻住她,苏夭夭感到xue内的roubang又开始抽送起来,只不过比起之前温柔了不少。

    苏夭夭此时也顾不得太多了,她现在只想被大roubangcao弄,“啊……阿笙……快一点……”

    然而下一秒,原本极为温柔地cao弄她的人瞬间变得粗暴起来,cao弄的速度也变得极快,火热的性器猛地抵开zigong口cao了进去。

    “夭夭这可就让我心伤了,我cao你的时候你只喊着轻一点、慢一点,若是慕白笙那样你便又说重一点、快一点一类的话了。”承烨惩罚式地狠狠揉弄着她的乳rou。

    苏夭夭被cao得双腿胡乱地蹬他,又被他牢牢地禁锢住。

    “所以到底是你又占据身体的控制权了,还是刚才的慕白笙是你伪装的?”苏夭夭虽然被他cao得很爽,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气愤和疑惑。

    承烨眉眼都带上nongnong的笑意,“你猜啊。要不然我们再多试几次?你好好猜一下,cao你的到底是谁?”

    他的语气带着一丝危险,“回答错了,可是有惩罚的哦。”

    这时他的声音和语气又变了变,应当是慕白笙又出来了,“夭夭……虽然有些抱歉,但我也想看看你是否能够区分我们两个。”

    苏夭夭又气又无奈,倘若是货真价实的两个人轮流cao她,那她尚且有区分的余地,但这两人明明就是同一身体,偏偏这样来戏弄他。

    叫她说,慕白笙都被承烨给带坏了明明他原本是那么温雅的人。

    然而她不知道,便是再温雅的人,在这床事上都有着粗暴和恶趣味的一面。

    既然是要让苏夭夭猜不出,慕白笙和承烨这两人自然是相互模仿对方,并不完全像平日里那样cao弄她。

    “啊……夭夭你猜我是谁?”

    “嗯?回答我?”

    苏夭夭几乎要完全沉溺在这种时快时慢、时轻时重的情欲里,那里有功夫去进行分辨。

    但cao弄她的人显然是想要她配合这种“游戏”。如果她不回答的话,xiaoxue内的大roubang便会停止动作,苏夭夭想要扭着腰主动用xiaoxue吞吐性器也被按住。

    “呜呜……快给我……”

    那人挺腰又是浅浅cao弄了一下便停止,“回答我,我就给你。”

    苏夭夭只得快速回答,“是承烨……快cao我……”

    在她看来也只有承烨这么坏心思和恶趣味。

    然而下一秒,伴随着疾风骤雨一般的cao弄而来的是落在她耳边的话语,“夭夭……猜错了,我是慕白笙。”

    “啊……阿笙你怎么也学坏了……”

    苏夭夭的手腕被牢牢按住,xiaoxue虽然被不断cao弄,但一对娇乳却是无人抚弄,然而她的手又被紧紧按住,不能够自己揉弄,就只能撒娇般地哀求,“奶子也要……阿笙帮我揉揉好不好~”

    回答她的自然是拒绝,“不好,这是惩罚。”

    苏夭夭的呻吟带上了一点哭腔,“呜呜……你不是阿笙,你肯定是承烨那个坏家伙……”

    cao弄她的人动作一顿,接着略带戏谑和无奈的声音响起,“怎么在夭夭心里,我就是这么个形象?”

    苏夭夭娇嗔道:“那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快cao我……”

    承烨笑了一下,“这是你自己说的,要是cao重了我可不会停。”

    话音刚落,也没有想要她的回复,立即又加重了力道cao弄起来。

    粗长的性器每一下都深深地cao进zigong,将里面的媚roucao的连连发颤。

    苏夭夭只觉得掉入了无边的欲海之中,时而被粗暴cao弄,时而又被温柔缱绻地爱抚,她被cao得迷迷糊糊的,都分不清什么时候cao她的是慕白笙什么时候cao她的是承烨了。

    只知道,无论是谁,她都爽得不知天地为何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