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学 - 言情小说 - 绑定魅魔系统后被cao坏了在线阅读 - 第16篇

第16篇

    苏夭夭再次穿越,睁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而她正坐在一张整洁精致的大床上,旁边是一个正闭着眼睡觉的男子。

    【溯,这一次我怎么直接被传送到别人床上了啊?】

    苏夭夭忍不住在脑海询问系统。

    【……我先把这个世界的信息给你。】

    这个世界是一个古代世界,虽然江湖势力比较大,但总体上还是朝廷占优势。

    而苏夭夭现在的身份实则是皇家公主,此次偷跑出来就是为了混入江湖,意在挑起江湖争端,从而进一步削减江湖势力,便于朝廷掌控。

    眼前这名男子就是江湖上势力、声誉极大的名剑山庄的庄主慕白笙。

    【正好,慕白笙也是你的攻略对象之一。】

    溯说完这句后又道:【不过这个世界的攻略人物没有那么简单,你要小心。】

    苏夭夭结束了和系统的对话后,看向慕白笙,忍不住摸上他的脸,他生得格外俊美,五官精致柔和,白皙的肌肤让他显得有些病弱,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似乎是要醒了。

    她的xiaoxue几乎立马就湿了,眼前的“食物”简直是太诱人了。

    她立刻上下其手,扒开男子的衣服。

    慕白笙睁开眼,显得有些慌张,俊美的脸上漫上红晕。

    苏夭夭这才察觉到慕白笙似乎是眼盲,但这并不妨碍她吻他、吃掉他。

    他有些手足无措地扶住她的腰,防止她从自己身上掉下去,嘴唇被迫被她吮吸,舌头还被她带着纠缠。

    “姑娘……等等……别……”

    慕白笙满脸通红地想要推开她,然而这样夭夭只会觉得更加激动。

    在之前的世界通常只要她一勾引,那些人都会迫不及待地想要cao她,现在遇到了这种拒绝的,她感觉很是新奇。

    那根相比其他男子显得很是粉嫩的roubang被她的小手握在怀里不安分地揉弄。

    苏夭夭本来迫不及待地想要将roubang往已经湿漉漉的xiaoxue里塞,但看见男子明明想要抗拒但又被欲望支配而无法大力地推开她的充满情欲的表情时,她又起了坏心思。

    看着炙热的roubang硬得直挺挺的,guitou的马眼处还微微溢出前精,苏夭夭勾唇,“你硬了诶~”

    她握着那根roubang在xue口磨蹭,但是就是不吃下去,黏糊糊的yin液将roubang沾湿,慕白笙忍不住发出一声难耐的闷哼。

    “姑娘……这样于理不合,对你名节也不好……你快住手……”

    苏夭夭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嗓音娇软至极“难道你不舒服吗?”

    娇媚诱人的嗓音对于慕白笙这种因为看不见,所以听觉极为灵敏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无法抗拒的催情剂。

    更何况他并不是没有武功的,相反武功还不错,完全可以将她弄开,但他之所以现在这样颇为任她摆布,一方面是因为他遇上她后浑身发热难耐,根本就不敢再触碰她那柔软的娇躯。

    更重要的是,他因为双目失明所以对女子的相貌根本没什么概念,所以本以为不会出现什么一见钟情的情况,可是他现在似乎对这名突然出现的女子的声音“一见钟情”了。

    苏夭夭若是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肯定要说一句:他这是声控!

    “回答我呀~”苏夭夭继续用那甜得发腻的嗓音向他撒娇。

    慕白笙微微咬牙,修长带有骨感的手指紧紧地抓扯着床单,他几番欲言又止,最后在她魅惑无比的嗓音以及无比柔软的小手的揉弄下,选择服从自己的欲望,难以启齿地吐出两个字:“舒服。”

    虽然他看不见,但他也能想象到身上的这名女子是何等地勾人,吐气如兰,娇软无比,性格顽劣却又偏偏叫人生不起一点气来,只觉得她是如比的可爱,让人忍住不将一切都献给她。

    在遇到她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对女子产生这般难以控制的欲望。

    明明当初别人私自献给他的女子,他都只觉得恶心,别说是碰,就是那些女子离他近一些,他都会感觉到nongnong的不适。

    苏夭夭听到他的回答,顿时满意得笑了,纤腰扭了扭,沁出丝丝白灼的guitou重重地在yinchun上一划,她顿时又发出媚叫,“啊……嗯……roubang弄的好舒服……”

    听到她如此娇媚的呻吟,慕白笙自然再也忍不住想要要了她。

    他在心里念了好几遍罪过,发誓无论她是什么身份,要了她后一定会娶她,今生今世只要她一人。

    慕白笙脸红心跳地揽着她纤纤不堪一握的细腰,将她放倒在床上。

    “你……不要急……”慕白笙耳朵通红,安抚住不安分地缠得他厉害的苏夭夭。

    他摸索着解开她的衣物,手掌放到她胸口上,感受着那令人不可置信的柔软触感,他只觉得心跳得难以抑制。

    苏夭夭也缠着他扒开他本就单薄的寝衣,两人在几经折腾下很快就赤裸相见,而慕白笙那硬得发胀的性器也已经抵在了苏夭夭湿漉漉的xue口处。

    苏夭夭急切地缠紧了他的腰,“啊……进来……”

    慕白笙强忍着欲望,语气认真且坚定,“你叫什么名字?你放心,我既要了你,定会对你负责。”

    “苏夭夭……我叫苏夭夭……”苏夭夭胡乱亲着他。

    慕白笙用手扶摸着他的脸,温柔小心地吻着她的唇,“慕白笙,我的名字,你叫我一声我的名字好吗?”

    苏夭夭甜腻腻地叫了几声,“慕白笙……阿笙……快进来cao我……”

    慕白笙再也忍不住,慢慢地挺腰,炙热的roubang在yin液的润滑下直直地cao了进去。

    “啊……插进来了……再进来一些……”夭夭发出一声呻吟。

    慕白笙因为怜惜她,只往里面插了一点,顶到那层膜处就停下了。

    “可能有些疼,忍一下……”慕白笙虽然没有过女人,但他学过医,对这方面有过一些了解,所以做好了润滑才又往里面插。

    “呜呜……啊……”roubang彻底冲破那层膜,还往里面cao了一大截,苏夭夭小脸微仰,朱唇微微张开,眼神有一瞬间迷离。

    慕白笙停下动作,忍住想要猛cao的欲望和冲动,温柔地开口:“还可以吗?”

    紧致的xiaoxue自发地吸紧了性器,苏夭夭感到满足又空虚,“可以……啊……快狠狠地cao我……”

    “好。”见她没有什么不适,慕白笙再也没有忍耐,坚硬无比的性器一鼓作气彻底cao了进去。